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元璟真是一點吃飯的心思都冇了。

換了衣服後,就沉著臉走了。

走到平樂苑門口,他忽然又覺得不甘心。

就這麼走了,他等這麼半天算什麼?

他掉頭又回去。

劉德全緊急刹車,趕緊轉身跟上。

趙元璟走到屋裡,就看見雲黛正高高興興的吃飯……

他特意讓廚房準備的飯菜。

自己一口冇吃上,這死女人倒吃的高興。

雲黛嘴裡正塞了個雞肉丸子,包子臉都被擠變形了。

一臉的褶兒。

她尷尬的把丸子嚥下去,站起身,說道:“殿下還有什麼吩咐嗎?”

趙元璟一言不發,走到桌邊,拿起筷子就吃。

雲黛隻好站著看。

等他吃完了,才說:“冇什麼吩咐,爺就是餓了。”

劉德全在旁看著,忍不住想笑。

他看著清楚,殿下比平時多吃了不少。

平常殿下都是一個人用膳,一旦喝了藥就吃不了幾口飯。

今兒倒是吃的香。

劉德全就想著,若是殿下以後都在這裡用膳就好了。

作為奴才,也就不必為殿下的飲食問題操心了。

雲黛也不好意思再吃,就讓人把碗碟撤下去,端上茶水。

趙元璟吃飽喝足,喝著茶,再看著眼前肉包子的臉,也就不生氣了。

“你這幾天身體如何?”他問。

當著眾多下人的麵,雲黛有些尷尬。

想了想,她說:“還需要再休息幾天。”

趙元璟看她一眼。

這麼明顯的拒絕,他還能聽不出來嗎。

但他已經忍了好幾天了。

總不能太由著她。

“我今晚留下。”他說。

玉竹和劉德全對視一眼,默默下去收拾準備。

連翹在門口聽著,忙悄悄轉身,朝上林苑跑。

陳側妃得知太子要留宿平樂苑,猛地站起身,變了臉色:“不行,絕對不行!”

連萍勸道:“主子彆急,反正咱們爺身子不好,留宿又能如何……”

“你懂什麼?”陳側妃憂心忡忡,“之前那女人在昭華殿留了半天,我就覺得不對勁。如今又這般……難道說,殿下的病已經好了?”

連翹想要討好賣乖,就說道:“還有呢,之前雲奉儀沐浴,殿下也進去了。出來的時候,身上衣服全都濕透了,誰也不知他們在裡頭做了什麼。”

陳側妃越聽,臉色越是難看。

最後她啪的給了連翹一耳光,罵道:“這樣要緊的訊息,為何冇早點來說?”

連翹捂著臉,很委屈,但不敢辯解。

陳側妃想了想,說道:“連萍,替我更衣,我要去一趟平樂苑!”

她打扮好去了平樂苑,然而卻冇能進去。

劉德全攔著了。

陳側妃看著裡頭的燈火,煩悶的往回走,也不知是心浮氣躁還是什麼,竟腳下一滑,落進了池子裡。

連萍幾個嚇傻了,趕緊手忙腳亂把她拉上來,額頭都碰破了一層皮。

連萍跪下求死,被陳側妃打了一巴掌,“蠢貨,還不趕緊去通知殿下!”

連萍一下子醒悟過來,連忙叫人送陳側妃回去,她自己則跑到平樂苑門口去跪著,求殿下救救她們家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