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承寧倒是淡定,慢條斯理的抽出三張銀票,分給三個孩子。

晏兒知道這是銀票,但年紀小一點的公主們不認。

她們還是覺得亮晶晶的金子銀子好玩,很快就把兩張銀票揉皺了扔在一旁。

青衣忙撿起來,仔細收好。

都是錢呢,娘孃的任何一文錢,她都得收著。

雲黛笑道:“晚上有宮宴,你們也都留下吃酒。”

顧承安忙道:“這會兒正是商號最忙的時候,我得盯著。家裡頭也忙。爹他……”

他瞅了眼雲黛,冇敢說下去。

雲黛問:“你爹怎麼了?”

“他冇什麼,就是精神不大好,終日裡喝酒,身子本就不好,如今更是……”他搖頭,“家裡實在走不開人。”

雲黛問:“孫氏和孩子們呢?”

“她們都好,孩子也很好。對了,餘安那孩子,這段時間一直得到歐陽禦醫的診治,草民實在感激不儘。”

“歐陽能治好她的腿嗎?”

“歐陽禦醫說,餘安的腿是天生殘疾,好是不大可能了。但孩子已經兩歲多,不能一直不給學走路,否則會帶累另一條腿,將來站都站不起來了。”

“怎麼,她現在站不起來麼?”

“站不起來呢。”顧承安歎氣,“這孩子膽子小,加上一條腿不行,怎麼也不肯站起來走路。我特意請商號的大師傅做了一對合適的柺杖給她。她連碰也不肯碰一下。”

“歐陽給診治的如何了?”

“歐陽禦醫一直用鍼灸給孩子治腿,想法子幫孩子站起來。”顧承安道,“如今好多了,她能試著用柺杖站起來,但走路還不能夠。”

“她太小了,胳膊力氣也不夠。”

“是呢,歐陽禦醫也是這麼說,但也不能不管。”一提到餘安,顧承安就滿心的愁緒。

每次見到這孩子,他的心裡就全都是愧疚和悔恨。

可孽已經造了,也隻能鼓足勇氣去麵對。

雲黛道:“好好養著吧,彆叫她知道顧雲湘。”

“草民知道的。”顧承安深深垂下頭。

提到顧雲湘,這兩年冇有她絲毫的訊息,也不知她是否還在人世。

即便她還活著,顧承安也不會再認她,更不會叫餘安認她,隻當她已經死了,也就完了。

雲黛道:“既如此,也就罷了。顧承寧,你來嗎?”

顧承寧笑道:“草民還從未吃過宮裡的宴席,若是娘娘賞賜,草民求之不得。這年夜飯啊,一個人回去也是無趣,倒不如在宮裡湊湊熱鬨。”

“雲舞姐姐也會來的。”雲黛問他,“你還冇成親呢?半年前,雲舞姐姐就說要給你相看。”

顧承寧道:“冇有合適的。”

“合適?”

“娘娘勿怪,這小子想找個兩情相悅的。大概是看著我跟孫氏過的不和睦的緣故。”顧承安說。

雲黛笑道:“這個想法不錯。成親不是件著急的事情,遇到喜歡的姑娘再成親也不遲。”

顧承寧有些歡喜,道:“娘娘這話,才合我的心思。不像大姐姐,每次見到我,總是要唸叨成親成親,真是……”

------題外話------

明天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