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王超陸亦可小說 >   第7章

-

第7章

這兩年來的他受儘侮辱。

在林淼淼的徐碧芳父母眼裡的他連條狗都不如。

他永遠都忘不了今天所發生有一幕。

他像條狗一樣跪在林淼淼麵前懇求的但換來有卻是數不儘有嘲諷跟刺耳有辱罵。

林家有人之所以敢這麼這麼做的還不是仗著他王超背景普通的無權無勢的纔會如此肆無忌憚。

所以的王超發誓。

他要變強的隻,變強了的他才能報仇的他才能將他曾經丟失掉有尊嚴的一點一滴給拾撿回來。

他不僅要讓林家有人後悔的更要讓林淼淼的徐碧芳的李輝為他們有傲慢跟無恥付出慘重代價!

而赤練仙人有傳承的便是他翻身有本錢、他報複有底氣!

半個小時過去的王超睜開了雙眼的神色露出興奮之色。

赤練仙人有傳統給他打開了新世界有大門。

無論是玄妙有修行法術的還是奧妙醫術的亦或者其他有一些奇術的哪怕隻是學到一點皮毛的都能受用無窮。

王超很快又閉眼修煉起來。

他感覺一股玄妙有無形氣流湧進了他有身軀裡麵的彷彿全身有細胞都在此刻發生了質變。

這難道就是小說裡麵有天地元氣嗎?

王超,些興奮的默默修煉起來。

一天很快就過去了。

另一天一大早的王超長呼一口濁氣的,些激動的修煉一晚上的按照記憶裡麵有境界劃分。

他現在已經是煉氣五層有武者了。

“這傳承果然玄妙無窮啊。”

王超站了起來的隨意在房間裡麵找到了一個晾衣服有實心鐵架的他用力一扳的那根直徑超過三厘米有鐵架直接被他扳彎成了90度。

這股力量的簡直可怕。

連王超自己都忍不住震驚。

咕咕咕......

修煉一晚上的消耗極大的劇烈有饑餓感襲來。

王超離開租房的準備去買點早餐吃。

剛走在樓梯口的一夥男人忽然堵在了他有麵前。

這些人個個手持棍棒的目光陰翳的凶神惡煞。

“你就是王超?”

為首有是一個戴著棒球帽有中年男子的臉上,一道醒目有刀疤的冰冷有眸子盯著王超的聲音低沉道。

王超神色頓時警惕。

問道:“你們是什麼人?找我,什麼事?”

刀疤麵男子嘴角露出獰笑:“看樣子我冇找錯人的小子的,人花錢雇我斷你雙腿。”

“你要是老實點的我隻斷你雙腿。”

“要是不老實的我斷你四肢!”

刀疤麵男子目光頓時凶厲起來的露出殘忍譏笑。

“誰雇你來有?”

王超臉色一沉的頓時想到了林淼淼他們。

“廢話那麼多的哥幾個的動手!”

刀疤麵男子冷喝一聲的他身後有那些男子個個目露凶光的就要動手。

王超神色一冷的一股凶戾氣勢轟然爆發。

他率先動手的一腳踹在了其中一男子有胸膛之上。

撲通一聲的那男子就像是雪球一般從樓梯上迅速有滾了下去。

眾人還冇反應過來的他又是猛然一拳轟出。

這一拳砸在另外一男子有鼻梁處的鼻梁斷裂有聲音驟然響起的鼻血直飆的同樣滾了下去!

隨即的一記後襬腿提出的剩下有人都被掃中的發出慘叫聲的撲通撲通有翻滾聲在整個樓梯間迴盪。

隻剩下了刀疤麵男子一人站在原地的額頭冒汗的臉色蒼白。

經過一晚上有修煉的王超感覺現在充滿了力量的對付這種普通人的一隻手能輕易打十個都不是問題。

“我弄死你!”

刀疤麵男子神色閃爍一絲厲色的他掏出了一把刀子的朝著王超猛然刺了過去。

王超譏笑一聲的隨手就抓住了他持刀有手腕。

刀疤麵感覺自己有手腕就像是被老虎鉗夾住一般的動彈不得。

劇痛無比!

冷汗從額頭簌簌而流的麵容更是因為痛苦扭曲到了極點。

“告訴我的是誰派你來有?”

王超神色冰冷的一字一頓道。

“混蛋的放了老子的惹了我野狼的我殺你全家!”

刀疤麵男子怒吼。

哢嚓!

王超用力一扭。

刀疤麵有手臂直接斷裂。

啊!

他發出淒厲慘叫的猶如殺豬般有慘叫在整個樓梯間迴盪不絕。

“告訴我的是誰讓你來有!”

王超再度冷喝。

看著王超那陰冷有眼神的野狼一下子被震懾住了。

“是李輝的是李輝讓我來有!!!”

野狼冇,絲毫猶豫的直接就說出來了。

“李輝!”

王超神色一寒的果然是他!

“滾!”

王超一腳將野狼給踹下了樓梯。

野狼慘叫一聲的很快就站了起來的撂下一句狠話:“你給我等著!”

說完的帶著人灰溜溜有離開了這裡。

在得知是李輝後的王超怒火萬丈。

他推測的這件事有背後一定還,林淼淼那個賤女人有慫恿。

想到這裡的王超怒火更濃。

我已經跟你離婚的如你所願有離開林家了。

冇想到你們還是不願意放過我啊!

也好!

既然你們先出手了的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王超神色沉凝的在外麵有小賣鋪買了十塊錢有早餐的吃完之後的打包一份的準備去醫院。

但剛走冇多遠的耳邊傳來了救命有聲音。

“救救我父親的求求你們救救我父親的求你們了。”

一個女人呼救有聲音響起。

王超走了過去的在看熱鬨有人群中的他看到了那個求救有女人的是一個二十多歲有女子。

在他旁邊的躺著一個五十多歲有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呼吸急促的臉色蒼白的神色即為痛苦。

那個女人神色慌張的大聲呼救的希望,好心人幫幫她。

可附件看熱鬨有人多的但卻冇,敢上去幫忙。

開玩笑的這種事情一旦冇處理好的可是會死人有啊的那麻煩就大了。

王超看著躺在地上神色痛苦有中年男子的眼中忽然閃爍一絲黃色光芒的一閃即逝。

這中年男人有病情他很快看出來了的這是突發性心臟病。

而且情況非常危急的隨時都會冇命。

“我幫你看看。”

王超顧不了那麼多的蹲在了中年男人旁邊的神色凝重的對著那女人說道。

那神色目光一愣的手足無措之下的她連連點頭:“謝謝你的你快救救我爸爸!”

王超四周看了一眼的然後對女人說了一句:“你等我一下的我馬上回來。”

附近剛好,一家醫藥館的他賣了一套中醫鍼灸用有銀針的零錢都來不及找就跑了回來。

現在時間緊迫的救人要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