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說著,就瞥了眼已經走出庫房的秦王的背影。

雖然她剛纔凶悍,但十幾年的敬佩和仰慕之情,不是輕易能消失的。

“總之,便是把火炮砸了,也不能送給敵國!”周亦芷咬牙道。

雲黛拍拍她的肩膀:“你呀,武功是不錯的,人也勇敢,應該能當個女將軍。隻可惜……”

“隻可惜什麼?”

“隻可惜,隻是個有勇無謀的女人。”前方不遠處,傳來趙紓的聲音。

周亦芷:“……”

她招誰惹誰了,這倆人一唱一和的,儘損她。

“雲兒,我是不懂你們那些彎彎腸子,你就跟我說說。”周亦芷拉著雲黛,說道。

雲黛笑道:“其實道理很簡單,咱們並不是白送給他們,而是用銀子換。而且是很多很多的銀子。”

周亦芷蹙著眉:“那又如何?火炮還是給他們了。”

“咱們大周缺錢呐,傻瓜。”雲黛說道,“有了銀子,咱們百姓纔能有衣穿,有飯吃,免遭災禍流離。難道這不要緊嗎?”

“這自然要緊,可是……若北齊得到這些火炮,必定會侵犯咱們大周的。”

“北齊不敢。”雲黛笑道,“這些火器是咱們賣給他們的,你說,他們會不會以為,我們大週一定還留著更多的火器?”

周亦芷想了想:“若我是北齊的話,我肯定會認為,大周還有更多的火炮。”

“咱們要讓他們知道,我們不僅有更多的火炮,還有更厲害的火器。”雲黛說道,“等他們見識到了火炮的厲害,還敢輕易侵犯大周嗎?”

周亦芷搖搖頭,隨即又問:“可若是如此,他們還有必要買火炮嗎?”

“當然有。”雲黛笑道,“一旦他們知道我們有這種東西,他們會想儘辦法購買。無論我們出多高的價格。”

“為什麼?”

“因為奇貨可居啊。隻有咱們有,價錢自然是咱們定。”雲黛笑著說。

周亦芷若有所思:“那,價錢出的太高,他們不買了,怎麼辦?”

“那就打他們。”雲黛露出邪惡一笑,“打的他們害怕,打的他們必須買為止。北齊的皇室又不是傻子,他們自然也想有更厲害的武器,用來遏製咱們。”

周亦芷的神情有點呆:“所以,他們是明知咱們賣的貴,也是得捏著鼻子買?”

“不得不買。”

“可我就是擔心,他們拿到了這麼多火炮,咱們造的又慢,他們欺負咱們怎麼辦?”周亦芷憂心忡忡的。

雲黛挽著她胳膊,笑道:“咱們又不是傻瓜,非要把所有的火炮,一次都賣給他們嗎?更何況,你以為北齊皇室就是鐵板一塊?”

“雲兒是說……”

“北齊有個小王爺。”

“什麼?”周亦芷被她這冇頭冇腦的一句弄的茫然。

雲黛往前走去,笑道:“咱們賣一半給北齊的皇帝,賣一半給北齊的小王爺。”

周亦芷恍然:“我有點明白了。你是想讓他們自己打自己?”

“誰說咱們未來的女將軍有勇無謀的?”雲黛揚眉,“完全錯誤。”

周亦芷不由紅了臉,伸手去擰她的嘴:“雲兒你壞死了,又嘲笑我笨!看我不撕你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