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元璟淡聲說道:“說來聽聽。”

“是。”

趙紓想了想,說道,“這鈴鐺,當初那道士給我的時候,說與我休慼相關,讓我好好儲存,將來有用處。我當時雖然不信,但見鈴鐺精緻貴重,也就順手留了下來。”

“小皇叔是何時知道,這鈴鐺與你的感情有關?”

“臣也是……從那次皇後發病之後,才隱約意識到。”

趙元璟的手頓了頓,淡道:“當時為何不說。”

“臣不能肯定,而且,不敢。”

“不敢?”趙元璟笑起來,“小皇叔謙虛了些。”

不說現在,先帝時期的戰神秦王,是何等威風,何等肆意。世間大概再冇有他不敢做的事情了。

趙紓神色如常,冇有說話。

鈴鐺不是他主動給皇後,也不是皇後主動要戴。

事到如今,還能如何。

說出來讓皇帝糟心嗎,讓皇帝心生猜忌嗎。

但既然他知道,趙紓也就坦然的承認,自己不敢說,也不想說。

趙元璟看他幾眼,問:“除了這些,還有什麼?逸王知道的似乎很多,他還說,這對鈴鐺會讓你們同生共死呢。”

“這些都是他的猜測。”趙紓搖頭,“連我都不知道。皇上切勿相信。”

沉默片刻,他又說:“請皇上相信,臣既然已經娶了王妃,便會循規蹈矩,對皇後孃娘再無半點逾越之念頭。而皇後孃娘隻是無辜受害,此番的錯,皆在臣與逸王的身上。”

雲黛朝他看了眼。

趙元璟彎唇笑道:“小皇叔說的是真的嗎?是不是真的,試試便知。”

他話音剛落,猛地抽出一把劍,閃電般刺向雲黛的脖子。

趙紓瞳孔微縮,雙眸盯著他的刀,一動不動。

劍鋒從雲黛脖子一寸之外劃過。

一根髮絲隨之飛了起來,輕飄飄落到了地上。

雲黛甚至還冇有反應過來,趙元璟已經把劍收了起來。

他看了眼趙紓。

趙紓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神色冰冷如常。

而雲黛耳上的金鈴,也冇有半點動靜。

一切,都很平靜。

“看來,小皇叔果然不再對朕的皇後有不敬的念頭。”趙元璟微微笑道,“既如此,也就罷了。一副鈴鐺,朕還無須放在心上。小皇叔也不必緊張。”

趙紓說道:“多謝皇上寬容。”

“今兒冇事了,小皇叔也早些回去,多陪陪小嬸嬸,早日生個孩子,也讓太皇太後心滿意足。”

“臣,告退。”

趙紓轉身走出去,腳步沉穩。

他離開皇宮,騎馬回到秦王府。

秦王妃薛意如迎過來,殷切說道:“王爺回來了。妾身讓人準備了飯菜,王爺用一些再出門。”

“本王還有事。”

趙紓疾步走向書房。

薛如意見他似乎臉色不好,擔憂的跟過去:“王爺,您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妾身去請個大夫過來給你瞧瞧,必定是您最近冇有休息好……”

“不許進來!”

趙紓喝止薛意如,走進書房,砰的關上門,再也忍耐不住,整個人跪倒在地,吐出一口血來。

------題外話------

晚上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