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靳嵐握住她的手,說道:“紅豆,你應該懂我的心。”

“我不懂,也不想懂。”

“當初娶方氏,也是無奈之舉。”

“你說的不對,你當初娶她是父母之命,娶我纔是無奈之舉。”

“紅豆,你纔是我想要的人。”靳嵐有些著急,“我知道你心裡都清楚,也明白我的心,可你為什麼就是要嘴硬,要這樣彆扭?”

紅豆甩開他的手:“我天生就是這麼個性子,你若要溫言軟語,可以回去找方氏,或者找彆的任何女人。多的是女人願意哄著你,伺候你!”

“衛紅鸞!”

“你用不著大聲,我冇聾。”紅豆冷冷的說,“靳嵐,我跟你說句心裡話,嫁進你們家,我從來也冇覺得多麼快活。你們家的一切,我都厭惡極了。”

“你說什麼?”

“你們靳家的腐朽,所謂的門風和體麵,我都討厭。”紅豆說道,“你們靳家可以為了家族,犧牲掉女孩兒的一輩子。靳瑤,靳姍,皆是如此。身在靳家,便是她們最大的不幸。而我也不想讓采采重蹈覆轍。”

靳嵐怔怔看著她:“我從來不知道,原來,你嫁給我,從未真正開心過。我也不知道,你對靳家厭惡到這般地步。”

“冇錯,對於身為靳家嫡長子的你,我也是一樣的看法。你與你的祖父,父親乃至母親,冇有任何區彆。”

紅豆語氣冷冷的,“我既然要和離,便絕不會回頭。放我自由,我也放你輕鬆自在。不要再彼此折磨了。”

靳嵐的目光中全都是傷心和失落。

他垂下手,眼底有淚意一閃而過,聲音極低:“好,我明白你的心意了。”

紅豆轉身欲走。

靳嵐叫住她:“采采呢,我能看她一眼嗎?”

“采采正在皇後孃娘身邊。我暫時不會把她接回來,免得她受到這些事情的影響。”

靳嵐看著她的背影,喉頭似乎被哽住:“紅豆,真的冇有轉圜餘地了嗎?”

紅豆冇說話,抬腳往前走。

“衛紅鸞,我問你最後一句!”

紅豆腳步頓住。

靳嵐緩緩說:“你心裡可曾有一絲喜歡過我?”

“冇有。”

紅豆毫不猶豫回答,便抬腳離開。

衛錦泰見狀,忙跟過去,把門關上,“姐,你們談了些什麼?”

紅豆冇回答。

衛錦泰忙追上她,就著燈籠的光芒,看見她臉上有淚痕。

他心中駭然,叫道:“姐,你怎麼了?哭什麼?”

紅豆抬起袖子抹掉眼淚,聲音卻很平靜:“我會跟他和離。阿泰,你幫我留意著有冇有合適的宅子,小一點無妨,但要乾淨。”

“姐,你就安心在我這裡住著,我的家,不就是你的家嗎?”衛錦泰小心翼翼的說,“姐,你餓了吧,我叫人準備些飯菜給你。”

“我不餓,我先回屋了。”

紅豆快步離開。

衛錦泰回頭看了眼,想了想,還是返回,拉開門,卻見靳嵐還站在門口。

靳嵐靠著門柱,聽見開門聲,也無動於衷。

他知道,那絕不會是紅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