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漠提起內力,用手覆蓋到瞿玉堂骨折的小腿之上,立刻聽到咯嘣一聲,錯位的骨頭被拉回原位。

再用手輕輕一撫,摔斷的骨頭被完好無損的接上了,整個過程瞿玉堂冇有皺一下眉。

“下來走走試試。”

看著林漠肯定的眼神,瞿玉堂將柺杖一扔,雙腿落地,行走自然輕快!

“偶像,我的腿好了!”

“好了繼續乾活,師蘭月就交給你看護了,萊恩和我去煉丹房。”

林漠安排好眾人,便開始練陰陽複元丹。

哪些草藥先放,哪些中間放,哪些最後再放都需要遵守嚴格的順序,盛放丹藥的藥瓶需要是特定的材質,此外火候、劑量等因素如果稍有差池,便會影響丹藥的藥效。

萊恩給林漠打著下手,一邊暗暗佩服林漠的超強記憶力。

一個小時候,一陣迷人的芳香從煉丹房飄出,擴散到了街道附近的各個店鋪。

“藥成!”林漠將新鮮出爐的陰陽複元丹取出丹爐。

“莫林,這個丹藥的香氣很是特彆啊!有一種來自遠古森林的自然木質香氣。”

萊恩閉上眼睛,不停的嗅著丹藥的香氣,聞過後讓人心曠神怡的,特彆舒服。

“這主要是陰陽草的香氣,這種珍稀的草藥百年隻長一寸,瞿玉堂采摘的這顆陰陽草已經有十寸長,所以它已經吸收了萬靈穀上千年的草木精華,香氣自然獨特又濃鬱。”

萊恩驚歎,這麼罕見的草藥都被瞿玉堂找到了,乾得不錯!

這個時候403號商鋪外吵吵鬨鬨的,似乎聚集了很多的人,萊恩打開房門,原來是周圍商鋪的老闆們。

“萊恩兄弟,你們在屋裡搞什麼啊?這個味道太吸引人了!”

“我住在街頭最後一家,都聞著味兒過來了,快給我們看看!”

萊恩一聽,原來是陰陽複元丹的香氣吸引了很多人過來。

這時林漠走了過來,手裡拿著盛有丹藥的藥瓶。

“諸位,我們在煉製丹藥救人,十萬火急,如果大家真的對此丹藥有興趣,可以在門外靜觀,還請彆耽誤了寶貴時間。”

大家一聽林漠的話,立刻安靜了下來,畢竟很多人在此之前見識過了林漠的造化神針,都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這次的丹藥光聞著味道就如此怡人,肯定可以將師蘭月解救!

林漠將丹藥放入師蘭月口中,並喂水沖服下去,等待著接下來的變化。

大約過了五分鐘左右,大家發現師蘭月身上裸露出來的鞭痕不再往外浸出黑血,瘀斑也在肉眼可見的縮小範圍。

先是碗口大的瘀斑,慢慢的成杯口大小,再到酒盅大小,再到指腹大小,然後慢慢的變淡,直至完全消失……

而鞭痕上黑色的腐肉正在一點一點的生出粉嫩的新肉,再慢慢的形成結痂不再流血!

師蘭月煞白的臉蛋終於有了一抹紅暈,顯得嬌俏了幾分。

“有溫度了!她的掌心熱了起來!”

瞿玉堂緊緊攥著師蘭月的雙手,感知著她體溫一點一點的升高。

這一切被圍觀的群眾看在眼裡,他們都覺得那麼的不真實,但是這一切又真真實實的在發生著……

師蘭月的睫毛顫動了一下,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蘭月,你終於醒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餓不餓,我給你煮飯!”

“你是誰?”

師蘭月看著眼前緊握自己雙手的陌生男人和一屋子圍觀自己的鄰居,迷惑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