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影,你就當幫我成不成?”她拉著陸影的手搖晃。

“怎麼,你看上他了?”

“怎會?我倆眼光差那麼多,怎麼可能看上同一個人,我……我看上他兄弟了。他們那些人我一個人也不認識,可江一凡認識你啊。”

陸影想了想,她和江一凡確實是說過幾次話,但她現在都記不得人家了,人哪會還記得自己。

想了想,更是搖頭,“不去不去。”

“可我跟他兄弟說了會帶你去,他說江一凡記得你,想跟我要你的聯絡方式呢,就算阿影你現在對人家不感興趣了,就當幫幫我,我已經好久冇有對人感興趣了,行不行阿影?”

受不住趙塽的央求,陸影無奈答應下來。問清楚隻是個飯局之後,她決定帶著盛景去。

反正都是要吃飯,有人請那就去吃唄。

“弟弟,今晚姐姐們帶你出去玩啊。”

得到陸影的同意後,趙塽開始放飛了,一步一跳來到盛景跟前,重重地拍了他的肩膀,盛景依舊麵無表情,坐在沙發上玩手機。

“哎,阿影,你這弟弟不怎麼說話唉,還挺乖。”趙塽確實從見到他到現在都冇有聽到這小孩說過話。

“你彆逗他哈。”

陸影走過來說道。

“行行行,不逗不逗。”她走近陸影,悄悄說道:“進房間,我有事問你。”

說著便把陸影拉進去了。

趙塽常來這裡,所以對陸影的家特彆熟悉,何況她性格又大大咧咧,根本冇有一點客人的樣子。

“怎麼著,你後媽把自己的兒子扔給你了?”

趙塽靠在桌前,詢問陸影。

陸影是昨天才接到老陸的電話的,認識盛景現在也就二十四小時,根本來不及和趙塽說這件事。

“不是扔給我,是我主動帶回來的。這事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我自己都冇搞懂呢。反正他現在是我管著,你注意點形象,人家還是個孩子。”

“孩子?阿影,都高中畢業的人了還是孩子嗎?雖然我第一印象對他不錯,但你倆是冇有血緣關係的,他還是個男的,男的,你就這麼帶回家了?不怕養虎為患,不怕被人吃了啊?”

“他不會。”

“不會什麼不會,男人都是肉食動物,你一個單身姑娘怎麼敢的?”

“塽兒,他很可憐的。”陸影盯著她,認真的說。

“我纔不管他可不可憐,我擔心的是你,孤男寡女生活在一個屋子下,難免……阿影,我怕你受傷。”

“不會的,他就不是那樣的人。”

“我看你就是善良過頭了!”趙塽走近陸影,戳了戳她的左胸口。“實在不行,我搬過來跟你住。”

“彆!彆彆彆,我這不是你逃離家的藉口,再說我這也冇有你住的地方。相信我,行不行,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我會跟你說的。盛景他就在我這住幾個月,等大學生開學他就要去學校裡住了。”

“幾個月?大學生開學得八月底九月初吧,那得待在這裡至少兩個月,兩個月的時間你倆產生了感情怎麼辦?一個屋子下朝夕相處的。我也不是說你不能和小年輕談戀愛,是你倆父母的關係讓你不能。反正你給我記住了,我不搬過來可以,你千萬不要喜歡人家啊,差了那麼多歲,吃虧的是自己。”

“行行行,我知道了。我對他冇有那方麵的意思,你就安心吧,一個小孩而已,我都多大了哪能這麼衝動。”

趙塽還是不放心,一再強調不能不能喜歡上那小子。

兩人聊了好一會纔出來,盛景已經從冰箱裡取出一個西瓜切好放在桌上了。

趙塽拿了一塊吃著,坐在了他旁邊,時不時又打量一下。

盛景終於受不住她的目光了,起身去房間。

陸影叫住他,“把你的衣服褲子,還有鞋子都拿進房間,收拾一下,一個小時後我們去吃飯。”

“嗯。”

關門前盛景應了一聲。

趙塽見他進了房間,拉陸影坐下。

“我再跟你說說那個江一凡的事情。”

陸影冇興趣聽,由著趙塽說。

她思緒有些亂,本來趙塽冇說那些話之前她是一點都冇有過喜歡上或者和盛景談戀愛的想法,但是經過她這麼一說,她覺得胸口悶著一口氣,說不上來的難受。

這邊趙塽說道:“起先,我認識江一凡那個兄弟是在醫院認識的,他是個醫生,叫呂致意。我倆還真是有緣分,當初在醫院加他好友隻是為了詢問我爸的病情,直到有一天他發了個朋友圈,是和江一凡的合照,你說神不神奇,我出於好奇就問了他大學什麼學校,他在國外讀的大學。”

陸影打岔:“挺神奇的,八竿子打不著的關係。”

“你聽我說嘛!他是大二纔去的國外,大一和我一起讀的洛城大學,緣分這不就來了嘛。我倆聊著聊著他就說到江一凡了,我說我認識他,後來我就提了你名字,他居然說你名字很耳熟,是江一凡以前在他跟前說過幾次。阿影,其實我當時就在想,是不是江一凡讀書的時候就喜歡你啊,不然怎麼會和自己兄弟說呢?再然後就是他約我今晚一起吃飯,說江一凡也會來,呂致意字裡行間的意思呢就是希望我帶你過去。”

“所以你就把我賣了?”

陸影白她一眼。

“這怎麼能說賣呢!阿影,我這也是為你終生大事考慮啊,當年你就喜歡人家,還不敢表白,那今晚見到了人你再看看自己有冇有感覺,幾年不見萬一他更帥更有氣質更對你胃口呢?說不定你倆還能成呢,我這不是玩笑啊,我感覺江一凡能在畢業後還能記著你,那一定是對你有興趣的。”

趙塽揉了一下陸影的頭髮。

“你看你,這兩年忙的,頭髮都不想搭理,剪成了這麼短,也不知道江一凡看到了會不會被嚇到,他記憶裡的你應該還是那個長髮飄飄的小女生呢。”

“我又不是鬼,還能嚇到他?哎,聽你說話就是累,我好睏,逛了一天了讓我眯會,待會喊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