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到林漠離開。

身後這群暗衛立即竊竊私語了起來。

被踹了屁股的暗衛,一臉鬱悶的跑到了落一。

“隊長,這少年是誰啊?

為什麼你對他這麼畢恭畢敬的。

落一先是冷哼了一聲,而後纔不滿的解釋道。

“這林漠乃是白老爺子的關門弟子。

人家年紀輕輕,便是醫盟的預備長老。

武盟戰堂見習教官,廣省分堂堂主。

“瞅瞅咱們,一把年紀了還是暗衛。

還眼瞎,你說這找誰說理去。

驚歎之餘,這名被踹的暗衛也知道,隊長這是在指桑罵槐。

悻悻的撓了撓頭之後,便回到了崗位之上。

而這邊的動靜也引來了壽伯。

帶著林漠直接找到了白老爺子。

一路上,見到密不通風,連續不斷的巡衛與暗衛。

林漠不由的皺起了眉頭。

看著架勢,很明顯就是白家遇到了什麼事情。

來到後院的湖邊涼亭。

白老爺子依舊待在湖邊,盯著水麵上的浮漂。

正當他準備伸手斟茶之時,手下卻抓了個空。

扭頭之際,隻見林漠帶著笑容,站在一旁,輕提茶壺。

褐色茶水,化作一道一條細線,平穩的落入紫砂杯中。

“來了!”

微微點頭之後,老爺子淡淡一笑。

而正當他打算繼續說話。

湖麵上突然傳來了一陣波動,隨即的魚漂也在快速往上抬動。

這個時候,原本還睡意朦朧的老爺子,也突然來了精神。

“來魚了,來魚了。

帶著激動的情緒,他直接甩開了身上棉衣披風。

隨著他右臂猛地一提。

湖麵之上,瞬間泛起了不小的波紋。

正陽之下,帶著幾滴水珠飛濺。

一隻金絲紅鯉瘋狂扭動身軀,在岸邊的草地上不斷拍擊這魚尾。

“哈哈哈,金絲鯉魚,好兆頭,好兆頭。

大笑之下,白老爺子先是解下了魚嘴裡麵的鐵鉤。

拍了拍肥碩的魚肚,他不由的眉頭輕皺。

“寒冬懷著籽,看來這一胎小鯉魚是要遭殃了。

說著他便蹲下身子,將懷孕的鯉魚又放回了湖水。

似乎是因為釣上了這條懷籽的金絲紅鯉。

白老爺子,此時的心情也是大好。

帶著滿意的笑容,他指了指庭院之中的茶幾。

“來,坐下說吧。

你這大忙人,今天怎麼想到來看我這老頭子了。

說完,白老爺子便坐在了煮茶的爐邊。

了了紅色焰火,倒也傳來幾分暖意。

而林漠被師尊這麼一打趣,也是臉色一窘。

“這幾天一直忙於武盟的比賽,所以....”

等他正要解釋之事。

對麵,白老爺子卻突然打斷了他的話。

“無妨無妨,不過玩笑之言。

對了身體恢複的怎麼樣了?”

說道這個,林漠咧嘴一笑。

“那自然是痊癒了,就弟子這硬朗的體格子。

這些小傷都不過夏蚊叮咬罷了。

話音落下。

他便扭頭看了一眼離去的壽伯,等到後者身影消失之時。

林漠這才從偷偷的取出被偽裝成茶葉的禮盒。

然而還冇等他打開包裝。

白老爺子便眼前一亮,隨後便欣慰的捋了捋長鬚。

“師尊,這是弟子這段時間,親手做的藥王釀。

嚐嚐?”

白老爺子嚥了咽喉結,冇有任何多餘的動作。

杯中茶水,直接被他隨手一甩,潑在了湖麵之上。

“斟上!”

話音未落,紫砂杯便已經出現在了林漠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