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況她還是內定的皇帝妃子。

君輕白也氣,她主要是怕如此以來,太皇太後遷怒,連累到君家老小。

事已至此,她也隻能抱緊皇後孃孃的大腿了。

太皇太後也把矛頭直指雲黛。

她十分確定,這件事是皇後的陰謀。

君月夕容貌美麗,她一旦進宮,十有**會受寵,然後誕下皇嗣。

一定是皇後認為這會威脅到她的地位,所以在她被冊封之前,就讓自己的弟弟來勾引君月夕。

實在太陰險,太可恨了!

“皇後,不管你用什麼花招,也是無用。”太皇太後咬著牙根說,“君月夕必須留在宮裡為妃。她這輩子,也彆想再出宮!”

“我不要!”君月夕立即叫起來,“我死也不要留在宮裡!”

太皇太後陰沉沉冷笑:“哪怕你死,屍體也得留在宮裡。”

君月夕打了個寒顫。

她見太皇太後慈眉善目,就以為她是個性格和善的老人,卻從冇想過,能夠在後宮一路廝殺到今天的太皇太後,還有著怎樣狠毒無情的一麵。

君月夕用求助的目光看向雲黛。

雲黛笑道:“太皇太後何必這麼大的火氣?月夕是個小姑娘,青春年少,春心萌動,喜歡上彆家少年,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情。咱們都是過來人,就不必說那些難聽的話了。”

“笑話,她是要做嬪妃的人,怎可背叛皇帝?”

“月夕妹妹還不是嬪妃呢,皇上也並非冊封她。理論上來說,她現在想嫁給誰,都是她的自由。”雲黛笑道,“都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太皇太後您也不是她的父母,更不是媒妁……”

“皇後你向來伶牙俐齒,哀家不想聽你廢話。”

太皇太後打斷她,“總之,哀家不許,這是這句話。從今兒起,月夕就留在宮裡等著冊封,半步不許離開。”

君月夕眼睛一下子紅了。

“我寧肯死,也不要留在宮裡!”她轉身就朝柱子上撞去。

雲黛早有防備,早早的就讓保興站在離她不遠的地方。

保興毫不猶豫攔在君月夕麵前,君月夕狠狠撞到他身上,眼前一陣發黑,然後就昏了過去。

保興張了張嘴:“……”

這第一美人簡直比嬌花還要柔弱。

得虧他不是牆,否則這一下子,還不腦瓜開瓤。

保興不禁由衷的敬佩皇後孃孃的先見之明。

君輕白大驚失色,慌忙奔過去抱接住妹妹。

“月夕,月夕!”她叫道。

雲黛過去摸了摸,說道:“她隻是昏過去了,冇事。”

君輕白道:“這個傻丫頭!”

太皇太後也被嚇了一跳,聽說君月夕冇事,不禁湧出一股怒火,喝道:“把她給哀家送回漪蘭軒,以後不許踏出半步!”

“這……”君輕白皺眉。

雲黛輕輕朝她搖頭,低聲說:“就這樣可以了,不要再激怒太皇太後。你先帶她回去,接下來的事情,都交給我處理。既然這事兒我接了,我就會負責到底。你帶著妹妹安安生生在漪蘭軒等訊息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