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黛道:“既如此,皇上能夠派幾個人,去查一查這件事?”

“自然是要查的,這不是小事。”趙元璟說道,“朕知道你向來對你那姐姐和外甥女好,朕必定查清楚,給她們個公道。”

“謝謝皇上。”

“你跟朕就冇必要這般生分了吧?”趙元璟問,“下午去哪裡了?”

“去外麵轉轉。”雲黛說道,“甘泉寺,你知道的。”

她在甘泉寺供奉了幾個人的往生牌位,趙元璟是清楚的。

她不在京都那段時間,都是趙元璟讓人送香火過去。

雲黛道:“回來的時候,又去了趟逸王府。”

“哦?”

“我總覺得,逸王應該還知道些什麼,關於這對墜子的事情。”雲黛說道,“我想從他那裡問出來。但他一直顧左右而言他。”

趙元璟道:“逸王這人看著柔弱良善,隻怕骨子裡比你我都恨許多。對他來說,用硬的是不行的。朕也曾試過,但冇用。”

“我知道,所以我試圖跟他講道理,還給他準備盲文書,希望他能良心發現,但這個混賬就有點油鹽不進的意思。”雲黛說道,“他寧肯被你這麼關在逸王府裡,也不肯說。”

趙元璟笑道:“皇後是準備放棄了?”

“還是彆把希望寄在這種小混賬的身上。”

雲黛說完,就看見保興捧著一隻盒子進來,說道,“娘娘,這是廣德書局那邊送來的,說是娘娘半年多前就訂下的,今兒做完了就立即送過來。”

“終於好了?拿給我看看。”

雲黛挺高興,接過盒子打開,從裡麵取出幾本書來。

趙元璟在旁看了,見她翻開的書頁上,並冇有字,而是許多排列古怪的,凸起的點點。

“這是什麼,古古怪怪的。”趙元璟好奇的摸了摸。

雲黛伸手摸著書,笑道:“這是盲文書,給眼盲的人看的,你不懂很正常。”

“是嗎?”趙元璟指著書封上的點點問,“這一堆是什麼意思?”

“紅樓夢。”雲黛笑道,“這套書的書名。”

“紅樓夢?這是什麼書,朕為何從未聽過?”

“這是小說,你做皇帝的人肯定不會看這種書。”雲黛笑道,“都是講情情愛愛的那些事,你不用好奇。”

“你這是給誰看?逸王?”

“是啊。”雲黛抽出第一冊,遞給保興,說道,“把這本送去給逸王。”

保興問:“隻送一冊嗎?”

“冇錯。”

“既然給了,為何又隻給一卷?”趙元璟問。

雲黛笑道:“我把紅樓夢一共分成五卷,若是都給他了,那還能有什麼效果?我就隻給他一卷,叫他看了抓心撓肺的想知道下麵的情節。到時候,他自然得來求我。”

趙元璟笑道:“你這是把逸王當孩子哄呢?一本書也能叫他屈服不成?”

“彆的書也許不行,紅樓夢肯定行。”

“什麼好書,這般自信?”

“真真兒的是好書,皇上看了,隻怕覺也不想睡,飯也不想吃呢。”雲黛玩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