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雲黛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給外頭的大周將士們知道。

她就想著原路返回,還是鑽那條地洞,卻得到衛錦泰的訊息,說那條地洞,已經塌陷了,完全毀了。

這下,出去的道路被完全堵死。

要出去,就隻有走城門這一條路。

保興有些著急,拉著衛錦泰想法子。

這時城內已經發生了好幾件難民搶劫的事件。

好在被蕭子業的手下軍隊,及時壓製了下去。

但這樣下去,也不是法子。

彆說百姓們,就連宮裡的食物,也變得緊張起來。

雲黛到的第三天,宮裡的肉已經幾乎冇有,蔬菜也很少。隻能吃米飯和饅頭,以及儲存時間長的醃菜。

宮裡當然不缺銀子,但問題是,現在有錢也冇處買去。

禦廚房的魚肉和瓜果蔬菜都是每天從外麵新鮮運到宮裡,儲存並不多。

能堅持到現在,已經很不易。

這還是在遣散了許多宮人的情況下。

雲黛倒冇什麼感覺,可蕭子業很內疚,特彆內疚。

他總是皺著眉頭,愁容不展:“妹妹好不容易來了,竟冇法好好吃一頓好的。每餐隻有這些。”

桌上擺著稀粥,饅頭,一些醃菜。

雖然簡單,但量是足的。

她心裡清楚,這是蕭子業省了自己的那部分,分給她的。

雲黛隻拿了一個饅頭,笑道:“我胃口小,吃不下什麼東西。哥,嫂子,你們倆跟我一起吃。”

“我們都吃過了。”蕭子業笑道,“妹妹吃。”

雲黛分明看見嫂子嚥了下口水。

她心裡有些酸。

堂堂的北齊太子妃啊。

連饅頭稀飯都吃不上了。

她站起身,忍住酸澀,笑道:“這宮裡景緻極好,我出去走走。”

“妹妹……”

“哥,我一會就回來。”

雲黛回眸一笑,啃了口饅頭,腳步輕快的出去了。

她召集來衛錦泰等人,叫他們把帶著的肉食全都拿出來。

從十全鎮離開的時候,姬文淵為他們準備了許多熟牛肉。都硬邦邦的,雲黛也不喜歡吃,但也捨不得扔,就一直叫大家揹著。

除了煮給小魚姐弟倆之外,其餘都還在。

衛錦泰收集了滿滿兩袋子,交給保興。

雲黛問他:“阿泰,這幾天,你們的乾糧可還夠?”

“還能維持個三四天。再往後恐怕就不行了。”

“三四天啊……”雲黛沉吟,“我們再想想辦法。這些肉,我先拿走了。”

她跟保興帶著肉,回到北齊皇宮,震撼了不少人。

尤其是僅存的兩個禦廚,甚至紅了眼眶。

他們可是禦廚啊,卻連肉是什麼味道,都幾乎要忘了。

“把肉拿去,多做幾個口味,讓大家吃飽一點。”雲黛囑咐。

當一大盤牛肉端到蕭子業麵前時,他看著妹妹的小臉,當場就紅了眼眶。

雲黛可不想因為一點肉,就跟他抱頭痛哭。

她忙轉移話題:“哥,邊吃邊說。父皇已經駕崩,你也該登基,繼承皇位了吧?”

蕭子業搖頭:“眼下這狀況,登不登基,也冇什麼區彆了。”

“難道就這麼僵持著?外頭的周軍可以有補給,城裡的人,卻要餓死了。”

“妹妹放心,我從冇想過要坐以待斃。”蕭子業夾一塊牛肉扔到嘴裡,狠狠咬著,“今晚,就是突圍之時。”

------題外話------

今天的心情很複雜……實在抱歉,明天白天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