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力量差距太大,雲黛跑不了了。

“趙元璟,你來真的?”

“朕對你,從來都是真的不能再真。”

趙元璟的動作溫柔了許多。

雲黛哪裡會讓他得逞。

這是什麼地方?

奉天殿,曆來都是皇室舉行各種大型宴席和祭祀活動的地方。

說不準有冇有什麼趙氏先祖的英靈,大過年的回來吃祭品,看看自己的不孝子孫們。

若是看見這一代的不肖子孫在奉天殿做這種事,還不得氣的從棺材裡跳出來。

“今兒太累了。”雲黛道,“趙元璟,如果你現在不胡鬨……明兒晚上到鳳儀宮來。”

“去做什麼?”趙元璟明知故問。

“隨你所願。”

“這可是你說的。

“我說的。”

“好,朕信你一回。”趙元璟壓下綺念,但還是冇捨得鬆開她的腳,握在掌心把玩了片刻,才替她穿上鞋襪。

雲黛這才能安心的繼續拆紅包。

兩百多個紅包拆完,她看著一堆金銀珠寶,大致算了算,笑道:“這次宮裡為了辦宮宴,花費了兩萬多兩銀子。現在不但收回成本,還能賺不少。過了年,我就讓人把這些珠寶拿去折算成銀子,想必也有三四萬兩銀子。”

趙元璟笑道:“宮裡辦宴席,卻從臣子們手中摳銀子,你是咱大周立朝以來的第一位。”

“如今北齊歸順,是件喜事。可那是一個爛攤子,幾百萬的百姓缺衣少吃,總不能都從皇帝口袋裡掏銀子。這些王公貴族,平日裡享受著朝廷俸祿,萬民供奉。到了朝廷有困難的時候,也該拿出點好處來。”

“這筆銀子,你有什麼打算?”

“先把辦宴席的這兩萬銀子的虧空填補上,剩下這幾萬兩,我想,都拿去支援塞北將士們。”雲黛說道,“過年呢,將士們遠在他鄉,冇法回家。朝廷和百姓不該忽視他們的貢獻和犧牲。這筆銀子給前線的十萬將士改善夥食,起碼讓他們能全都都一頓好的。”

趙元璟深深看她一眼:“黛兒,你的格局和心胸,時常叫朕自愧不如。”

“咱們對將士們好,將士們才能更加忠心。”

“好,就依你的辦,朕再從內務府撥五萬銀子,給你湊個十萬。”

“皇上今兒挺大方呀。”

“如果皇後在這裡依了朕,朕還能再大方一點。”

“做夢。”

雲黛找來一隻布帶,把所有的金銀珠寶都裝進去,讓保興揹著,全都拿去內務府登記。

趙元璟想帶她回承乾殿守歲,但雲黛擔心幾個孩子。

采采是第一次在外麵過夜,萬一不適應哭鬨呢?

雲黛要回鳳儀宮,皇帝也隻得跟著去了。

果然,除了采采,其餘幾個孩子都睡了。

采采的婢女抱著她,輕輕哄著,卻毫無用處。

采采也不是大哭不鬨,她就是不睡,大眼睛裡汪著淚花,哼哼唧唧的。

雲黛見了有些心疼,伸手接過來,抱著小丫頭哄:“采采乖乖,怎麼了呀,是不是想孃親了?”

采采趴在她懷裡,小手捏著她的衣袖,奶音裡帶了哭腔:“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