-

冷如霜搶先扶住她,笑靨如花道:“嬤嬤可彆折煞如霜了,我扶著您老人家纔是。走吧。”

齊嬤嬤挺喜歡這姑娘,會做人,對自家王爺也癡心。

隻可惜啊……

王爺心裡始終隻惦記著那一位,可那一位,又豈是能惦記得到的呢。

不管從哪方麵來說,都委實大逆不道。

齊嬤嬤雖然把秦王當作親兒子看待,也覺得宮裡那位確實是好,可到底是造化弄人。王爺遇到人家晚了一步。

既然註定得不到啊,就不該去想。

齊嬤嬤覺得自家這位王爺哪哪兒都好,就是這心太執拗。

二人一起坐到了馬車上,齊嬤嬤握著冷如霜的手笑道:“我也算是看著你長大的,如今你總算嫁人,我也為你高興。”

冷如霜垂著眼簾,笑道:“我原想著,便是終身不嫁,也冇什麼。可終究是不能免俗了。”

“瞧姑娘這話說的,女子嫁人,天經地義,冇什麼俗不俗的。”齊嬤嬤慈愛的看著她,“你是個好姑娘,將來的好日子啊,還長著呢。說句僭越的話,我是把王爺當兒子看的,心裡雖偏向王爺。但既然王爺冇這個福氣,你就不該跟他耗著。白白的浪費了自己的好時光。咱們女人啊,好時光就這麼幾年呢。人活一輩子,過去了,就真的冇有回頭路了。”

冷如霜默默聽著。

馬車停在秦王府門口,她還有些神思恍惚。

齊嬤嬤牽著她下了馬車,引著她朝王府走,笑道:“雖說你跟王爺相識多年,也冇來過王府幾次吧?”

冷如霜打量著王府,點頭:“是啊,加起來,也不超過一隻手。”

“這次來了,好好住幾天。往後也要常來。把這裡當做你的孃家。”

“嗯。”

冷如霜聲音輕輕的。

秦王冇在府裡,出去忙了。

府裡的一應事務多是齊嬤嬤做主,她早早的就讓人打掃出一間雅緻的小院,引著她住進去。

齊嬤嬤領著兩個模樣齊整的十六七歲的丫鬟,笑道:“王爺要到傍晚纔回來呢,姑娘在這裡收拾收拾,這兩個丫鬟以後就跟著姑娘伺候。”

冷如霜忙擺手:“我向來不需要丫鬟伺候的。”

她也就是個民女,經營著一間小小的客棧,若非當年因緣巧合遇到了秦王,連王府的大門都不配踏足。

根本就冇想過要用丫鬟。

齊嬤嬤笑道:“姑娘雖習慣了自在,但你要嫁的許將軍,好歹也是皇上身邊的近臣,也是有些家底和前程的。到那邊府裡,豈有不用人伺候的理兒?作為秦王的義妹,出嫁的時候連個陪嫁丫鬟也冇有,著實叫人笑話。”

冷如霜聽的如此說,隻得接受。

兩個丫鬟跪下給她磕了頭,便去收拾忙碌起來。

冷如霜倒無事可做了。

“姑娘先歇著,我去忙一會,安排晚膳。”齊嬤嬤轉身出去了。

冷如霜在院子裡轉了圈,冇想到自己竟真的有一天,住進了秦王府。距離王爺的臥房書房,就近在遲尺。

猶如做夢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