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華的參禮嘉賓陣容,看的許家族人咬牙切齒。

佈局了那麼久,在外人麵前不不過是一場笑話而已。

見許家老爺子滿臉的不悅。

謝千山走上前,寬慰到。

“老爺子,來日方長。

對付林漠我們又何必急於一時呢。

許老爺子動了動耳朵,隱隱的意識到,這謝千山似乎話裡有話啊。

而當這麼多人,他也不好直接問出。

隻是旁敲側擊的提了一嘴。

“那此事便要多仰仗謝家主了。

謝千山先是看了看四周,見無人靠近之時。

這才湊到對方的耳旁輕聲說道。

“老爺子你就安心等待結果吧。

既然我們已經達成了合作,我們自然會拿出自己的誠意。

“眼前這些,不過都是小打小鬨而已”

說完他便帶著神秘的笑容緩緩的退後。

“老爺子,時間也不早了,那麼我們就先回去了。

這群倭國貴賓,麻煩老爺子多費費心思,讓他們玩的儘興。

許老爺子這邊自然是連連點頭。

“應該的,應該的。

畢竟他們的也是我許家的重要投資商。

伴隨著的兩方十大家族長之間,默契的眼神交流。

開業熱鬨的開業典禮也漸漸的冷清了下來。

‘夏漠早茶’這邊。

突然被人告知薛五爺找自己

林漠也是帶著滿心的疑惑來到了二樓的貴賓室內。

“五爺,你找我嗎?”

推開雅間之後。

此時的房間之內,隻有薛五爺一人,盤腿而坐,獨自泯著身前的茶水。

抬頭見到來人,他伸手相邀。

“來,林漠閒著無事,陪我這個老頭子聊聊天吧。

林漠也是淡淡一笑,隨後誇讚道。

“爺隻是一個尊稱而已,就五爺現在的身子骨。

無論如何也算不上不上老。

五爺與林漠的父親其實也差不了幾歲。

叔伯輩分的存在,怎麼也談不上老字一說。

對麵薛五爺,莫名的歎了口氣。

“老咯,確實老了。

心智與身體都不想年輕時候了。

想當年我,我以一己之力,打趴所有對手。

“南境那群高高在上的勢力,也在我的謀劃之下,漸漸消亡。

提起往事,林漠也端直了腰桿。

隻是他剛來了興趣,打算側耳傾聽往事之時。

薛五爺卻主動中斷了這一話題,轉而問道。

“林漠,你覺得我們南境怎麼樣?”

突然提起這個問題。

林漠沉思片刻之後,他也不知道薛五爺究竟是在試探。

還是的在考驗。

隻是看他默不作聲的處理著手上的茶具。

林漠便緩緩說道。

“南境貧瘠,這是不爭的事實。

地理位置與氣候,是南境最大的限製。

“東南兩方,海東之王占據整片海域。

西邊大山阻隔,大山之後,苗疆占據十萬大山。

說道這裡,林漠停下了話語,抬頭看來一眼對麵的薛五爺。

後者自然也知道林漠的用意。

帶著平靜的語氣說道。

“無妨,說出你的想法便可。

待其話音落下。

林漠這才繼續補充道。

“三個方向限製。

導致南境想要有大發展簡直難於登天。

“南境能有如今的發展,全賴五爺你這麼些年的盤算謀劃。

這也並非是的林漠的吹捧之言。

事實也確實如此。

南境地理位置可以說是華國國土一出犄角旮旯。

雖然麵積不小,但土地貧瘠。

商業貿易也不發達。

仰賴的全是薛五爺這些年的謀劃佈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