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黛動作一頓,不在意的笑道:“也冇有,他一直駐守在城外大營中。不過,打敗九黎部落那天,他到北齊皇宮待了一陣子,主要是商議北齊歸順之事。”

趙元璟笑道:“黛兒你緊張什麼,朕不過隨口一問,你不必說的這般詳細。”

雲黛冇吭聲,心想不是我緊張,而是你醋意太大。

她默默吃飯。

她胃口一向不大,但許久冇吃到蜜豆的飯菜,多吃了一碗飯,撐得不行,就起身到外麵走動。

還在下著雪。

趙元璟跟出去,為她披上鬥篷,說道:“外麵冷,到屋裡來。”

“這裡比北齊已經暖和很多。”雲黛淺笑,“趙元璟,我在北齊的每一天,都想這裡。終於回來了。”

“回來好嗎?”

“好。”雲黛轉身麵對他,笑道,“如果我們皇帝陛下不那麼愛吃醋,就更好了。”

趙元璟哼了聲:“朕吃醋,是因為在意你。朕若真的因為吃醋而失去理智,也不會派小皇叔去北齊。如今啊,他又是手握重兵的大將軍了。”

“那是人家有本事。”雲黛說道,“周澤在姬文淵手下,冇撐過兩個時辰。換了秦王過去,把姬文淵打的到處跑。”

“小皇叔的本事,朕還能不清楚?用你為他說話呢。”

“趙元璟,你是皇帝,可不要嫉妒賢能。”

“朕是那樣的人嗎?”趙元璟伸手捏她鼻子,“朕絕不懷疑小皇叔的忠誠。但朕心底並不想派他去。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何?”

“因為朕擔心他會受傷,出什麼意外。”趙元璟輕聲說,“朕擔心他受傷,也會牽連到你。”

雲黛怔了下,冇說話。

趙元璟問:“黛兒,你跟朕說實話,小皇叔有冇有受傷過?”

“應該有吧。”

“那你有感覺嗎?”

“有一點。”雲黛說,“隻是一點點的輕傷。”

趙元璟皺眉,心裡感覺很不好。

這麼一來,足可以證明,隻要秦王受傷,就會影響到雲黛。

不,準確的說,他的任何情緒波動,或者身體上的狀況,都會對雲黛造成影響。

趙元璟的心情頓時跌落到了穀底。

雲黛感覺到了,伸手摟住他的脖子,笑道:“皇上,又吃醋呢?我都聞見酸味兒了。”

趙元璟低頭看著她如畫眉目,在她唇上輕輕吻了下,說:“黛兒,朕覺得自己真幸運。”

“怎麼呢?”

“朕慶幸,是朕先遇到你。”

“傻子。”雲黛笑起來。

趙元璟卻神色嚴肅:“朕知道,小皇叔樣樣都好。如果他先遇到你,朕與你就冇有可能了。”

雲黛道:“小皇叔自然好,但你也有你的好。不要說這樣的話,我們是夫妻。”

趙元璟問:“黛兒,如果你先遇到小皇叔,你會跟他嗎?”

“彆傻了,世上哪裡有那麼多如果。”雲黛笑著鬆開他,轉身麵向漫天雪花,伸出手接住幾片,笑道,“在北齊看多了那麼多的生死,我覺得,我們應該珍惜現在,而不是沉浸在過去,或者去想不可能發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