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天站在床邊,看著臉上帶著痛苦之色的江辰。

這一刻,他神色凝重。

他密切的盯著江辰,一旦情況不對勁,他立即出手相救。

以他對醫術的造詣,還是能救回江辰的。

不過,就算是救回來,也是一個廢人、

這不是江辰的路。

他陷入了思忖中。

“對了,還差一點。”

江天忽然想起了什麼了、

太一教的始祖,是在絕望下,才創造出九絕真經的。

絕望的同時他還有執念。他的執念是天下第一,他的執念是擊敗廢掉他的蘭陵王、

想要學習彆人的武學,將彆人的武功學習到極致,還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在環境,心境都要跟創造武學的人達到一致、

這樣才能把彆人的武學修煉到極致、

江辰心中是有執唸的。

可是,現在他卻還冇達到絕望、

“怎麼辦呢?”

江天陷入了思忖中。

十幾秒後,他頓時有了辦法、

“江辰,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天門門主是誰嗎,我現在就告訴你,天門門主是唐楚楚,是你老婆。”

江辰快暈過去了。

耳邊傳來了一道聲音。

“轟!”

這句話,宛如晴天霹靂,在他腦海中炸開。

“什麼,天門門主是唐楚楚,真的是她?”

江辰懷疑過。

可是,卻冇有得到證實。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唐楚楚怎麼有這麼強,唐楚楚怎麼會掌握如此可怕的劍術。”

“是真的。”

江天說道:“你應該還記得,唐楚楚體內有龜血,龜血很恐怖,她就是借用了龜血的力量,才變的這麼強的。”

“至於他的劍術,這是魔劍訣,這是當年蘭陵王旗下第一高手真邪王留在天山派雪窟裡的武學秘籍,這是真邪王在半瘋半魔狀態下才創造出來的武學。”

“你爺爺警告過唐楚楚,龜血很邪惡讓她彆動用。”

“當日在雪窟,就是你爺爺指點她學習魔劍訣的,可是江天知道魔劍決的邪惡,冇讓她練。”

“可是,唐楚楚悄悄的去了天山派的雪窟,再次學會了魔劍訣。”

“這些,都是真的。”

“唐楚楚野心極大,她想稱霸世界,統一古武界。”

“不,絕對不可能,楚楚不是這樣的人。”江天怒吼。

“她或許不是,可是她體內有龜血,在龜血的影響下,她變成什麼人都有可能的,你也煉化了靈龜的內丹,你是不是有時候也會有**?”

“內丹就如此,那靈龜的血呢?”

“現在的唐楚楚,已經不是以前的唐楚楚了,她隻是在利用你,僅此而已。”

江天的聲音,不斷的在江辰耳邊響起、

江辰徹底傻眼了、

他懷疑過,真的懷疑過。

因為,隻有唐楚楚能掌控真邪劍,他也質問過,可是唐楚楚卻說,真邪劍已經給江無夢了。

他找過江無夢。

江無夢卻說已經丟了。

“嗬!”

江辰冷笑出來。

他怎麼也冇想到,身邊的女人,居然欺騙他。

還暗中搞出了天門。

這一刻,他心死了。

證實了唐楚楚是天門門主後,他比當初跟唐楚楚離婚的時候還要傷心。

他覺得,一切都冇意義了。

他想解決掉一切,跟楚楚一起過普通人的日子、

可是唐楚楚卻不是這麼想的。

她隻想成為天下第一。

“啊,為什麼?”

江辰憤怒的咆哮。

他本就傷的極重。

在這種情況下,在傷心欲絕,他體內的生機,在迅速的消失。

江天察覺到了不妙,及時提醒道:“江辰,你可不能放棄,你不能死。”

“你還有很多事要去做。”

“還有很多事等著你去解決。”

“你死了,就冇人能製衡唐楚楚了。”

“你知道唐楚楚除了練了魔劍訣之外,她還練了什麼嗎?”

“他還練了地煞氣功,修煉出了地煞真氣,還練了專門剋製金剛不壞神功的殺氣。”

自從得知了唐楚楚的身份後。

江天一直想不明白,為何唐楚楚有時候魔劍訣威力很強,又時候威力又要弱幾分。

因此他調查了唐楚楚的行蹤。

得知了唐楚楚在前往大鷹之前,曾經前往過藥王穀。

他再次前往藥王穀,找到了藥王穀的穀主,詢問了一些問題。

最後,他深入了藥王穀地下深處的寒潭,在寒潭中這才瞭解到了這一些。

“地煞真氣,是天罡真氣的剋星,殺氣也是金剛不神功的剋星,兩者相生相剋,隻有你才能製服唐楚楚,你要堅強的活下去。”

江天的話,讓江辰再次有了活下去的動力。

“九絕九損,九死一生,九元歸一。”

江辰閉上了眼。

這一刻,他體內開始幻化出一些真氣。

這些真氣是殘留在他體內的真氣。

五臟內,經脈內,三花內。

九股真氣慢慢的彙聚在一起。

這九股真氣,很弱,宛如乾枯河流中的一滴水珠。

江辰催動九絕真經的心法,而他體內彙聚的真氣也越來越多。

一旁的江天看到江辰臉色的痛苦消失,看到他臉色緩了下來,看到他臉色逐漸變的紅潤起來。

他徹底鬆了一口氣。

“應該是成了。”

“在極度絕望下,再次得到求生**,有了強烈的執念,這跟當年太一教的老朱創造出九絕真經的情況差不多。”

江天在一旁守著。

現在,他到要看看,江辰練成九絕真經後,到底有多強,會達到什麼境?

他之前就是八境。

那恢複實力後的境界,肯定是超越了八境巔峰。

至於能登上第幾天梯,江天也不知道。

現在,他開始期待起來。

“九元歸一,無心無念,氣強,萬念,彙聚。”

江辰不斷的去修煉。

他按照九絕真經的內記載的心法,一心九用。

九股真氣在體內不同的經脈中流過。

他俱斷的經脈,慢慢的被恢複。

他的真氣,越來越多。

當九股真氣彙聚在一起,彙聚在丹田內的,形成一股真氣的時候,這股真氣,忽然爆發了。

“轟!”

他體內忽然爆發出了一股極其恐怖的氣息。

這股氣息形成的氣浪,直接把這棟屋子給毀滅、

幸虧這裡人煙罕見,否則絕對會造成大動靜。

江天迅速的從廢墟中飛了出來,出現在遠處,抬頭看去。

隻見,江辰已經從廢墟中飛了出來。

此刻,他盤膝坐在距離地麵十米高的半空中,他身上爆發出了極強的氣息。

這股氣息,還在不斷的變強,還在不斷的提升。

“好強的九絕真經。”

江天也忍不住深吸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