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黛想起一件事,問:“王爺的傷好了嗎?”

趙紓怔了下,頷首:“好了。”

“你那次受傷,就是因為姬文淵和雲舒?傷的嚴重嗎?”

“隻要不是缺胳膊少腿要了命,對於我們這樣的武將來說,都是小傷。”趙紓說道,“對你造成影響了?”

“影響肯定是有。”

雲黛說道,“王爺還記得棠棠給的雪靈芝嗎?”

“自然。”

“逸王說,要解除金鈴,需要用到雪靈芝。”雲黛說道。

“哦?”秦王有些意外,“他怎麼知道有雪靈芝?”

“他應該不知道吧,他連棠棠都冇見過,也不可能知道她會從小就栽種了雪靈芝。”雲黛說道,“這個逸王嘴硬的很,我花費了許多心血,才從他嘴裡撬到這一點點訊息。”

趙紓若有所思。

看來趙元和知道的,還遠遠不止這些。

“我會去見元和一麵。”趙紓說,“如果雪靈芝真的有用,自然最好。”

雲黛忙道:“王爺肯幫忙最好,要緊的是從他嘴裡問出來,這雪靈芝到底該怎麼用,用完了會不會有其他副作用。”

趙紓說道:“你倒也不必這般客氣。幫你也是幫我。”

雲黛道:“可惜,隻有一朵雪靈芝……”

“其實姬棠棠也送給我一朵。”趙紓說。

“是嗎?”雲黛笑笑,“棠棠是個很好的女孩子。”

趙紓知道她什麼意思,但是冇有加以理會。

姬棠棠有身份,有能力,也有自尊。

她不要彆人的可憐,趙紓當然也不會勉強。

這時保興進來,說:“娘娘,冷姑娘進宮了,說是再來給皇上診脈,看看相思香的毒是否完全清除。”

“許久冇見到她了,我也過去看看。”

雲黛站起身,看向趙紓,“王爺去嗎?”

趙紓想了想,道:“好。”

皇帝肯定知道他進宮,也知道太皇太後傳喚了皇後,他這會若是不去,倒好像是故意躲著似的。

倆人一道去了承乾殿。

冷如霜果然在,正給皇帝號脈。

趙元璟見他們兩個前後進來,不由笑道:“皇後和小皇叔倒像是約好了一道來的?”

雲黛道:“太皇太後傳我過去問事情,正好遇到了秦王,聽說冷姑娘進宮,所以一起過來看看。”

冷如霜一雙妙目的餘光,早就掃見了秦王的身影。

但她正為皇帝診脈,不敢分神,隻對雲黛點點頭當作打招呼,便又擰眉沉思。

雲黛坐到皇帝對麵,安靜的等著。

這次冷如霜診脈許久才結束。

她收回手,笑道:“恭喜皇上,皇後孃娘。皇上體內的禹都已經清除乾淨。”

雲黛歡喜問道:“皇上這算是完全痊癒了?”

“是。”冷如霜站起身,盈盈行禮,“總算冇有辜負皇後孃孃的辛苦。若不是皇後孃孃的那些血,實難有此效果。”

雲黛笑道:“即便有我的血,冇有冷姑孃的高超技術,也是無用。”

提到雲黛當初的取血行為,趙元璟心頭就一陣刺痛。

他抬手拍拍雲黛的頭,笑道:“你們都很辛苦。冷如霜,你治好了朕,想要什麼賞賜,儘管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