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黛道:“如果真的跟元姈有關,你會處罰她嗎?她可是你妹妹。”

“謀害嫂子和侄子的妹妹,朕還真不稀罕要。若這事兒真與她有關,朕絕不能饒了她。”

“也讓她滅族嗎?”

“……淘氣。”

趙元璟輕捏她柔軟臉頰,手輕輕摸了摸她平坦的小腹,柔聲說,“黛兒,朕對不住你,又讓你吃苦了。朕保證,這是最後一次。乖兒子,你要乖乖,不要折騰母後。”

雲黛道:“還不一定是兒子。”

“女兒也行。”

趙元璟問,“這屋裡好像有點冷,再加幾個炭盆嗎?”

“不行,這樣挺好了,炭盆太多屋裡也悶熱的難受。”

“那你餓了嗎?朕叫人送些吃的來。”

雲黛想了想:“確實有點餓。”

趙元璟便叫來青衣,讓她去端吃的來。

青衣聽說主子懷孕,高興的幾乎暈過去,門都不知道在哪兒了,暈頭轉向的轉了好幾圈,才撞撞跌跌跑出去。

很快,整個鳳儀宮都知道,再然後,便是整個皇宮。

眾人紛紛來給皇上和皇後孃娘道喜。

靳姍和齊筱也跑了來。

齊筱是單純來道喜的,但靳姍還帶了彆的目的,可以藉此見皇上一麵。

但皇帝從前都不看她一眼,如今皇後有孕,眼裡就更不可能有彆人了。

靳姍在屋裡饒了無數圈,也隻是徒勞。

蜜豆送來清淡的碧梗粥,趙元璟親自喂她吃了一碗,雲黛覺得胃裡有些堵得慌,但為了不讓趙元璟擔心,也為了肚子的孩子,勉強忍住了。

妊娠反應這種東西,冇出現之前,一切都好。一旦出現一個苗頭,就一發不可收拾,再也無法抑製。

從查出來之後,雲黛的反應就一天比一天重,吃了就吐是常事。

好在她精神還不錯。

隻是年根兒事情多,處處都要她管,難免有點體力跟不上。

趙元璟心疼她,便做主把過年的一應事情,都交給靳姍和齊筱一同管。

齊筱不必說,對皇後忠心耿耿,且為人老實忠厚,做事一絲不苟,雖然不算很聰明,但穩重可靠。

靳姍呢,小心思多了些,但人聰明。

齊筱想不到的事情,她能夠想到。

但若靳姍要耍心眼,齊筱也絕不會手軟,當麵就跟她撕破臉。還是解決不了的話,就拉扯著一起到雲黛麵前,讓她裁決。

她們兩個性格互補,合作起來雖然有吵嘴和爭端,磕磕絆絆的,但過年的一應事情,大體上還是都理順了。

讓雲黛省了許多心。

雲黛精心準備了一份大禮,通過大周往北齊的驛站,送往九黎給姬棠棠,作為她繼承九黎族長的禮物。

同時她也附了一封信,向姬棠棠詢問莊雲舒的近況。

兩地距離遙遠,要等到回信,得等到過完年了。

大年三十除夕夜,宮裡照例舉辦宴席,宗室近臣全都來參加。

在此之前,趙元璟親自去了趟竹落山莊,還帶著晏兒,以及許多年貨禮物,拜見太皇太後,並說要接她回去過年。

太皇太後直接拒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