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身前的這道背影。

林漠心中也有些詫異。

當初廣省見到這阿史那的時候,雖然一直冇有過交流。

但林漠也看到過此人出手的。

相比於之前,這阿史那的實力竟然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而林漠唯一能想到促使他實力大漲的原因,也隻有苗疆蠱母的迴歸了。

此時紫藤魅狐看著恒武平兄弟二人,那被踹凹陷的的胸口。

紫藤魅狐心中一寒。

這兩瘋子真尼瑪坑人,還好冇事。

不然她回去都不好想他們的家族長輩交代。

而她一時氣不過,竟頭腦一熱,直接將氣撒在了阿史那的身後上。

“這位前輩,你這下手是不是有點過重了。

畢竟他還是兩個孩子啊。

阿史那看著對方那嘴臉,臉上譏諷之意正濃。

“既然你們自己管教不好晚輩。

我隻能勉為其難的幫你們管教管教。

隻是等到說完之後。

恒武平兩兄弟,相互對視了一眼。

隨後抹淨了滿嘴的鮮血。

“哈哈哈,我恒武平弟子,還輪不到,你一個山裡的野人管教。

“你不過是想護著林漠罷了。

但你隻是護的了一時,護不了一世。

“林漠殺我神國多名同胞,這筆賬我們一定會找他清算的。

“林漠你等著吧,很快我們就會取下你的狗頭,祭奠我時去的同胞的。

知道此時,瓜田櫻終於明白了。

為什麼自己上門約上他們兄弟兩的時候,他們會毫不猶豫的直接答應了。

原來他們的目的,竟然是直接殺了林漠。

這可是京都啊,而且林漠還是新一屆的醫聖。

要是真被這兩兄弟得逞了。

他們這一起來的人,冇一個能逃得過武盟的追責。

果然恒武平氏族,勸他麼都是瘋子。

此話一出,阿史那眉頭臉色一凝。

然而還冇有等他開口。

便突然後背一涼。

緊接著,原本趴在他肩頭的銀色蠱蟾,身子不住的抖動。

源源不斷的向阿史那傳遞著害怕的情緒。

“阿史那,將他們兩人給我留下來。

聽到此話,不論是阿史那,還是其他幾名的心中瞬間一凜。

小蠻雖然貴為苗疆蠱母。

但對於他們這些洞主,一直都是尊敬有加的。

如今蠱母直呼阿史那,他們便瞬間明白了,蠱母大人這是真的動怒了。

猶記得上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情。

還是因為全部武裝的偷獵者,打死了蠱母大人的愛寵黑豹的伴侶。

至於後來,那群偷獵者的下自然是淒慘無比。

如今,見到蠱母再次發怒。

阿史那自然不敢有絲毫的猶豫。

以其極快的速度奔向了恒武平兄弟。

見事態發展到這樣的地步。

紫藤魅狐也隻能暗呼倒黴。

當然,她也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兩愣頭青,被對方直接拿下。

迎著直衝而來的阿史那。

紫藤魅狐抬手便是一掌揮出,打算逼退對方。

可就在此時。

她周身所有的寒毛瞬間炸裂而起。

一股恐怖到令她身子都不住顫抖的力量,帶著排山倒海之勢,朝著她的側身猛然襲來。

冇有任何的招架之力。

他整個人如同狂風中殘葉一般,重重的裝上了走廊上的牆壁。

掙紮這渾身的劇痛,紫藤魅狐艱難的扭過了頭。

此時的七十二洞主,已經讓出了一條通道。

此時隻見的一位雙目泛著金光的小女孩,正緩緩向她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