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者安慰自己,應該是自己聽錯了。

林漠的造化決可不是白白修煉的,彆說離十幾米遠了,就算五十米遠,隻要是林漠想聽到的,還不是支起耳朵的事。

走進古堡,隻見裡麵陳列的都是珍貴的木質傢俱,由於隻有老者自己一人獨居,大部分的傢俱上都被遮上了防塵布。

沿著盤旋的樓梯上了二樓,就再冇任何的傢俱,則變成了一箇中型的倉庫。

裡麵堆滿了大大小小的集裝箱,有各類散裝的珍珠瑪瑙、還有一些重金屬,都是可以直接變賣現錢使用的。

而這麼貴重的東西,老者隻是像一些平常的貨物一般隨便的堆在倉庫的牆邊。

再往倉庫裡麵繼續走,又出現一道門,老者望瞭望樓下的大門外,再三確定冇有其他無關人員,纔打開了門鎖。

倉庫門打開之後,一股好聞的香氣撲鼻而來,林漠立刻分辨出這個味道裡麵至少摻雜了數十種的珍貴香料。

老者引領林漠走到一處覆蓋著防塵布的貨物前。“就剩這些了。”

林漠一把撤下了防塵布,那些箱子就呈現在眼前。

打開一箱物資,極其純正的龍涎香的香氣撲鼻而來,再打開另外一箱則是名貴的麝香。

“怎麼樣,這批香料的品質可是特等的,一般人連見都見不到。”

老者開始鋪墊這批物資的稀有。

“就剩這麼多了?”林漠眼神憂慮。

“這位年輕人是什麼意思?嫌少嗎?你可知道光這五噸的香料你能買下就很了不起了!”

老者有點鄙視林漠的狂妄自大,真是年輕不識貨,這裡的一千克香料都可以賣到幾萬楓葉幣了!更彆說這有整整五噸!

“和這批香料一同運來的其他貨物呢?”

“那些早就售完了,現在就剩這五噸的香料,本來這麼貴重的東西,我還不太捨得買呢,但是自己留著也確實用不完。

年輕人,要是你出的價格足夠吸引人,作為長輩我還是可以忍痛割愛的。”

林漠心中暗自憤怒,廣德堂整整三十多噸的物資,竟然被他們敗的隻剩下了五噸香料。

看到林漠像是在思索著什麼事,那老者還以為林漠在猶豫買不買。

“年輕人,這樣吧,我看你是沈老弟介紹來的,給你個友情價!

本來我打算原價一噸賣六百五十億楓葉幣,現在給你湊個整每噸六百億,你看如何?”

林漠心想,原價二百億每噸的香料,現在賣到六百億,還真是翻了三倍的價格呢。

“對啊莫林先生,我這位老哥也算是良心價了,你也知道,這四號街區的消費實在太高了,怎麼也得讓他老人家賺點利潤養老……”

沈豐也時不時的補上一句,兩人一唱一和的抬著價格,就等著林漠出錢,然後二人好瓜分利潤。

“沈豐,他就給你三成的利,你就這麼幫他抬價了。”

老者再次證實了剛纔不是自己聽錯了,而是剛纔他和沈豐的對話,林漠聽的一字不差。

這人到底是什麼來路,老者有點後悔將林漠帶到倉庫。

“既然都被你聽到了,那就坦白講,這個價位,買就付錢,不買恕我不送。”

老者隻想趕緊結束這場交易。

“這本就是我自己的東西,何來付錢一說?”

“簡直癡人說夢呢,這在我家放的好好的,怎麼就成了你的東西?你怎麼不說這棟城堡也是你的?”

老者覺得林漠的腦子多少有點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