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承安每每看見這孩子,都覺得愧疚難當。

作孽啊。

害了這孩子一生。

她現在年紀還小,不懂什麼。

將來長大了,麵對著自己殘缺的身體,她該多麼難過傷心?

好人家也不會娶她這樣的媳婦。

孩子的終身該怎麼辦呢。

這都是顧承安發愁的事情。

“大哥,你就彆想那麼多,好好打理工坊,多賺些錢就行了。”顧承寧見他眉頭緊鎖,知道他在想什麼,也就順口開解兩句。

顧承安看他一眼。

以前兄弟倆不算和睦,彼此間有很深的隔閡。

平常幾乎不怎麼說話相處。

也就是跟著雲黛做事後,兄弟倆一個管著工坊,一個管著鋪子,接觸的多了,關係才逐漸轉好。

彼此瞭解的多了,才知道對方外表下的苦楚與真誠。

顧承寧雖然總是在外廝混,但內心良善。

至於顧承寧,身為嫡長子,也有許多無奈和壓力。

“唉。”顧承安歎氣,“我這輩子,做了無數錯事。害了許多人。也冇彆的想法了,隻想著好好賺錢,養活孩子們。”

顧承寧笑道:“將來你給安好留下田產地鋪,讓她衣食無憂,也就行了。”

“是啊。這也是我唯一能為那孩子做的事。”顧承安搖頭。

這時顧宏邈拄著一根柺杖,慢慢走過來,沉著臉說:“怎麼還冇做飯?孫氏呢,又在做什麼?”

看見他,兄弟倆齊齊垂下眼簾,笑容也淡了。

這個父親,自從大病一場後,脾氣越發古怪暴躁。

他的病經過孟禦醫的診治鍼灸後,倒是能走路了,但還是需要柺杖的支援。他失去了官職,妻子,女兒。

對他來說,就相當於失去了一切。

心裡全都是怨氣。

已經不能好好過日子,成天就是找茬鬨事。

要麼就逮著兒子大罵,要麼就是伸手要銀子。

如今兄弟倆看見他,心裡就本能的覺得煩。

但這是親爹,不能打罵,也不能趕出去。

就隻能受著。

好在如今兄弟倆當家,自己賺錢,也不依賴顧宏邈,他愛鬨就鬨。兄弟倆權當做冇聽見。

顧宏邈對著兩個兒子罵了一會,看見桌上擺著月餅,冷笑道:“我說呢,原來是一家子藏在這裡偷吃點心呢。你們是想活活餓死你們親爹?”

顧承安默默聽著不吭聲。

顧承寧卻忍不住,譏笑道:“偷吃?父親如今說話可真夠難聽的。實話跟您說了吧,這團餅子,是宮裡的娘娘賞出來的。您想吃還冇有。”

顧宏邈聽到是雲黛送來的點心,抬起柺杖,就把盒子給掃到了地上。

還剩幾塊月餅都撒到了地上。

顧承安猛地站起身,怒道:“父親,您這是作甚?不說這是宮裡賞的東西,即便是買的,您就這麼糟蹋?”

“若是買的,我還不扔。”

顧宏邈神色冷冷的,“顧雲黛這個狠毒的丫頭,彆以為她做了皇後,我顧宏邈就會巴結著她!”

顧承安氣的臉色漲紅:“您就作,使勁作吧!等哪天把整個顧家都作完了,您就安心了!”

顧承寧也說:“我可是真的不明白了,顧雲黛到底哪裡讓您老人家不滿意。她比那個顧雲湘好了不知幾百倍。您到底為什麼這麼恨她?”

“你們懂什麼。”顧宏邈冷笑著,卻是不肯再說。

顧承安道:“父親,不管怎麼說,皇後孃娘是您的親生女兒……”

“她不是我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