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隔近半個月。

再次見麵之時,林漠完全是被當成了外賣小哥使喚了。

苦巴巴的拎著兩大袋米粥,他也來到了目的地,鎏金跆拳道。

還冇有踏進訓練室。

一股濃鬱的荷爾蒙的味道便迎麵撲來。

“你好,夏漠早茶送外賣的。請問有人在嗎?”

雖然林漠已經喊得足夠大聲。

但放訓練室內。

乒乒乓乓的擊打訓練器的聲音完全掩蓋住了他的叫喊聲。

見無人迴應。

林漠索性便走了進去。

拐角進入訓練室主廳。

一位腰間繫著黑帶的中年男子,正一臉嚴肅的監督著身前的學員。

“用上勁,娘們唧唧的算個啥。

說你呢,腿踢的這麼低,練防狼術呢。”

“笑什麼笑,等會每人一百個高抬腿。”

隨著一陣哀嚎,正前方的黑帶教官,臉色一拉。

“就你們這種態度,要練到何年何月纔能有所成績。

不就是幾個側踢,有這麼難嗎?”

說完,教官提了提腰帶,側過身後。

隻見他右腳一抬,短短一秒之內,連踢六腳。

且光聽,那呼呼作響的聲音。

便知道,此人不僅出招速度快,力量也同樣不小。

這個時候,林漠也停下了腳步。

像這種外國引渡進來的武術,他也很少遇到。

心生好奇之下,他靜靜的觀看了一會。

跆拳道招式簡單,主要靠的也是腿上功夫。

其核心講究的便是一個踢字。

然而就是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個字,卻演變出了各式各樣的進攻之方式。

隨著教練演示完畢。

學員們也仰慕的發出了陣陣歡呼之聲。

林漠看著他們滿眼憧憬的模樣的。

不由的嘴角一笑。

想當初,自己對於武道感情也是帶著這般濃濃的憧憬之意吧。

可原本這純粹的一個笑容。

卻被幾名突然注意到林漠的學員看到了。

“你是什麼人?”

被其中一名學員這麼一喊。

場麵上,所有的注意力,也都集中到了林漠的身上。

“哦,我是夏漠草茶,給你送這個健康粥的。”

說著林漠便將雙手之上的外賣舉了起來。

然而,當幾名學員得知了他的身份之後。

頓時臉上便露出了不善的惡意。

“你一個送外賣的也敢嘲笑我們?”

此時的林漠也是滿臉的無語。

我什麼時候嘲笑你們了。

可林漠越是不說話,對方越是覺得他心虛。

見到如此場麵。

黑帶教練也是笑了笑,而後便招了招手,隨後招來了一名學員。

“小哥,來,你給他們踢一個。

讓他們知道,自古民間出高手的道理。”

說著便讓這名學員戴上了培訓踢靶。

而後教練便走到了,林漠身邊,輕聲說到。

“冇事,你不用管他們。

這幾個小兔崽子,就是有氣冇地方撒,所以針對你。

等會你就隨便踢一腳,我再開個玩笑,這件事就過去了。

委屈你下,等會我給你好評。”

相比於,年輕氣盛學員,這教練明顯講道理的多。

當然,這也無非就是想讓林漠,給他的學員當一回出氣筒罷了。

林漠也知道對方的用意。

不過他還是點頭同意了。

隨後,林漠也是走上前,拍了拍這名舉靶的學員肩膀。

檢查完對方的身體強度之後。

林漠又細心的糾正了一反此人的舉靶的姿勢。

“手臂再彎起來一點,這樣防止骨折。

左手護住關節,這樣的防止關節錯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