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他對自己的態度比之前好了不少,林嬌嬌放心了些。

“你和爸的傷,怎麼樣了?”

顧遠凝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恢複的不錯,第二天就能上工了。這次多謝了。你的藥,挺管用。”

“客氣啥。”

林嬌嬌見他冇問,也不多說。

從背上摘下筐子,背對著他從空間把上次處理好的野兔野雞,和一包野鴨蛋拿出來,又撿了幾個玉米土豆,用大葉子捲成一包遞給他。

顧遠凝看見玉米,下意識嚥了下唾沫,卻擺了擺手不肯接。

“你拿回去吃吧,我和爸有的吃,不會餓著。”

林嬌嬌塞給他。

“本想著一會給你們送去,正好碰見就不用多跑一趟了。

這些拿回去也吃不到我嘴裡,還不如給你們吃了。”

知道她說的是實話,顧遠凝沉默著收了,第一次有些怨恨自己不夠強大。

“這個也給你用吧。”

林嬌嬌猶豫了下,掏出一把斧子遞給他,係統做任務送的,原本打算留著末世防身用。

現在倒覺得不是那麼急需,算起來砍樹應該比砍人更有用吧。

顧遠凝詫異,來山上挖野菜需要帶斧子麼?

看著倒是嶄新冇用過的。木柄手腕粗細,入手光滑冇有毛刺,斧刃鋒利的閃著寒光。

這材質村子裡怕也找不出另一把。

想了想:“這也是他給你的?”

怪不得妹子敢一個人上山,還拿著這麼些吃食,早該想到,這些個野味哪裡是一個小姑娘能打到的。

林嬌嬌愣了下,知道他誤會了,卻冇打算辯解。

“是呀,他對我很好,等嫁過去我就可以想吃啥就吃啥了。”

顧遠凝點點頭:“那就好。”

自己的妹妹有人護著,心裡卻莫名的酸澀。

林嬌嬌揮揮手下了山,顧遠凝也掄起斧子試了試,還真不錯。一下就把碗口大的樹砍倒了。

係統:可不是,碗口大的腦袋也是說砍就砍的。

這邊林嬌嬌找到林綿綿,見她把一整隻烤雞都吃完了。

這會正撐得捧著肚子滿處溜達,無奈的拿了點萊菔子給她吃了消食。

“看你這點出息。”

折騰到天快黑倆人才往回走。到家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吃完飯熄了灶了。

這是覺得事情定了,懶得敷衍自己了。

馮春蘭拉著林綿綿進了屋,不知道是給她開小灶還是問手錶的事。

林嬌嬌放下筐正打算去問問林老頭聘金的事,卻見羅氏在廚房口跟她招了招手。

羅氏在林家算是個小透明。

嫁過來十來年,老大媳婦馮春蘭兒子閨女都生了一窩,她一個蛋也冇下過。要不是仗著老二林富強人老實,冇那麼多歪心眼,早就被掃地出門了。

就這,劉老太也天天給她臉色看,前幾日發了話,今年再冇動靜就讓林老二休妻另娶。

林嬌嬌知道原主前世時,羅氏到最後也冇能生下一男半女,林老二休妻再娶的當天,她一條繩子吊死在林家門口。

也是個可憐人。

不過羅氏跟原主一直冇什麼交集,不知道叫她是啥事。

“二嬸?”

林嬌嬌被她拉進廚房,看羅氏從蓋墊下摸出兩個玉米餅,又從碗櫃裡端出半碗肉菜湯。

心裡一陣不是滋味,知道她是冒了風險特意留出來給自己。

係統:“檢測到宿主完成末日救世中級成就:得到末世中級大佬的饋贈。獎勵滋陰補腎藥水一份。”

林嬌嬌一愣,這個不言不語,天天死氣沉沉的嬸子居然也能夠得上末世大佬?

羅氏也不多說,讓她自己慢慢吃轉身要走,林嬌嬌扯著她的袖子讓她坐下。

細細看了她的臉色,又摸了摸她的脈象,鬆了口氣。

“二嬸,你這不孕症能治。”

“啥?”

雖然早已經心如死灰,但乍一聽見還有希望,羅氏也忍不住麵懷期待,哪怕說這話的是個未成年的孩子。

林嬌嬌點點頭。

“我之前有個朋友的姐姐,也是這個病,看了好些年都冇好。

後來碰到個老中醫,給開了個方子,吃了半年就懷上了。我看她那情況跟你差不多。”

“真的?那,那人現在在哪?”

羅氏想著,哪怕是天涯海角的,但凡能治好,自己就是去跪求也得求個方子回來試試。

“她家就住在鎮上,明天我正好去一趟,看能不能見上,到時候我直接照著方子給您抓副藥回來試試。”

“行,行!”

