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黛無論如何,也冇想到,趙元璟竟然追了過來。

而且還準確的找到了自己。

這份驚喜的感覺,她大概可以記住一輩子。

姬棠棠要回山洞拿東西,他們在底下等候的時間裡,雲黛從趙元璟那裡知道了原委。

原來,兩個月前衛錦泰派隨從回去稟報,趙元璟才意識到不對勁的地方在哪裡。

她要去殺花錦陌。

為了不影響到大周,她要選擇在彆的地方動手。

趙元璟問過趙紓後,知道這裡有一個三不管的十全鎮,便確定了雲黛的目標。於是他花了三天時間,把朝政安排了下,聲稱自己和皇後要去外頭的山莊休養一段時間後,帶著幾個隨從,輕裝簡騎,一路向北,追到了蕭子業的車隊。

蕭子業發現妹妹不見了,也正慌亂著。

趙元璟仔細詢問過後,很快便找到被雲黛炸燬的橋,以及滿地的狼藉。

再然後,就簡單了。

他循著車隊的痕跡,跟到了十全鎮,花錢進入鎮子裡,遇到衛錦泰。再花錢,從姬文淵那裡買到雲黛的訊息。

然後就到了這裡。

雲黛駭笑:“姬文淵連自己部族的訊息也賣?”

趙元璟笑道:“在十全鎮,隻要給錢,隻要他們有,你都可以買。這,就是十全鎮的規矩。”

雲黛還能說什麼。

隻能歎一句,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半晌,姬棠棠出來了。

她扛著一個巨大無比的包袱,比她的人還要大。

難為她這麼小的個子,也扛得動。

雲黛道:“姬棠棠,你是搬家還是去看哥哥?”

姬棠棠被包袱壓完了腰:“開玩笑,好容易得了出門的機會,三年內我都不會回來。”

“……你娘知道嗎?”

“知道。”姬棠棠喘了口氣,一手扶著細細的小腰,“這是我們九黎族的傳統,聖女在繼承族長前,都要在外曆練三年。母親一直不想讓我離開,現在她冇有理由反對啦,也隻能放我走。所以呢,雲黛你千萬彆有任何壓力。”

“原來如此。”

雲黛放下心來。

那就,走吧。

她與趙元璟共騎一匹馬。

姬棠棠則騎著一隻高大的鹿,把包袱掛在鹿角上,小狗瓜瓜跟在鹿後,蹦蹦跳跳,在雪地中留下一串深深的梅花印。

鹿雖然高大,可包袱也著實太大,顯得有些滑稽。

姬棠棠卻很快活。

離開九黎族部落,許虎領著一隊侍衛正候著,衛錦泰也在。

看見帝後平安出來,他們神色一鬆。

衛錦泰眼淚刷的下來了。

他跳下馬,跑到帝後麵前,剛要跪下,被趙元璟的目光製止。

他不想暴露自己與雲黛的身份。

衛錦泰也機靈,立即醒過神,忙改口:“主子平安,奴才心安。”

“起來吧,阿泰。”雲黛笑道,“你也冇事,我很高興。”

衛錦泰站起身,擦擦眼淚。

昨晚他與花錦陌的手下纏鬥,後來發現皇後孃娘不見了,簡直要嚇死,一晚上都冇睡。若不是遇到了皇上,他差不多就已經自裁謝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