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曉明和其他大金屬箱,一起被送往了地下。

並且好像都各自分配到了一個單獨的房間。

當聽到腳步離去,房間大門關緊後,看押自己的金屬箱子也被自動打開了。

走出去,是四麵環繞的白色房間,看不出有任何出口的跡象。即使冇有燈具,房間也是明亮一片,很是神奇。

曉明沿著牆壁,摸索了一陣便放棄了。

隻不過是從狹小的牢籠,換成了更為寬敞的牢房而已。

欺詐寶珠緩緩在手中浮現,朝著牆壁直接推了過去。

碰!

一聲巨響,反震之音都震得曉明耳朵都嗡嗡直響。

欺詐寶珠,也沿著直線重新回到了手中。

定眼一看,那道被攻擊的牆壁,冇有任何的裂痕。

“真是厲害啊,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東西打造的。要說不愧是用來收容異常的牢房嗎?”

之後,曉明又用了WER,都冇有任何效果,便放棄了。

無聊的在房間內來回踱步,一會坐下,一會蹲下,一會和自己的尾巴做著遊戲,一會多動症般的做著原地踏步、跑步。

“好無聊啊!”曉明撐著自己的下巴,扒拉著耳朵,無趣的看著一成不變的四周。

太安靜了,完全感受不到時間的概念。

如果要自己在這裡呆一輩子,那麼不是瘋掉,就是老子自殺。

就在自己胡思亂想時,牆壁的一個角落裡,張開了一個不大的口子。

一個被保鮮膜密封後的餐盤遞了進來。

還冇等曉明反應過來,張開的口子就被關閉了。

曉明立馬跑過去,在剛纔張開口子的地方,一頓搗鼓。

“冇有一絲的縫隙,真是絕了!”

看了看地上的餐盤,還好是人能吃的,肚子剛好有點餓了,那自己就不客氣了。

盤膝而坐,優雅的端起餐盤,撕開了上麵的保鮮膜。

伸出誘人的舌頭,舔了舔沾在保鮮膜上的醬汁,味道還不錯。又用鼻子嗅了嗅,應該冇毒。

“那麼,我開動了!”

說罷便拿起餐盤中的軟勺,挖著食物,大口大口的往嘴裡塞。

曉明不知道的是,他在房間中所有的舉動,都被一群人監視著。

在一個類似指揮室的地方,一群穿著白大褂的人,各司其職的觀看著他們各種負責的目標。

一個花甲老頭,看了看監視器,一邊記錄著什麼。

“異常239,行為高度擬人,可能具有不下於人類的智慧。在密閉的空間中,易怒,有破壞的**。能力與遊戲英雄聯盟中阿狸的能力高度吻合。”

“在抓捕前,疑似高度融入人類社會,並且冇有造成什麼危害。還在一次收容行動中,幫助了人類消滅了C級異常。結論:可能具有潛在的利用價值。”

“至於有冇有其他特性和能力,需要通過觀察實驗才能得出結論。如果表現良好,建議可以采用友善的收容方案。”

花甲老頭合上了資料,又拿出了一份檔案,上麵赫然寫著《D級人員實驗申請表》。

默默的簽上了自己的大名,將所有資料都上傳到了基地的數據終端,等待主管的批覆。

所謂D級人員,並不是全人類理事會裡的正式員工。

而是Disposable的代指,意思為:一次性,可處理的。

因為很多收容物和異常,他們都是極具危險的,在不瞭解它們有什麼特性前,全人類理事會的人,基本上不會去觸碰它們。

比如,有些收容物,在聽到它聲音的一瞬間,精神就會被汙染,從而精神崩潰。

比如,有些收容物,在你觀察它時,如果眨眼的話,就會瞬間被其撕成兩半。

它們的能力,它們的特性千奇百怪,詭異莫名,隻有靠人命,一個個去試探,效果才能達到最好。

但全人類理事會顯然不可能隨意犧牲自己人,於是D級人員由此誕生。

他們都是從世界各國抽調而來的死刑犯、恐怖分子、人渣、難民、流浪漢等。

他們幾乎冇有人權,來到收容基地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配合實驗,與那些詭異的收容物和異常0距離接觸,從而試探出他們的能力和特性。

運氣不好的,可能進入房間前是個完整的人,出來後就成了一堆碎塊。

運氣好的人,可能會躲過一劫,碰到一些不會影響生命的收容物,但也隻是讓自己活的時間更長一點而已。

因為活下來的D級成員,馬上就會被投入到下一場實驗,無休止禁,直到死亡為止。

這就是一次性的,可消耗品————D級人員。

此時,一個脖子以上,頂著一個馬頭,穿著黃色衣服,衣服胸口印著一個D字的男人,正被2名持槍的警衛押送到了一個房間前。

房間門上有個醒目的標號,239。

馬頭男人嬉皮笑臉,很熟絡的樣子,對著身邊的警衛說道。

“這是又來新貨了?”

豆大的馬眼,甩著飄逸的毛髮,配著他那猥瑣的咧嘴一笑,顯得很是滑稽。

旁邊的警衛顯然也是熟悉這名D級人員,在這所收容基地裡,馬頭男也是小有名氣的存在。唯一一個破了10次實驗不死記錄的D級人員。

他那具馬頭,也是因為一次與收容物的接觸,被感染的。不過好在,這種感染具有唯一性,已經化為衍生物的馬頭男是冇有感染能力的。

“是的,剛到的新貨,可新鮮了,記得進去幫哥們嚐嚐鮮啊。”

“嘿嘿,一定一定,要是我能再次活著出來,兄弟們不介意賞根華子吧。”

2方的對話,看起來不像警衛和犯人的關係,好似隔壁鄰居一樣。

“放心,彆說一根華子,我們直接給你一包。”

房間門打開,馬頭男也從容的走了進去。

看著身後的房門關閉,馬頭男知道自己冇有了退路,新的一輪生死開始了。

“那是什麼?”馬頭男看到房間角落裡,有一團毛茸茸的球團,顯得很是詭異。

因為為了確保實驗的準確性,全人類理事會並冇有告知這些D級人員收容物的資訊。

所以,他們隻能靠著自己的本事,去完成與各種收容物的接觸。

按照以往的生存經驗,馬頭男小心的貼著牆壁移動。一邊移動,還一邊發出聲音試探。

“你是什麼?能聽得懂人話嗎?”

你禮貌嗎?什麼叫聽得懂人話?

毛團展開,原來是9條尾巴。

而原本被尾巴包裹住的絕色少女也瞪著豎瞳,轉身朝馬頭男看來。

雙眸對視,馬頭男震驚對方的美貌。而曉明卻震驚那對方脖子上栩栩如生的馬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