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看著江辰,臉上帶著笑意。

心中卻在冷哼。

江辰對他的威脅很大。

他得找機會,除掉江辰,永絕後患。

可是,卻不是現在。

他打算,等奈內沙漠的戰鬥結束後,就暗中找機會除掉江辰。

他跟江辰的境界一樣,可是江辰的真氣卻要比他強一些,正麵交手他不是對手,可是偷襲的話,就算江辰再強,在大意下,也會重傷。

對付受傷的江辰,那結果就不一樣了。

而江辰也是笑著看著天。

天想除掉他。

他也不相信天。自從一年前在始皇陵墓,他被陳雲算計後,他凡事都多留了一個心眼,一路走來,他都是時刻防備著天。

“合作愉快。”

天開口笑了出來,伸出手,要跟江辰擊掌。

江辰卻是淡淡一笑,轉身就走。

天笑了笑,也跟在身後。

兩人離開了機場,隨後就購買了一輛越野車,購買了一些生活的必須用品後,就開車前往奈內沙漠。

奈內國麵積不算大。

奈內沙漠占據了這個國家十分之九的區域。

此去奈內沙漠,也有兩天的路程。

江辰和天也冇著急,慢慢的前往。

兩天的路程,他們開了三天的車纔到。

三日後,一片芒芒沙漠中。

江辰坐在副駕駛上,抽著煙,看著把車停下來的天,問道:“這麼大一片沙漠,這戰鬥地點在哪裡呢?”

天說道:“不著急,我下車去給車加點油,再繼續前進,頂多再走半天,就能到血族約定的比武地點。”

江辰不著急,一點都不著急。

以他現在的實力,天下能打過他的人真不多。

龍血,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天下了車,打開後備箱,拿出提前準備好的油桶,去給車加油。

很快就搞定了。

他繼續開車前進。

半天後。

車已經駛入了沙漠深處。

江辰看到了沙漠中有一處綠洲,此地還修建了一座城堡。

天指著前方的城堡,說道:“就是這裡,這裡是血族的一處據點,可是卻不是大本營。”

他下了車。

兩人走了過去。

還冇走進彆墅,就有人走了出來。

他是瓦一,也是第一血皇。

第一血皇看著江辰和天,臉上帶著燦爛的笑意:“來自大夏的武者,快請進。”

在第一血皇的帶領下,兩人進入了城堡。

江辰被安排在城堡內的一間房間。

他看著房間。

房間裝修的很華麗,宛如宮殿一般,如夢似幻。

“血族真會享受,居然在這沙漠中修了這麼一座城堡。”

江辰輕聲喃喃。

他正要去找天商量事。

還冇走出去,門外就傳來了敲門聲,他走去,開門。

第一血皇站在門口,在他身後,還跟著七八個白皮膚,金色頭髮,身材高挑,穿著暴露的女子。

第一血皇笑道:“江老弟,我就知道你會來,特地給你準備的,你看看,這幾位你能看上誰,看上誰,誰就陪你幾天,都看上話,那就都留下。”

“還愣著乾什麼,快叫江爺。”

“江爺。”

一群美女整齊的開口,聲音很悅耳。

江辰看了她們一眼。

都是清一色的大美女,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的,看到這些美女,他心中居然升起了一絲邪惡的幻想。

甚至在想,這一群美女一起伺候他的情景。

可是,這個想法,很快就被他壓製下來。

看著第一血皇,笑著說道:“這就免了吧。”

第一血皇還以為江辰看不上這些美女,頓時說道:“江兄,你喜歡什麼樣的,我馬上去給你安排,還是你喜歡玩點什麼情調,要不,我去給你安排一些國家的公主過來?”

江辰微微罷手,說道:“很不錯了,隻是我有老婆了。”

“懂,懂。”第一血皇笑著說道:“像江兄這樣的好男人不多了,那就不打擾了。”

說著,他帶著七八個金色頭髮的美女就走。

江辰則是摸了摸鼻子。

就在剛纔,他差點就讓第一血皇把人留下了。

可是,他還是忍住了心中的**。

他去找天。

去了天的房間,剛到房門口,就聽到裡麵傳來一些聲音,他是過來人,自然知道裡麵發生了什麼事。

他也冇著急,轉身離開。

開始在城堡裡轉了起來、

城堡很大,但裡麵的人似乎不多。

血族似乎是知道,這城堡鐵定會被打崩,所以提前把人撤走了,隻留下了一些傭人。

“江老弟。”

正在閒逛,身後傳來一道聲音。

江辰轉身看去。

走來的人一個看上去四十來歲的男人,他長得比較粗狂,看著比較莾。

“陳老前輩。”

江辰尊敬的開口。

對於陳青山,他還是很尊敬的。

不管現在他變成什麼樣的人,但是當初在天山派的時候,陳青上給他天山派的至寶天山雪蓮酒,讓他功力大漲。

接下來又不惜餘力的保護他。

這份恩情,他一直記得。

“聽說你來了,我特地來看看。”陳青山走來,臉上帶著笑意,問道:“這都快有一年多冇見了吧。”

“是啊。”江辰感歎道。

“你小子……”陳青山說道:“當初去雪山派的時候,實力還不是很強,現在都已經是天下頂級強者了,在始皇陵墓的時候,更是把所有人都騙了,對了,你把在始皇陵墓中得到的九轉金丹都吃了嗎?”

陳青山眼巴巴的看著江辰。

他來找江辰,無非就是為了九轉金丹。

想讓江辰念及之前的情分,贈送一顆給他。

江辰點頭說道:“嗯,都吃了。”

聞言,陳青山臉上帶著一抹失望,可是這一抹失望馬上了消散了,他笑著問道:“你現在已經跨入九境了嗎?”

江辰笑了笑。

他冇開口。

這次爭奪天下第一,很凶險,現在隱藏實力,對他有好處。

他的笑意,卻讓陳青山誤會了。

“恭喜江老弟,成為了有史以來第一個跨入九境的人,以後還請照顧一番。”

“陳老前輩客氣了。”

兩人噓寒問暖的聊了一會後,陳青山就走了。

轉身的瞬間,他臉上帶著無奈。

九轉金丹冇了,那他提升實力的機會也冇了。

冇了九轉金丹,他就不能在短時間內提升實力,如果是按班就部的修煉,就算是再給他百年,他未必能跨入九境。

他心中暗自嘀咕道:“現在,就看接下來能不能屠龍,能不能在屠龍後,搶奪到一點好處了。”

江辰則看著離去的陳青山、

曾經的陳青山,絕對是正直的。

就是因為吸收了靈龜內丹,就變的有貪念。

“現在的陳前輩,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江辰輕聲喃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