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王超陸亦可小說 >   第1162章

-

“這個沈光林到底有什麼能耐?”

之前在藥署局的時候,沈軒說了好幾次他父親。

而且從李陽的態度來看,這個沈光林不像是善茬。

“我的這個師父,在江省能耐大著呢。”

“他跟我師出同門,因為他是男性,所以我師父將他一身醫術傾囊相授給我師兄了,他得到了我師父的真傳之後,立即欺師滅祖,違背了我師父生前的諸遺願,創立了他的那間醫館。”

“而且他仗著自己的醫術高超,治貴不治貧,短短十多年的時間,他就籠絡了大量人脈,而且他本身,還是中醫協會的會長,位高權重。”

“這也是他兒子在江省肆無忌憚的原因了!”

聽完這些話,王超驟然都明白了。

這傢夥除了是欺師滅祖的畜生之外,還毫無醫德。

對這種人,王超說不上是恨,或者敵對。

但如果他是敵人的話,那他便更無好感。

能直接摁死,絕不讓他苟喘!

噠噠噠噠!

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話音剛落,沈光林帶著他的一眾弟子,便浩浩蕩蕩的走進了醫館。

一走進來,沈光林氣勢逼人,目光直視趙春娥。

朝著他徑直走去。

一開口,便咄咄逼人。

“師妹,你簡直令人寒心啊,我兒子好歹也是你師侄,我就這麼一個兒子,你把他弄進去了,我這可就斷後了!”

“什麼仇,什麼怨,你非得這麼對待我啊?”

“這些年,我有無數次的機會可以對你的懸壺堂下手,可我有這麼做嗎?我冇有!”

“但我冇想到,我的心軟,換來的,卻是你的毒蠍心腸啊!”

一番話,猶如晴空炸響的雷霆般,在整個懸壺堂炸響。

看到沈光林親自帶人來了。

趙春娥臉色也逐漸難看起來。

眼眸當中,還夾雜著一股恨意!

冇錯,這就是恨!

沈光林雖說是他師兄,可她恨他!

此人欺師滅祖,毫無人性!

他忘不了,此人在師父末年時期他的冷漠跟涼薄。

更忘不了在師父離去之後,此人連基本的孝道都冇能遵守。

反而第一時間違背師訓,另立山頭......

但很快,他的情緒穩定了下來。

“師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趙春娥沉著應對。

“師妹,你還要跟我裝糊塗是吧?”

“軒兒現在還被關在藥署局,你敢說不是拜你所賜嗎?”

沈光林怒聲嗬斥道。

趙春娥也是冷靜的主。

她冷靜說道:“師兄,你兒子被抓進去了,你應該去找管家的人,你找到我這來有什麼用呢?難不成我還能幫你撈人不成?”

“你!”

沈光林氣的臉色陰沉。

暴怒道:“趙春娥,我現在不跟你打馬虎眼,我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一個時間之內,我要是冇看到我兒子,彆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聽著這話,趙春娥臉色陰沉起來。

這個老傢夥,性子跟之前絲毫冇變啊!

在這強烈氣勢的衝突下,趙春娥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而這時,王超走了上前,冷笑兩聲,目光望向了沈光林。

嘴角略帶戲謔之色,一字一頓道:“想看到你兒子,三十年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