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錯在哪兒了?”

“奴婢不該下、毒。”

“答錯了!”蕭子良一把揪住她的下巴,把她拉到自己麵前,“你給那些狗官下.毒是對的。但你不該連我也一起下!你這小賤人,是不是想把我也一同害死?”

“奴婢不敢!”

“你有什麼不敢的?你的手挺黑啊!”

“奴婢隻是害怕完成不了長公主殿下的交代。”嬌嬌眼眶含淚,“求皇上饒恕奴婢這一回吧。長公主殿下說,這隻是迷.藥,對身子冇有傷害,奴婢纔敢用的。皇上也知道,桌上那麼多人,奴婢實在不敢冒險。若是壞了長公主殿下的大事,奴婢死不足惜,皇上也會有危險的。”

蕭子良哼道:“你倒乖覺,知道拿姐來威脅我。”

“奴婢不敢。”

“這一次就算了,下回再有這種事,提前告訴我,聽見了?”蕭子良嘟囔,“姐也是的,這樣的事情不讓我做,竟然交給一個奴婢……難道我做事還不如她。”

嬌嬌不敢吭聲。

蕭子良皺眉道:“傻愣著做什麼,過來給我捶腿!一直坐車,腿都腫了。”

嬌嬌忙爬過去,跪在他身邊,給他捶腿。

錘著錘著,手就變成了若有若無的撩撥。

蕭子良揚眉看她:“嬌嬌,你乾什麼?”

“皇上若是累了,嬌嬌服侍您。”嬌嬌柔聲說。

“你好好捶腿得了!”

“長公主殿下說,等明年……便會讓皇上收了奴婢做妾室。”嬌嬌低低的說,“奴婢願意現在就伺候皇上。”

她說著,就伸手去解蕭子良的衣服。

蕭子良一腳踢開她:“你發什麼騷啊?滾遠點,好好捶腿!我姐說了,十六歲之前,不許我納妾娶妻!再動手動腳,你就給我滾下去自己走!”

嬌嬌:“……”

馬車忽然停了下來。

“怎麼不走了?”蕭子良好奇的探出頭,一眼看見前麵不遠處,眾星拱月的停著一輛華麗的大馬車。

馬車前麵,站著一個身穿紫色鶴氅的華貴俊美的年輕男人,手中還牽著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

男人清雅俊美,頭戴金冠,薄唇微抿。

蕭子良看見他,總覺得有些眼熟。

倒是嬌嬌輕聲說了句:“那就是大周的皇帝陛下嗎?他跟秦王殿下真的有點像啊。”

蕭子良一下子想起來了。

“真的啊,是挺像的。”

“聽說,秦王殿下和皇帝陛下是嫡親的叔侄,長得像也正常。”嬌嬌說。

“你又知道了。”蕭子良看她一眼,“在齊國的時候,你就時常盯著秦王看,這會兒又看著大周皇帝眼睛發光。真是婊、子、愛、俏。”

“奴婢冇有。”嬌嬌訕訕的縮回頭。

蕭子良哼了聲,再看的時候,發現雲黛已經下了馬車,忙也跟著下了車。

雲黛看見趙元璟和晏兒來接她,驚喜不已,忙跳下馬車飛奔過去。

她想投入趙元璟懷中,但周圍都是百姓官員,到最後,她隻是停在他麵前,屈膝行了禮,輕聲道:“皇上,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