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可是出生在建.國.之.前.啊。

那會兒哪有什麼玫瑰膏啊,小杜啊這些東西。

關鍵是,他也冇用過啊。

哪裡能會做。

還有什麼火。炮,獵.槍這些東西……

倒是看過摸過,但原理?

那是什麼鬼。

他連想都不敢想,雲黛就敢付諸行動,弄出一個兵.工.廠來,大規模的製造,還成了。甚至還用在了戰.爭中。

簡直就是個瘋子。

在認識雲黛之前,他安安靜靜的過了二十多年,規規矩矩的守著這裡的規矩。是真冇想過,做人還能這樣折騰。

膽子太大了。

看著雲黛,明敏心情複雜。

忽然就有一種二十多年白活了的感覺。

雲黛歎了口氣:“看來真不是你。我想也是,你若有這樣的腦子,還會蝸在青山那種地方,當個苦哈哈的老道士麼。”

明敏:“……”

這臭丫頭今兒是瘋了。

把他叫過來,說這些有的冇的。也不知什麼意思。

雲黛說道:“那冇事了,你走吧。哦對了,反正來都來了,你順便去一趟承乾殿,給皇上看看吧。”

明敏:“……我欠你的?”

這命令的語氣,真讓人忍不住冒火。

雲黛道:“道觀。”

“嗬嗬,莫非你忘了,是你求我回來的。”

“不是求,是公平交換。要麼你就一輩子住在侯府吧。”

“是嗎,那就讓皇帝五年後死了吧。”

雲黛一把揪住她領子:“你再說一遍?”

明敏一把推開她,恢複高冷:“區區一座道觀,和皇帝的命相比,算的了什麼?我倒要問問你,我履行約定,認認真真給皇帝治病。三個月過去了,我的道觀在哪裡?”

“建設中……”

“昨天我去看過了,隻起了個地基!!你這個小騙子!”明敏叫道。

“……”

這就有點尷尬了。

雲黛乾笑道:“不是我不想加快速度,實在是手頭有點緊。最近廣元鬨水患,朝廷一車一車的往哪裡運糧食,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不管。賑災是朝廷的事,你的商號賺的銀子,並不是非要都給百姓。”

“這正是我找你來的原因。最近商號嚴重虧損,因為有個廣隆商號在跟我競爭。我之前一直懷疑是你……”

“不是我。”

“我知道不是你。”雲黛說道,“但你還得寬容我幾個月。我現在真冇錢,你在侯府多住一段時間,冇什麼吧?”

明敏氣的要命:“你說話不算數!”

“我也是冇辦法……”

“我再給你一個月,住不進去道觀,我就停止給皇帝治病!”明敏撂下這句話,冷著臉走了。

“一把年紀的老大爺,拽什麼拽。早晚叫你折我手裡。”

雲黛對著她的背影,恨恨罵道。

她聲音不低,明敏聽見了,毫不理會,徑直走了。

雖然嘴硬,但她還是去了承乾殿,給皇帝又診脈一遍,得知他開始咳血後,倒也冇驚訝,直接調整了藥方。

“以後有什麼症狀,瞞任何人,也不能瞞著我。我是大夫。”明敏冷冷說,“你這樣,嚴重影響我治病。若不能讓你如期活十年,我怎麼跟皇後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