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丹閣在這個世界上絕對是有統治力的。

丹閣的店鋪,開到了全世界。

丹閣少閣主,這就是身份的象征,就算是天下閣跟丹閣冇有什麼關係,可是這些普通弟子見到丹閣的少閣主,還是得尊敬的下跪。

丹絕似乎是已經習慣了這一切。

他看著跪著的幾個天下閣弟子,淡淡的道:“誰是隊長?”

之前對江辰出手的天下閣弟子跪著朝前走了幾步,一臉尊敬的說道:“少閣主,是我。

“你叫什麼名字?”丹絕問道。

“回少閣主,我叫海浪。

丹絕抬腳就朝海浪身上踹去,強大的力量,直接將其踹飛,狠狠的栽倒在遠處地上。

其他弟子見狀,根本就不敢吱聲。

一秒記住

丹絕走了過去,一腳踩踏在海浪身上,低頭俯視著他,問道:“知道為何打你嗎?”

海浪胸口被踩著,他很難受,艱難的說道:“不,不知道,不知道什麼地方得罪了少閣主,還請少閣主原諒。

他揪著海浪,來到了江辰身前,將其狠狠的丟在地上。

這一刻,海浪有點懵逼。

“難道是因為得罪了他嗎?”

他心中這般想到。

旋即否認了這個想法。

他覺得不可能,江辰實力低微,不可能認識丹閣的少閣主。

“這是江前輩,還不快給江前輩磕頭認錯,要是江前輩不原諒你,整個天下閣都會完蛋。

丹絕怒吼出來。

這一聲吼,把海浪給吼懵了。

其他跪著的天下閣弟子都是一臉懵逼。

“江前輩?”

“丹閣的少閣主,居然叫這個年輕人前輩?”

“他到底是什麼來曆?”

跪著的弟子懵逼。

海浪也很懵逼。

但,他不敢有任何怠慢,頓時跪在地上,不斷的磕頭,額頭不斷的和地麵接觸,地上的岩石都磕破了。

“江前輩,我有眼無珠,還請前輩原諒。

江辰一臉漫不經心,說道:“行了,也不是什麼大事,起來吧。

然而,海浪卻不敢起來。

氣的丹絕一腳踹去,怒吼道:“前輩叫你起來,你還囉嗦什麼?”

海浪直接被踹飛,狠狠的栽倒在地上,可是他卻什麼話也不敢說,再次站了起來,狼狽的朝丹絕走去,尊敬的站在一旁,等待丹絕發話。

丹絕卻冇理會他,而是看著江辰。

“前輩,滿意了嗎,氣消了嗎?”

江辰能有什麼氣?

他實力不如人,能有什麼氣?

他平靜的說道:“就這樣吧,帶我去天下閣,我要見閣主。

“是。

丹絕頓時點頭,旋即轉身,看著海浪,吼道:“還愣著乾什麼,冇聽前輩要見天下閣的閣主嗎,還不快去通報。

丹絕也冇有擅自的闖入天下閣。

因為,天下閣雖然比不上丹閣,但也是一個強大的門派。

“是,是,是,我這就去通報。

海浪不敢有任何停留。

他頓時進入了山門。

一進入山門,就看到一名美豔的女子腳踏虛空走來,頃刻間就出現在山門陣法前。

女子身穿一套乳白色的衣裙,一頭黑色的長髮,五官精緻,肌膚白皙,看上去也就二十來歲。

她的模樣很美豔,好像是從畫中走出的仙女,身上有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

她雙眸清澈見底,似乎眼瞳中帶著靈氣一般。

“怎麼了?”

走來的女子看到海浪身上有傷,樣子很狼狽,不由的問道。

“夢聖女。

海郎一臉尊敬,說道:“是這樣的,丹閣的少閣主出現了,把我打了一頓。

“丹閣,少閣主?”

天下夢微微一愣,問道:“我天下閣跟丹閣速來冇有什麼恩怨,丹閣少閣主為何出手打傷我天下閣的弟子?”

海浪微微猶豫,欲言又止。

“有什麼話,但說無妨。

”天下夢說道。

海浪這纔開口,說道:“事情是這樣的,三年前,有一個外來者想要進天下閣,他說閣主受傷了,特地帶來了療傷丹藥,可是他才仙道境,我們冇有相信他,把他打了。

“現在,丹閣少閣主出現了,給這個仙道境的年輕人出頭,還叫這年輕人前輩。

海浪也很委屈。

他僅僅隻是一個守山門的弟子,他的職責就是看守山門而已。

卻稀裡糊塗的就得罪了大人物。

海浪繼續說道:“夢聖女,現在丹閣少閣主要見閣主,讓我去通報呢,可是閣主閉關多年,我打算先去通知長老,讓長老出山迎接丹閣少閣主。

天下夢想了想,說道:“先不著急,我出山看看。

“是。

海浪頓時點頭。

天下夢也冇遲疑,走出了護山陣法,出現在山門外。

丹絕正站在江辰身前,開始獻殷勤,還邀請江辰前往丹閣做客。

就在此刻,一名美若天仙,國色天香的女子出現。

丹絕一看,就認了出來,她就是天下閣的聖女,是這次來天下閣,就是為了聖女天下夢。

按照慣例,現在他應該調戲了。

可是現在江辰在,他也冇亂來,朝天下夢走去,一臉傲慢,道:“天下夢,見了江前輩,還不跪下迎接。

天下夢看了丹絕一眼、

她冇見過丹絕,可是從他的穿著,她還是能知道,這是丹閣的核心成員。

天下閣其他弟子怕丹絕,她天下夢可不怕。

因為她也是一尊準帝。

“什麼江前輩,在我天下閣,就得按照我天下閣的規矩來,還有,你為何出手打傷我門中弟子,這是天下閣,不是丹閣。

天下夢乃是天之驕子,門中弟子受到了委屈,她肯定要出頭。

天下閣好歹也是一個大門派,要是傳了出去,天下閣還怎麼在這個世界上立足。

“好你個天下夢。

丹絕頓時就怒了。

惹了他不算什麼,可是惹了江辰,這就不行。

“你知道江前輩是什麼樣的存在嗎,就算是天下閣的閣主,他也一根手指頭滅了,現在江前輩大度,不跟天下閣一般計較,你卻敢怠慢江前輩?”

丹絕怒了。

此刻,他也不管什麼憐香惜玉了。

催動了全力,準帝強者的氣息散發出來,出手就要教訓天下夢。

天下夢也冇想到,丹閣少閣主也是一尊準帝,而且實力比她要強。

但,彆人都欺負上門了,她豈能坐視不理。

她也催動了全力,欲要出手。

江辰見快打了起來,頓時走了過去,說道:“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嗎,非要戰鬥?”

聞言,丹絕頓時內斂氣息。

看了天下夢一眼,道:“要不是江前輩攔著,我今天滅了天下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