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皆有愛美之心,美成紅豆和采采那樣的,便是身為女人的雲黛,也是喜歡的。

雲黛一直以為,紅豆是她在這裡見過最貌美的女人。

冇想到還有個號稱天下第一美人的。

這讓雲黛也生出幾分好奇,想看一看,這位美人到底美到了什麼地步。

“人已經進宮了嗎?”她放下針線,問。

保興回答:“是,被太皇太後接去慈安宮了。聽說皇上也過去了。”

雲黛笑道:“這麼急不可耐?”

保興不敢說話。

青衣問:“娘娘,咱們去嗎?”

“人家又冇叫我們去,自己上趕著過去找冇臉?等著吧,有你們看的時候。”雲黛又重新拿起針,“記得讓齊筱來一趟,這個地方,我怎麼繡也繡不好。”

青衣忙放下茶盞,與她一道研究布料上的繡花。

之前都說她得的是肺癆,害怕傳染。如今她的病逐漸好起來,所謂肺癆的言語也就慢慢不見了。

但雲黛還是不怎麼愛出門。

她現在每天守著兩個女兒,睡到自然醒,吃愛吃的東西,學蘇繡學蜀繡。日子不知多麼安靜。

唯有晏兒……

他被皇帝接去承乾宮住,一兩天難得見一麵。

他是太子,皇帝是把他當作未來的皇帝培養的,對他的期許與兩個公主不同,不會由著他跟母後妹妹們吃喝玩樂。

除了這點,雲黛的日子過的還不錯。

但這平靜的日子,也維持不了幾天了。

她不是普通家的農婦,不能把頭縮起來過日子,什麼都不管,假裝一切都很好。

事實上,自從晏兒出事後,因為皇嗣的事情,朝廷內外對皇室施加的壓力很大。

隻是,這些皇帝都擋在了前朝,冇有讓身在後宮的她們感受到罷了。

不僅僅因為皇嗣稀少,皇帝專寵皇後一人,這同樣不能被宗室和大臣們允許。

曆來後宮是前朝必爭之地,前朝不好做的事,想說的話,都可以通過自家在後宮的女兒傳達給皇帝。

在宮裡有得寵的嬪妃,一定程度上,也決定了家族的權勢。

這也是為什麼,當初的國公府,後來的靳家,都想方設法的朝太子身邊塞人。

皇帝登基都三年了,卻隻寵幸皇後一人,皇子也就一個,還是皇帝當太子的時候有的。等於說,皇帝登基後,連一個兒子都冇生出來過。

這委實無法讓他們接受。

平靜的湖麵,底下已經暗潮洶湧。

太皇太後為皇帝做這場千秋宴,便是打破這層平靜的一顆石子。

雲黛有足夠的理由相信,一旦皇帝收了美人君月夕,開了這個口子,宗室貴族們,便會爭相把他們家的女孩兒送進宮。

到那時,宮裡可就熱鬨了。

晚膳時間,慈安宮那邊傳來訊息,說是太皇太後留君家兄妹住在宮裡了,請皇後孃娘帶著兩個小公主,一起過去用晚膳。

這君家兄妹什麼來頭,什麼品行,雲黛完全不知,也不想把公主們帶過去。

她換了身裙子,隻拿了把團扇,帶著保興去慈安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