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楊狗剩的死訊已經袒露。

下葬之舉,也是勢在必行。

在林漠與陳隊長的安排下。

按照武盟的特殊禮節將楊狗剩葬在了金彩山上。

此地也是楊家的祖墳。

楊母比林漠想象的要更加的堅強。

墓碑上依舊是楊狗剩那燦爛的笑容。

墓碑前,黃紙不斷燃燒。

撩撩火光照徹楊母的悲痛萬分的臉頰。

“去了那邊,告訴你爹,你比他優秀。

“另外告訴,楊家的列祖列宗們,你狗剩出息了,如今已經是武盟教官了。

“還有,記得保佑你媳婦身體健康。

“一個人到了那邊,要照顧好自己。

........

世間總有萬難事,最苦白髮送黑髮。

楊母一邊燒著黃紙,一邊唸叨著各種囑咐。

身後林漠等人自是一臉嚴肅的等待著。

直到日薄西山。

滿滿的一大箱黃紙此時也燃燒殆儘。

就這樣的,楊狗剩的後事也處理結束了。

第二天一早。

楊母便叫來了林漠。

“感謝鎮嶽使大人,為小兒送行。

我和佳佳一窮二白的也冇有什麼可以報答與你。

“唯有這份金彩山的祖契聊表心意。

一為送行之恩,二為救命之恩。

還請鎮嶽使大人,莫要嫌棄。

說著楊母便掏出了那份尹家心心念唸的地契,遞給了林漠。

此物林漠當然不可能收下。

“阿姨,長幼有序,你直接叫我小漠便好。

這大人,大人的折煞晚輩了。

“另外這祖契乃是你們楊家生存之根本。

還請阿姨收回。

我與楊兄弟也是本有,這些不過分內之事罷了。

然而麵對他的推辭。

楊母依舊冇有改變心意,堅持要將這金彩山的祖契贈與林漠。

“林先生,說句是在的話。

我那外甥女說的也冇錯。

“金彩山在外人看來是價值連城。

但在我娘兩手上並不是寶,而是一份禍患。

所以希望林先生不要推辭,收下吧,這樣阿姨我也能安心。

冇想到,這楊母竟然有如此格局。

而她說的也確實冇錯。

單憑他們婆媳兩,想要收住這金彩山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思索了一會之後。

林漠便開口說到。

“這樣吧,祖契之時,阿姨你還是先收著吧。

等下午,我去那邊看看形式。

之後在做計劃吧。

此時他心中隱隱已經有了計劃。

這金彩山若不開采出來,楊家婆媳就一日不得安寧。

與其如此,倒不如自己開發出來,其中所帶來的的收益。

正好也能給他們婆媳保障生活。

楊母眼見拗不過林漠,也隻能收回了祖契。

此間事了。

林漠第一時間便喚來了汪會長。

“鎮嶽使大人,不知您這如此著急找我前來是有個要事嗎?”

上次他作為引薦人,帶尹芒過來道歉被拒之門外之後,顯然心裡有些不爽。

語氣之上也差上了不少。

當然林漠對此並不在意。

總的來說,這汪會長人心不壞。

尤其是那一套奉承之術,更是遠超常人。

“汪會長,我這邊有一發財大計,不知道您有冇有興趣參與一下。

汪老三也是個聰明人。

聯想到,楊家婆媳二人。

他趕忙搖了搖頭。

“鎮嶽使大人,屬下就是胸無大誌,隻想安安穩穩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此言拒絕之意自然也很明顯了。

而林漠隻是淡淡一笑。

“若本使保證,此事事了之後,武盟可步入正規,蒸蒸日上?

有閣下坐鎮,無人行越俎代庖之事!”

不知汪會長是否可以改變心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