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如霜隻得站起身,收拾碗碟。

趙紓看她一眼,說道:“如霜,這次的事情,是元和的不對。本王已經替你教訓過他。”

“不是什麼大事。”冷如霜倒是不在意,“他也確實冇難為我,除了不讓我走之外。”

“給你點好吃好喝的,你就能忍受他一路鎖著你?本王看你病的不輕。”

“……好好的話被你一說,我開始覺得自己有點慘了。”

趙紓站起身,緩和了語氣,“回去早些睡吧,明天還要早起趕回京都。”

冷如霜看他麵有倦色,忍不住問:“王爺一路趕過來,是因為擔心我嗎?”

“不是。”

“……”

“皇上中了姚水碧的毒,姚水碧是你師妹,她的毒隻有你能解。”趙紓說。

冷如霜撇撇嘴,低聲嘀咕:“若不是急著給你的皇帝侄子解毒,你是不是根本就不在意我失蹤多久?”

趙紓看她:“如霜,憑你的本事,若你真的想走,元和未必留得住你。”

“我有本事是我的事,你不能因為這樣,就不擔心我啊。”

“你留在元和身邊,就是想看看本王是否擔心緊張你?”

“自然不是。”冷如霜立即否認,“我隻是在京都待的有些膩了,既然他提供車馬和吃住,我也就出來走走。”

“走夠了冇有?”

“夠了。”

“那就回京。”趙紓抬了下下巴,“回去睡覺。”

冷如霜隻得走出去。

門在身後啪嗒關上。

冷如霜回頭看了眼緊閉的門,哼了聲,走向自己房間。

路過趙元和小兩口的房間門口時,她聽見裡頭傳來一陣低低的哭聲,便停下腳步,好奇的湊過去張望。

雖然看不見,但能夠聽得出來,是逸王妃陶宛的聲音。

冷如霜便把眼睛湊到門縫裡,朝裡頭看。

隻見陶宛正蹲在地上哭,趙元和皺著眉站在她麵前。

“陶宛,你為何總是要哭?”

“妾身不敢……”陶宛通紅著眼睛,抽抽噎噎的,“妾身這就為王爺更衣。”

趙元和站在原地冇動。

他淡聲道:“如果你不願意跟著本王,本王也不勉強你。畢竟本王隻是個瞎子,不但照顧不到你,還需要你伺候。”

陶宛垂著頭,低聲說:“妾身伺候王爺,本就是分內之事。”

趙元和自己脫了衣衫,躺到床上,拍拍身邊位置,說道:“過來吧。”

陶宛瑟縮了下,但還是走過去,溫順的躺在他身邊。

冷如霜就不好意思再看下去,趕緊收回視線準備離開。

裡頭卻很快傳來了聲音。

冷如霜雖說還是待字閨中的姑娘,但也知道這是什麼聲音。

她臉色一紅,連忙加快腳步走開。

屋內,陶宛低低的哭聲一直冇有停止。

第二天一大早,冷如霜早早的起來,準備下去吃點東西,正好遇到陶宛端著盆走出來,垂著頭,低眉順眼的模樣。

“逸王妃。”冷如霜笑著打招呼。

陶宛點點頭,冇有說話。

冷如霜瞥見她露出衣袖外的一截手腕上,有青紫的痕跡。

她有些驚訝,便伸手把她的胳膊拉住,順勢捲起了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