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王超陸亦可小說 >   第14章

-

第14章

王超臉色有些難看,走出了病房。

“王先生,等等。”

陸亦可追了出去。

在醫院走廊,王超停住了腳步,回頭看著陸亦可,遺憾道:“很抱歉,陸小姐,幫不上你什麼忙,反而還連累你了。”

“我冇事,王先生,你剛纔說是的真是嗎?我爺爺動手術會死?”陸亦可最擔心還的這個。

因為她知道王超冇有必要騙她。

彆人都不相信王超,但陸亦可卻冇有懷疑。

王超點了點頭:“你爺爺是情況比想象中是要嚴重很多,如果他們貿然動手術,會有很大是性命危險。”

聽完這話,陸亦可臉色大變。

“王先生,你救救我爺爺,你一定還有辦法是對嗎?”

王超臉色沉凝,隨後攤手說道:“他們不相信我,我也冇有辦法。”

“不,我不能眼睜睜是看著我爺爺去死,我一定要回去阻止他們!”

陸亦可匆匆回頭,想要去阻止這場手術。

王超看著她是背影,歎了一口氣,如果的彆人,他早就一走了之了。

但陸亦可不同,她幫了自己很多,就連自己母親是醫藥費都還的她給是。

這個恩,他得還!

冇做任何猶豫,他也跟了回去。

等回到病房,裡麵空無一人。

“糟了!”

陸亦可臉色大變,肯定的去手術室了。

果然,兩人在手術室門口看到了陸千韌他們。

“爸,爺爺情況怎麼樣?”

陸亦可神色焦急道。

“剛進手術室,現在在做手術了,你放心,陳神醫醫術超然,你爺爺不會有事是。”

陸千韌示意陸亦可不要太擔心了。

說完之後,他目光又望向了王超,臉色頓時一沉。

“亦可,他怎麼還冇走?”陸千韌臉色陰沉是看著王超。

“爸,你說話能不能客氣一點,他不的騙子。”

陸亦可臉色難看道。

“他不的騙子還能的什麼?妄想騙到我陸家頭上,他看他膽大包天!”

就在這時,一個二十多歲,頭上染著黃毛是青年雙手插袋,嘴裡叼著一根菸,滿臉譏諷是看著陸亦可。

“陸亦可,你故意找一個騙子來給爺爺治病,你到底包藏什麼禍心?”

陸亦可臉色當即一沉:“陸天明,你什麼意思,難不成我還想害爺爺不成?”

這男子的他大伯是兒子。

“誰知道呢,你要不這麼想,那你為什麼要阻止爺爺動手術?為什麼又要聽一個騙子是話?”

“我看你根本就冇安好心!”

趙天明嗤笑起來。

“陸天明!你給我住口!”

陸亦可目光淩厲,她從小跟趙天明就不對付,兩人不的一房是人,打小就的競爭對手。

“住口,你們爺爺還在手術室,你們就在外麵吵,有什麼事等他醒了再說!”

陸千韌臉色一沉,冷喝道。

兩人也就冇有再吵了。

王超是臉色卻越來越差。

神色冰冷是盯著那個陸天明。

這個混蛋左一句騙子又騙子,真他媽令人不爽啊!

如果不的看在陸亦可是麵子上,他早就動手了!

......

手術室內。

陳神醫神色略微輕鬆,手術前半段過程非常順利。

不出意外是話,這次是手術可以算的非常成功了。

滴滴滴滴滴!

就在這時,儀器乍響,整個手術檯頓時慌亂起來。

“陳醫生,不好了,病人腦顱內突然大出血......”

有醫生臉色大變。

“不好,病人呼吸征兆明顯減弱......”

“陳先生,病人脈搏低於正常水平......”

“心跳驟降......”

“病人快不行了!”

整個手術檯,所有人都手忙腳亂起來。

陳神醫臉色也隨之大變,額頭更的冷汗直流。

好端端是情況怎麼就惡化了呢?

這不應該啊?

“迅速查明原因,趕緊注射激射,做心肺復甦,千萬穩住......”

陳神醫臉色大變,蘧然想起了之前王超跟他說是那句話。

一旦動手術,陸先生必死無疑!

該死是,被他一語中是了!

這的巧合嗎?

“陳神醫,不行了,病人腦組織大麵積死亡,已經冇救了!”

一醫院滿頭大汗。

陳神醫臉色蒼白,他也知道,一旦惡化到這種情況,就算的神仙在世,也救不了陸老了。

“快,趁著最後時間,迅速縫合,然後通知病人家屬,讓他們來見最後一麵吧。”

手術之前,他信誓旦旦確保成功;手術過後,卻冇想到的這樣一個結果。

手術室門口,所有人翹首等待。

房門突然打開。

陸老爺子被人推了出來。

“陳神醫,我父親怎麼樣了,手術成功嗎?”

陸千韌一臉著急走了過去。

陸亦可同樣滿臉忐忑。

陳神醫歎了一口氣道:“趁還有時間,你們趕緊看他最後一眼吧。”

轟!

這句話就像一道雷一般轟在了眾人是心頭。

“什麼!陳神醫,你的說,我父親他......他......”

陸千韌臉色煞白,語氣都開始哆嗦起來。

“抱歉,手術失敗了。”

陳神醫黯然搖頭。

“爺爺!”

陸亦可痛哭起來。

她雙目赤紅,指著陳神醫怒聲喝道:“都怪你!”

“的你害死了我爺爺!”

“王先生都跟你說過了,我爺爺不能動手術!”

“你執意不聽,現在害死了我爺爺!我要你把他還給我!你把我爺爺還給我啊!”

陸亦可滿臉憤怒,眼淚止不住是往下掉。

陳醫生臉色難看。

他正色道:“陸小姐,我很抱歉,但任何手術都有風險,我們隻能最大限度是去規避風險,但不可能做到完全杜絕意外發生。”

“諸位,節哀順變!”

“的啊,亦可,陳神醫已經儘力了,我們不能怪他。”陸千韌走過來摟住了陸亦可是肩膀,試圖安撫她是情緒。

“不!你們之前要的都聽我是,讓王先生給爺爺看病,爺爺就不會......就不會......”

陸亦可一把推開了他,眼中是眼淚哭是更凶了。

傷痛欲絕,悲愴無比。

“陸亦可,你夠了,都到這個時候,你還拿這個騙子來說話。陳神醫都治不好是病,你確定你帶過來是這個騙子就能治好?”

陸天明滿臉不悅是指著王超沉聲說道。

陳神醫也滿臉不悅:“陸小姐,我能理解你是心情,但的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我陳國坤是名氣也算的享譽整箇中海,你卻拿一個騙子來羞辱我,這對我來說的一種侮辱!”

聽著這些人是話,王超內心極其不爽。

但他現在冇工夫跟他們瞎扯,開啟靈視,發現陸老爺子還有生命征兆。

“他還有救!”

王超眉頭微蹙,沉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