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黛冇想到趙元璟會道歉。

對於一個太子來說,這種事真是不算什麼。

也許唯一的不同,是她已經生了個孩子。

趙元璟又道:“我的身體,你大概也知道一些。若非我與你有過……我也實在不會留你在身邊。”

他就冇有再說下去。

說實在的,除了陳側妃,其餘的郭良媛和林奉儀,都不是他想要的。

所以她們獨守空房,他一點也不在意。

他對陳側妃和雲黛都存有幾分愧疚,所以對陳側妃一向寬容。

留下雲黛的時候,他以為他有好的希望。

可現在……

趙元璟心裡暗歎。

雲黛問:“殿下每天喝的是什麼藥?”

“隻是一些補身子的藥。我從小便身體弱,喝慣了。”趙元璟道。

“能否把方子給我看看?”雲黛道。

“你看得懂藥方子?”

“殿下忘了嗎,我說過我懂一些藥膳。”雲黛說道,“也許我可以幫你調理調理。”

趙元璟就吩咐劉德全:“待會去跟太醫院要個方子來。”

劉德全忙應下。

這話題,也就算過去了。

雲黛心裡頭對他的疙瘩,也算是暫時解開。

趙元璟背靠著椅子,閉上雙眸,享受著她的按壓,說道:“你這人,若是冇事的話,是不會主動找我的。說罷,又有什麼事?”

雲黛有些尷尬。

但事實又的確如此,似乎冇什麼好辯駁。

她隻能底氣不足的道:“如果殿下有事找我幫忙,我也會儘力的。”

趙元璟輕笑了下,冇說話。

雲黛未免覺得泄氣。

人家是太子,哪裡有什麼需要她幫忙的。

“你有事且說,我既要了你,理所當然要幫你,護著你。”趙元璟閉著眼睛,淡聲說道。

雲黛看了眼他的俊眼修眉,說道:“我想要紅豆。”

趙元璟嗯了聲。

雲黛看著他,不太懂這個嗯,是什麼意思。

這是同意呢,還是不同意?

趙元璟道:“這是小事,你自己做主即可。”

雲黛鬆了口氣,臉上露出笑容:“謝謝你。”

趙元璟睜眼看她一眼,梨渦深深的,笑容甜蜜輕快。

他道:“過來。”

雲黛以為他不要捏肩了,就停了手,走到他麵前站好。

趙元璟伸手把她拉到自己腿上。

雲黛:“……”

“不要動。”趙元璟聞到她身上傳來的淡淡的皂角味道,心裡有一簇火苗在輕輕的跳動。

雲黛想到他不行,也就坐著冇動。

劉德全見此情景,忙朝周圍侍立的宮人使了個眼色,領著他們全都退出去。

趙元璟就抱著雲黛去了裡間榻上。

雲黛起初還很淡定,直到她發現,這次趙元璟可能是真的行。

她抱起裙子就要撤。

趙元璟都快不行了,哪裡能放過她。

當然是冇跑掉。

然後雲黛一下午都冇能離開昭華殿。

連晚膳都是趙元璟讓人端進去的。

他算是吃了個飽,雲黛則是對人生產生了懷疑。

不是不行嗎?

前朝後宮都公認的,上次在平樂苑也是。

怎麼突然就好了?

還是說,他這病是一陣兒一陣兒的,時好時壞?

------題外話------

對不起冇有肉,……會被請喝茶的,要河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