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過幾條街道,直到傍晚,一座古堡矗立在眼前。

淺金色的岩板參差不齊的貼在牆壁上,門前小院的鐵柵欄和鐵藝門上纏滿了妖冶的花蔓。

“莫林先生,這就是我當時運輸物資的終點,您先在此稍等片刻,我去叫門。”

沈豐謹慎的觀察著林漠的臉色。

“你去吧,最好彆玩什麼花樣,否則……”

林漠隨手捏住了一旁的樹枝,隻見兩指輕輕撚動,頃刻間就變成了粉末。

“沈某不敢。”

沈豐一身冷汗走到古堡的門前,叩擊了幾下鐵門上的門環。

不一會裡麵開門走出來一個滿頭銀髮的老者,但是實際年齡也冇有那麼的老。

看到門前站著的沈豐,臉上露出狡黠的微笑。

“沈老弟,又有什麼生意來了嗎?”

“你看,有人想要買之前那批香料的物資,還有剩餘嗎?”

沈豐示意老者看門外的方向。

隻見一身白衣的林漠,站到門外那顆上白年的古柏之下,身姿分外挺拔,有一種不可言說的英豪之氣。

“剩餘的不多了,他如果想要買完的話,得這個價。”

銀髮老者伸出了三根手指,意思是需要之前三倍的價格才能買。

“這可不是個能惹的主兒,我勸你還是原價賣了吧,省的惹出什麼麻煩。”

沈豐懼怕林漠的實力,幫著壓低價格。

“原價我是不可能賣出去的,我看那人也不像是寒酸之人,這點錢應該出的起,有錢不賺你真是愚蠢至極。”

老者一副教訓晚輩的樣子。

“那你分我幾成,我這次帶他來可是吃了不少的苦頭,冇有五層利我是不會幫你談的。”

沈豐還是決定冒險賺林漠一筆,畢竟這幾天的天價花銷快把自己的身家掏空了。

下一頓飯說不定連白開水都喝不起了。

“最多給你三成,三倍的價格,三成已經不少了,夠你在十三號街區逍遙二十年。”

“但是我不確定自己是否能談成,據我一路的觀察,那個年輕人太一毛不拔了,連吃飯的水錢都不願意出。”

冇想老者卻擺出一副一臉篤定的模樣。

“如果不是誠心想要,他不會費勁心思跑到四號街區來,不管我出幾倍的價錢,他也隻能認了。”

沈豐冇有和老者提起十三號街區護衛隊已經查出這批物資來路不明的事,他隻想趁機撈一筆錢跑路,纔不要牽扯到其中,畢竟那貨物自己隻是中間人。

如果說了實話,老者和林漠肯定都不會放過自己,到時候豈不是人財兩空。

兩人嘀嘀咕咕又說了一陣悄悄話,這才向林漠走來。

“莫林兄弟,我剛纔已經問過了,他們平時也是正常售賣的,現在你也知道,我在這四號街區連白開水都喝不起了,實在無法為您買下這剩餘的物資啊……”

沈豐見林漠並無任何迴應,還以為林漠不信他的話。

“你看,我真的就剩最後五萬了,估計晚上連住的地方都付不起錢,可是這批物資實在貴重。”

林漠直接看向了銀髮老者。

“老人家,想讓我出三倍錢可以,但是我需要先驗驗貨吧?”

“當然可以,你隨便看,不過庫存不多了,你要抓緊時間。”

老者想果然被自己猜中了,這個年輕人是個能宰的主兒。

不對,他怎麼知道自己和沈豐剛纔商量提高三倍價格的事,他記得他冇和林漠說啊,而且當時林漠離自己足足十幾米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