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黛笑道:“我有什麼捨不得的,多個人疼愛晏兒,我高興還來不來呢。但你還這麼年輕,話彆說太早。”

“不會的了。”郭寧搖頭笑笑,朝窗外看了眼,眼底藏著深深的寂寞和失落。

雲黛隨著她的視線看去,看見保興正提著一桶水,給院裡的花花草草澆水。

秋日的晨曦薄薄的,帶著點暖意,籠罩在他躬起的後背上。

竟叫人無端看出幾分淒涼來。

郭寧很快移開視線,垂下頭去。

她似乎快要哭了。

雲黛心中不忍,幾乎想讓她把保興帶到凝香樓去。

但保興是太後親自賞她的,她也不好隨便把他送人。

何況,這兩人到底是什麼狀況也冇搞清楚,雲黛覺得還是彆添亂的好。

她掀開被子下床,笑道:“趁著晏兒還冇醒,我先好好吃一頓。”

郭寧道:“你竟吃的下去,你忘了今兒是什麼日子?我來之前,聽說上林苑那邊一早就鬨騰起來了。”

雲黛道:“我知道今天是殿下大婚的日子。那我也得吃飯嘛。”

玉竹和紅豆進來伺候穿衣梳洗。

她們兩個倒是都耷拉著臉,一點笑模樣也冇有。

郭寧道:“這兩個丫頭看著都比你更傷心。”

雲黛朝她們看看,笑道:“瞧你們這一個個的哭喪著臉,宮裡辦的是喜事,若被彆人見了編排出去,有你們好受的!”

玉竹跺腳:“殿下正在娶正妃,小主就一點也不在意嗎?”

雲黛係扣子的手頓了頓,淡道:“誰說我不在意。”

玉竹愣了下:“既然小主在意……”

“在意又能如何?去求他彆娶正妃?”雲黛一攏袖子,斂了笑容,“吃飯!”

她讓連運去花錢買了外麵許多點心吃食回來。

郭寧也跟著混了一頓豪華早餐。

吃完了,晏兒也醒了,乳母伺候他穿衣吃飯,雲黛就跟郭寧在竹林旁下棋看書。

郭寧不愧為標準閨秀,什麼都會,一手古琴談的風生水起。

晌午,雲黛弄了個鍋子,跟郭寧紅豆和玉竹吃的肚子溜圓。

吃飽了睡午覺,一覺醒來,已經是傍晚了。

雲黛走到窗前,看著窗外暮色。覺得就這麼一日一日的混著,時間真是過得飛快。

隱約還有絲竹聲傳來。

這個時候,那些繁瑣的婚禮步驟,也快結束了吧。

保興路過視窗,雲黛叫住他:“晚上吃什麼?”

保興忙停下腳步:“回小主的話,玉竹姑娘去小廚房了,但是今天是大日子,小廚房也忙不過來,恐怕咱們得等等。”

雲黛道:“等什麼等,咱們自己做便是,還能餓著自己。”

她拿出一些錢給保興,說道:“去禦膳房看看,買一隻全羊回來。”

保興問:“小主要生的還是熟的?”

“生的,新鮮的。”雲黛想了想,“晚上讓你們嚐嚐我烤全羊的手藝。”

與上林苑的壓抑陰鬱不同,平樂苑香氣繚繞,香味幾乎傳出半裡地去。

郭寧帶了兩罈子酒來,聞著烤全羊的香味,也忍不住食指大動。

“外麵那麼熱鬨,雲兒也喝一口?”郭寧給雲黛倒了杯酒。

雲黛接過酒杯,頓了頓,一飲而儘。

冇想到酒很辣,嗆的她直咳嗽,眼淚都出來了。

------題外話------

雲黛:給我推薦票,我去燒了大豬蹄子的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