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哪怕是再延長幾年……”

“我說這話,是讓你有個心理準備。最好的情況是,還有十年時間。”明敏說道,“如果你接受,我就開方子,否則我就走了。”

雲黛冇說話。

趙元璟開口:“有勞你去開方子。劉德全,你帶青山大師去。”

劉德全從外麵進來,躬身笑道:“青山居士,請。”

明敏點點頭,又對雲黛說:“既然你接受了我的治療,彆忘了搖光山的道觀,三個月後,我要住進去。”

說完,她便跟著劉德全出去了。

留下雲黛呆呆站在原地。

趙元璟伸手把她拉到身邊坐下,捧過她的臉,讓她正對著自己,輕輕啄了下她的唇,笑道:“瞧你這小臉煞白煞白的……就嚇成這樣?出去這麼久,有冇有想朕?笑一個給朕瞧瞧。”

雲黛笑的比哭還難看。

“我難受。”她說。

“朕知道。但你想一想啊,之前歐陽說我隻能活五年,現在又延長了五年啊。這是多麼好的訊息?你應該高興纔是。”

雲黛道:“你知道,去君山之前,我是抱著什麼樣的期待?我想的是把她找回來,把你徹底治好啊。讓你能夠和正常人一樣,活到七十,八十歲。而是什麼狗屁的五年十年!”

她的情緒有些激動。

“黛兒,你隻是一時接受不了這個落差,但你仔細想想,這對咱們來說,還是好的。我能多陪你五年了啊。”趙元璟溫柔堅定的安慰她。

雲黛的眼淚滴落下來,順著臉頰流到下巴,最後落在他的手背上。

一滴滴,灼燒他的心。

“你彆哭,彆哭。”他用指腹抹掉她的淚水。

真是見不得她掉眼淚。

心裡難受的不行。

比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時候,還要難受。

雲黛啞聲說:“之前我從侯府回來,外祖父也不行了。明敏說他已經油儘燈枯,如今不過是在熬日子。”

“侯爺見到了女兒,你替他完成了心願。”

“外祖父和你……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不想讓你們任何一個出事。哪怕隻有一絲絲的希望,我也想要努力去試試。”

這話讓趙元璟感動極了。

他伸手把她摟到懷中,柔聲說:“黛兒彆怕,外祖父以後即便走了,也會在天上看著你,保佑著你。”

“還有你……”

“我還有十年呢。十年是很長很長時間了。”

“胡說,十年很短。晏兒都十二了,我卻覺得纔過去冇多久。”

“這幾年朕遍請名醫,一定會有法子的。”趙元璟儘量用輕鬆的語氣說道,“原先歐陽說隻有五年,現在明敏來了,已經延長到十年。若再來幾個名醫,朕不就可以再活好幾十年了嗎?”

雲黛笑中帶淚:“你以為名醫是才雨後的青蛙,遍地都是呢。”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嘛。況且咱們之前不是都說好了嗎?即便隻有一年時間,也要好好度過。不許哭哭啼啼的掉眼淚。”

雲黛抬起袖子擦眼淚:“怪我,我這段時間抱的希望太大,以為把明敏帶回來,就一切都迎刃而解了。真的落差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