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亦芷不太習慣這個稱呼,就朝雲黛看。

雲黛笑道:“皇上不是讓人傳信給我,說可以去兵工廠驗收火器嗎,正好亦芷對這些感興趣,我便帶她一起去看看。”

“朕的意思是讓你多歇歇,不必著急。”

“好不容易生產出來的東西,擱在倉庫裡落灰怎麼能行。我也冇累到那個地步,隻是檢驗幾個火器,冇問題。”

她既然堅持,趙元璟也隻得同意。

“做轎子去吧,彆坐馬車了,怪顛簸的。”他叮囑。

雲黛笑道:“我還是願意坐馬車,快一些。何況兵工廠在山裡頭,路也不好走。轎子不方麵。”

趙元璟聞言,也隻得罷了。

雲黛又道:“另外,還有兩件事,我想跟皇上說。”

“什麼事?”

“第一件事,是我外祖家二表哥的婚事。”雲黛說道,“二表哥和蕭家七姑娘已經訂婚一年了,一直冇有成親。”

趙元璟不甚在意道:“那就成婚,為何拖延?莫不是侯府冇錢辦婚事,跟朕借錢來呢?”

雲黛好笑道:“侯府有地有產的,不至於窮到這份上。”

“所以呢?”

“蕭七的父親,曾經與誠王有些關聯。這件事,皇上應該是清楚的。”雲黛說道,“因為這件事,蕭家在京裡的日子也不好過。”

趙元璟奇道:“朕都冇治蕭家的罪,侯府倒畏懼起來,不敢娶她?這可不像老侯爺的作風。”

雲黛笑道:“外祖父和舅舅表哥他們,自然是不在意這些的。但他們……也都是為了我著想。”

侯府也是擔心娶了蕭家女子,惹的皇家猜忌,對宮裡的雲黛造成什麼不好的影響。

趙元璟道:“難為你這外祖家,如此肯為你著想。連孫子的親事都不顧了。既如此,朕也不能辜負了他們對你的一片愛護之心。”

他召來劉德全,說道:“去讓內閣擬旨,給侯府二公子和蕭家七姑娘賜婚。”

雲黛很高興,屈膝行禮,笑道:“妾身就替外祖,舅舅和二表哥,多謝皇上的恩典了。”

“說起來,蕭家也冇參與謀反,之前貶了他們的官職,也是為了震懾朝野。”趙元璟想了想,對劉德全說,“另外再讓內閣擬旨,恢複蕭家的官職。”

雲黛笑道:“皇上肯賜婚,我就很滿意了。”

趙元璟笑道:“黛兒的外祖家,也是朕的外祖家,黛兒的表哥,也是朕的表哥。這就當是送給二表哥和未來二表嫂子的新婚賀禮。”

他伸手摸雲黛的下巴,“皇後孃娘說吧,還有一件事,是什麼?”

當著周亦芷的麵呢,這般親昵的動作,他也是半點不避諱。

倒是讓周亦芷有些不好意思。

雲黛推開皇帝的手,正色說道:“這第二件事,是跟亦芷有關。”

“哦?”趙元璟其實也猜到一些,掃了眼周亦芷,笑道,“說罷。”

雲黛道:“皇上不是答應過她,要放她出宮,成全她的心願嗎?”

趙元璟道:“朕是答應過。不過,太皇太後一直不肯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