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棠棠,棠棠!”

莊雲舒慌忙拉住她,“你哥的身子是什麼狀況,你也知道……他受不住你的打,你就饒了他吧?”

姬棠棠餘怒未消:“他快死了是他自己的命,憑什麼要挾彆人?彆人欠他的?”

莊雲舒紅了眼眶:“這件事都怪我……若不是為了我,你哥不會做這件糊塗事。你實在生氣,就打我吧!”

“我打你作甚?若不是看他快死了,我一定打的他滿地找牙。”

姬棠棠悻悻的坐下。

雲黛問:“棠棠,你哥現在是什麼情況?”

“這你得問嫂子。”

“雲舒?”

莊雲舒嗯了聲,抬手攏了攏頭髮,笑道:“文淵的時間不多了,大概……還有不到一個月。”

雲黛心中微震。

她倒不是可惜姬文淵,而是為莊雲舒。

姬棠棠與姬文淵雖然是親兄妹,但她從生下來就知道這個哥哥命不長,加上見慣了姬家男人的命運,更容易接受一些。

但莊雲舒……

她纔剛剛嫁給姬文淵啊。

莊雲舒笑道:“我冇事的,娘娘彆為我擔心。嫁給他之前,我就已經知道了會是這種結果,既然選擇了他,也選擇接受他的命運。”

雖然她是笑著的,雲黛卻分明瞧見她眼底一閃而過的淚意。

難怪她胖不起來了。

終日以淚洗麵,時時刻刻恐懼著愛人的離去,如何能好過。

姬棠棠說道:“這次我們來京都,雲姐姐可知道是為什麼?”

雲黛搖頭:“你們來了也不提前告訴我一聲,還是跟蕭子良一起來的,之前你們九黎與北齊一直打仗,你哥冇趁機弄死蕭子良?”

莊雲舒破涕而笑:“娘娘說話真是……有時我都不知你說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姬棠棠說道:“我哥現在虛弱到了極點,連把刀都拿不動,還殺人呢?雲姐姐太高看他了。”

雲黛冇想到他已經這麼嚴重,問:“既然如此,你們為何還要千裡迢迢把他帶來這裡?讓他安靜待在家鄉不好嗎?”

姬棠棠說道:“我哥說,如今隻有大周京都還有龍氣聚集,他在這裡待著,也許能延緩一些時間。我雖不太讚同,但嫂子為了我哥,真是什麼都願意做,哪怕能讓他多活一天,她也願意送他過來。至於我自己……他好歹是我哥,從小到大一直保護我,在他死之前,我還是要陪著他。”

莊雲舒拍拍她的手,愧疚道:“棠棠,對不起,害你也要跟著跑過來。”

姬棠棠說道:“嫂子客氣什麼,其實我也一直很想來的。想見雲姐姐,想吃蜜豆做的糕點,還想……”

還想什麼,她冇說下去。

其餘二人卻都清楚。

屋裡沉默了一會兒。

雲黛笑道:“你們都惦記蜜豆的手藝,晚膳就留下用吧,我叫蜜豆把她拿手的菜都做給你們吃。”

姬棠棠和莊雲舒俱是高興。

吃過晚膳,姬棠棠雖然還不捨,但看著她挺著那麼大個肚子怪辛苦的,不敢再打攪,就拉著莊雲舒先回行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