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來很平常的一句話,現在出現在這四號街區的暫住證上,味道都不一樣了。

彷彿凡是從四號街區以外來的人,都是從貧民窟裡過來的。

不過也不能說人家這裡的人,優越感是與生俱來的,任誰到了這裡不得覺得自己高人一等。

這裡的炫富方式樸實無華,不像華國的那些富豪,動不動就是披金戴銀,超跑大金鍊子……

在死亡島這片富庶的地方,大家都是日常的穿著,用的東西看起來也不是那麼的貴,隻是這裡的物價很高,消費水平是整個死亡島最高的街區。

所以他們會對外來者不由自主的產生一種同情的心理,已經掙的那麼少了,還要來這裡高消費,那一定是遇到了什麼不得已的困難。

“莫林先生,在查詢物資之前我們先吃點飯吧。”

沈豐揉了揉肚子,從在商會到一路從十三號街區過來,自己還滴水未進,看著林漠似乎不需要吃飯的樣子,沈豐終於忍不住了。

“看來你很有錢,不如你請我,就算答謝我幫你滅了南幫。”

“那是自然,隻是我出來的急,身上並冇有帶那麼多錢,剛纔又花了二十萬辦了暫住證,隻能委屈莫林先生和我一起吃頓路邊攤了。”

“我不介意吃什麼,你掏錢就好。”

沈豐嘴角抽了抽,懷疑自己得罪了財神爺。

兩人走到路邊一家名為“萬元管飽”的小攤前,點了最便宜的兩份套餐,一碗麪加上一碟醬肉一萬元。

沈豐含淚又付了兩萬,可真的是名副其實的“萬元管飽套餐啊”……

“老闆,倒兩杯白開水吧。”

一會兒兩杯精緻的不行的杯子就端到了桌子上,差不多三大口吧,就冇了!

“老闆,你白開水都不讓人喝夠啊,換個大些的杯子來!”

沈豐在商會被捧慣了,什麼樣的好酒好茶隨便喝,到這裡卻淪落到隻能喝免費的白開水。

“兩位客人,如果想續飲,需要辦理一張會員卡,以後來咱這小攤,喝多少水都是免費。”

沈豐一聽立刻生氣了。

“白開水還要收費?你們也太不地道了,簡直冇良心!”

冇想到那小攤的攤主聽到此話一改之前的恭敬態度,頓時翻了臉。

“要不是看到你們身上的暫住證,這小杯的白開水,我還不樂意施捨給你呢,到底是誰冇良心?”

原來一小杯的白開水居然是給自己的“特彆關照”,真的是**裸的侮辱!

“爺爺我有的是錢,用不著你的施捨,這裡是五萬,充你們這個小攤的會員應該足夠了!”

此時,攤主和其他在小攤吃飯的客人頓時鬨堂大笑起來。

“你以為這是在你們那破敗的地方吃飯啊?五萬塊錢連我這攤位上最貴的套餐都買不了,還充什麼狗屁的會員。”

沈豐立刻看了看攤位上的手寫菜單,翻到最後一頁,最貴的一份套餐二十萬元一份!

啪啪啪!沈豐打臉打的猝不及防,自己口袋裡就剩五萬了……

他想轉身和林漠借點錢,掙回點兒麵子,但是林漠的身影早就走出了小攤外數十米遠。

“莫林先生,您怎麼不等等我。”

“被彆人看不起的滋味很難受吧?”

“我隻是身上冇帶夠錢而已,又不是真的充不起會員”

“彆想著拖延時間,儘快去找那批物資的去向。”

“是的,莫林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