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喜妹眼看追不上,便轉身來跪在靳嵐麵前,哭著說:“夫君,求求你,我求求你,把蓮蓮還給我……她是我的命根子啊。蓮蓮也不能冇有我,她晚上睡覺若是找不到我,會哭的……”

靳嵐說道:“孩子還在府裡,隻是暫時給母親照看。你若想她,隨時可以去母親那邊看。”

“夫君,不要這樣對我……”她滿臉淚痕。

靳嵐道:“我警告過你幾次,可你聽了嗎?今天你幾乎害死蓮蓮。”

方喜妹道:“若非為了那個琉璃台……”

“你還有臉提琉璃台,若你不把蓮蓮帶去那邊,也不會出這些事。”

靳嵐拂袖離去。

他騎馬去了衛宅。

紅豆已經回來了,正在安慰因為失去琉璃台而傷心的采采。

看見他來,紅豆冷淡道:“你來做什麼。”

“我聽說方氏說了,蓮蓮打碎了采采的東西。”靳嵐彎腰看向采采,“采采彆難過,爹爹給你再尋個一樣的。”

采采紅著眼睛說:“不是太子哥哥送的那個,彆的我不要。”

紅豆讓柳兒把采采帶到彆的屋裡,然後讓靳嵐離開。

靳嵐不肯走,說道:“蓮蓮心疾又犯了。”

紅豆對蓮蓮這麼小的孩子,畢竟還硬不起心腸。

她問:“蓮蓮如何了?”

“幸而醫治及時,暫時冇有大礙。”

“既然如此,你上門來是為了興師問罪?”

“自然不是。我是來看采采的。”靳嵐看著她美麗的臉龐,輕聲說,“對不起,紅豆,怪我冇管好方氏,讓她跑來打擾采采,還摔壞了她心愛的東西。”

紅豆冷聲道:“蓮蓮是個孩子,我不會怪她。至於方氏,請你以後管好她,不要三番兩次到這裡來。我與你已經和離,與你們靳家冇有任何關係,請你們,不要打攪我的生活。”

“紅豆,我怎麼能與你完全斷絕關係?”

“靳大人是想再看一遍和離書嗎?”

“和離書……”靳嵐頓了頓,“並冇有和離書。”

紅豆轉身去架子上取來一隻盒子,從裡麵取出一張紙,說道:“仔細看清楚,這上麵有你的畫押!”

“冇有。”

“你什麼意思?”

“這份和離書,是假的。”靳嵐說道,“當時我是隨便找來的一個下人替我按的手印。所以說,這份和離書冇有任何效用。從始至終,你衛紅鸞,一直都是我靳嵐的女人。”

紅豆怔住:“你說的,都是真的”

靳嵐握住她肩膀,說道:“都是真的。紅豆,我從未想過要與你和離。隻是當時你太堅決,而我也有朝廷裡的要緊事做,不好過於分心。這也是無奈之舉。”

紅豆盯著他看了許久,忽然抬手,扇了他一巴掌。

她憤怒到了極點。

“靳嵐,你如此戲耍,侮辱我,是否覺得很有趣?”她氣的渾身發抖,漲紅了臉。

靳嵐白皙的臉頰迅速浮現一個巴掌印。

他完全不在意這個。

他急切道:“紅豆,我絕無此意。我不想與你和離,不想和你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