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死亡了兩尊天道審判者,剩下的天道審判者也在商量對策。

此刻,極其遙遠的區域。

人類頂級強者看到江辰連續斬殺了兩尊天道審判者,臉上的凝重之色才緩了不少。

“死亡兩尊天道生審判者了,很好的開始啊。”

“就算是這樣,可是江辰也負傷了,被審判鐮刀所傷,傷勢是很難痊癒的。”

也有人類強者憂心忡忡。

戰場中。

江辰全身是傷,可是他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了。

因為,他不知道,祖神丹的力量能持續多久,他必須在祖神丹力量持續的時間內,把這些天道審判者徹底滅絕。

他掃視四周,想尋找目標。

然而,就在此刻,其中一個天道審判者主動朝他攻擊而來。

他身體四周有無儘天碑保護,可是這天道審判者掌握了強大的空間道。

他隱冇到了空間中。

等江辰反應過來的時候,這尊天道審判者已經穿越了空間,出現在他身前了,一出現,他就手持審判鐮刀。

高舉手中的鐮刀,猛地朝江辰砍來。

在這瞬間,身體四周,出現了十幾個天道審判者。

這些天道審判者同時攻擊。

強大的力量,封印了空間,甚至導致時間都停止了。

江辰氣息滔天,體內幻化出了無邊的魔氣,一個又一個的詛咒文字顯化在身體四周,這些黑色的詛咒文字,形成了一個保護罩。

轟隆隆。

大量的審判鐮刀斬在他身上。

可是,卻被祖文銘文給抵擋住了。

縱使是抵擋住了,可是他體內的詛咒道印,也出現看一絲破損。

在這一瞬間,江辰身體消失,下一刻這片虛空中,出現了數之不儘的影子,每一道影子,都是手持長劍。

無數影子攻擊四周的天道審判者。

天道審判者迅速的反擊,抵擋住了這些攻擊。

此刻。

無數影子彙聚在一起,江辰本尊現身在其中一個天道審判者身前,手中的長劍直接刺穿了這天道審判者的身軀。

他身軀裂開,變成了一些法則印記。

就在變成法則印記的瞬間,無數劍氣席捲而來,這些劍氣把這些法則印記磨滅。

第三個天道審判者死亡。

在這期間,其他天道審判者不斷的出擊,這些天道審判者都動用了全力,甚至有天道審判者選擇了自爆。

自爆爆發出的力量,堪比祖神。

就算是江辰肉身無雙,也被炸的血肉模糊。

戰鬥到現在,江辰已經成為了一個血人了。

天道審判者自爆,給他帶來了嚴重的創傷,可是天道審判者的數量也因此變少了。

宇宙最深處,激戰在持續。

此刻,一道身影出現。

她是江微微。

江微微站立在戰場遠處,她腳踏虛空,黑色的秀髮飄動,看著陷入苦戰的江辰,她微微朝前跨出了幾步。

“爸爸。”

自從上次離彆後,她在宇宙中曆練,可是卻機緣巧合下前往了古時代,在古時代崛起,成為了一個祖神。

她已經漫長的歲月冇見到江辰了。

江辰的模樣,她都快忘記了。

此刻,再次看到江辰,心中也泛起了彆樣的心境。

江微微現身,可是她卻冇有貿然的出手,就這麼站在戰場外。

咻!

她身前的虛空裂開,緊接著,一名美豔的女子現身。

她是天夢。

“江微微,就還是來了。”天夢說道:“江辰已經負傷了,現在他的身體已經千瘡百孔了,現在這些天道審判者為了擊殺江辰,選擇了自爆,這麼下去,江辰肯定無法徹底的擊殺天道審判者。”

“一起出手。”

天夢看著江微微,說道:“雖然說我現在的境界才半祖,可是我靈魂畢竟是祖神,以我現在的實力,至少能擋住三尊到五尊天道審判者,你也是祖神,你至少能擋住十尊吧,這樣的話,就會分擔江辰的壓力。”

江微微遲疑。

天夢勸說道:“彆遲疑了,再耽誤,等江辰體內的祖神丹力量耗儘,到時候就算是你出手,也無力迴天了。”

“真的要出手嗎?”江微微皺眉。

她有她的顧慮和擔憂。

她是天道審判者,如果現在參加戰鬥,就違背了天道的意願。

此刻,戰場中,江辰再次被審判鐮刀所傷,他的一條手臂,差點被砍斷,手臂出,鮮血不斷的溢位。

他依靠無上的力量,強行的彙聚手臂,強行的去恢複手臂上的傷勢。

可是,手臂上的傷痕還在,短時間內無法複原。

看到江辰負傷,江微微再也忍不住了,身體一閃,出現在戰場中,出現在江辰身前。

“爸爸。”

出現在戰場中的江微微開口,聲音響徹。

江辰剛擊退一個天道審判者,就聽到熟悉又陌生的聲音,轉身看去,看到了江微微後,讓微微一愣。

旋即大叫道:“微微,怎麼是你?你來這裡乾什麼,危險,快離開。”

“爸爸。”

江微微腳踏虛空走了過來,出現在江辰身前。

此刻,四周的天道審判者都愣住了。

“江微微?”

“怎麼是她?”

“她不是選擇自我封印,不會乾預這場宿命恩怨嗎?”

四周的天道審判者都愣住了,很顯然,他們都是知道江微微的。

江微微出現在江辰身前,看著渾身是傷的江辰,她眼角紅潤了,泛起了霧氣,留下了晶瑩的淚珠。

她還記得,她很弱小的時候,她就想變強,幫助江辰,幫他排憂解難。

“爸爸,我來助你。”

江微微帶著淚痕的臉蛋上,帶著一抹笑意。

“你?”

江辰一愣。

就在此刻,他感應到了江微微體內幻化出了極其強大的力量,緊接著,江微微手中,出現了一把黑色的鐮刀。

鐮刀在手,她的氣息,強到了極致,超越了四周的天道審判者。

咻!

一道身影再次浮現。

天夢出現在戰場中。

“江大哥,我來幫你。”天夢手持細劍,出現在江辰身前。

江辰目光停留在江微微身上,在看著天夢,最後又看著江微微,神色中帶著難以置信的神情,問道:“微微,你,跨入了祖神境了?”

江微微含淚點頭。

“江微微,你這是乾什麼?”

遠處,傳來了斥喝聲:“你忘記了你立下的誓言,你忘記了,你答應過宇宙祖神什麼?”

江微微看著前方的天道審判者,輕聲說道:“我是天道審判者冇錯,可是我還是一個人類,江辰是我爸爸,我怎麼能忍心看到爸爸孤軍奮戰。”

“就算是死,就算是萬劫不複,我也必須參戰。”

“是爸爸賜予了我生命,今天,我就把這身軀還給爸爸。”

江微微的聲音在這芒芒虛空中響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