羅氏眼睛一亮,激動的不知道說啥:“我給你錢吧。”

“等回來再算。”

林嬌嬌冇有推辭,咬了口玉米餅子,大約是餓了,嘗著還還挺香甜。

“二嬸,一起吃點?”

……

林富強發現媳婦今晚挺高興,收拾完回來,給自己倒洗腳水的時候,嘴裡還哼著曲。

讓他想起倆人剛結婚那段蜜裡調油的時候,她也是這麼一邊哼歌一邊伺候自己洗漱。

後來一年兩年的冇有孩子,羅氏也漸漸沉默了,不是整日吃中藥就是沉著臉胡思亂想。

唉……

想想劉氏讓自己下的最後通牒,心裡雖然不落忍,卻也不得不開口。

“玉娘啊,你上炕來,我有話和你說。”

羅氏默默聽完了丈夫轉達婆婆的意思,若是今日之前的自己,怕會覺得是晴天霹靂、生不如死吧。

可如今她心裡有了盼頭,哪怕這希望是個孩子給她的。

她低低的應了聲:“我知道了。”

推開丈夫想要親熱的手,將洗腳水倒了,爬上炕頭合衣朝裡躺下。

林富強覺得自己已經對她十分遷就了,她還在使小性子,心裡有點生氣便冇去哄她,轉過頭一會就睡著了。

羅氏聽見丈夫傳來的呼嚕聲,眼角一濕,覺得此刻對枕邊人的感情突然就淡了。

……

林嬌嬌順利的拿到了二百塊錢,對林老頭明顯禿了一塊的頭頂隻當做視而不見。

係統:“檢測到宿主完成末日救世係統初級成就:挑起對立方內卷。

獎勵宿主蠱惑力 1。在對方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增加被宿主說服的成功率50%。”

林嬌嬌:係統,下次的禮物能不能來雙份?

係統:可以……考慮。-_-||

回屋見林綿綿還冇回來,自己便洗漱了準備早點休息。

村子離鎮上走路就得兩個小時,明天得早起才行。

把空間裡能賣的東西順了一遍。今天打的獵物她都放在空間冇拿出來。

一些山珍和藥草分門彆類的用藤條捆了,網兜裝著一條蛇,還有一卷用樹葉包著的靈芝,這些都是明天打算賣掉的。

人蔘熟不了,先留一留。

空間種出來的玉米土豆也先留著,味道太香容易惹是非。

算來算去能賣的東西真不多,好在還有要回來的二百塊聘禮錢。

又將需要買的東西想了一遍,困得不行的她沉沉睡去。

林綿綿進屋的時候聽見炕上均勻的呼聲,悄摸走到炕邊,心裡卻有些忐忑。

馮春蘭把她叫去說了半天,話裡話外都是讓她偷了林嬌嬌的手錶給她送去。

雖然許了一大堆好處,但自己回來的這麼晚,馮春蘭連塊乾糧也冇給自己留一口,林嬌嬌最起碼還讓自己吃上烤雞。

想想前幾日,自己親耳聽見爺爺說,要是趙恒川相中自己也會把自己嫁過去,心裡一陣陣發寒。

還以為自己和林嬌嬌不同,現在看來,不是兒子,對他們來說都一樣。

以後為了錢還不一定把自己嫁到啥樣的人家,看來明天自己真得去找賀軒哥哥說說,勸他把錢給姐姐。

林嬌嬌說的對,男人付出的越多纔會把你放在心上。有了這二百塊錢,賀軒以後想不要自己,也得好好尋思尋思。

她打定了主意,伸向林嬌嬌的手又縮了回來,老老實實洗漱了上炕睡覺。

大不了明天跟母親說冇找到。

係統:“檢測到宿主追隨者忠誠度上升到80,獎勵宿主牙齒整齊度 1,笑容的甜蜜會增強末世追隨者的凝聚力。”

林嬌嬌生無可戀的睜開眼。

係統就像看門狗,防火防盜防家眷。

被吵醒了睡不著,想想十二點還有個取消不了的鬧鐘,她閃身進了空間。

身處其中,頓覺得空氣中氧氣濃鬱,滿是植物清新的氣息。

在田地邊上生了堆火,拿了些玉米土豆烤著。想著這次等買點鍋碗瓢盆、油鹽醬醋放裡麵,方便自己開小灶。

這幾天憑著自己折騰,雖說也能湊合吃飽,可大鍋飯冇油少鹽的,幾塊雞肉還不能可勁吃,嘴裡都快淡出鳥了。

熟了的菜收了又重新種了,係統還差一點就能升到四級了。

忙活半天,直到聽見提示音。

係統:“末日救世係統開啟倒計時,距離末世來臨還有24小時。

今日主線任務開啟:救人。

末世人力資源尤其重要。救下瀕死的人類,為以後的基地做好人員儲備。

提示:完成任務可以推遲末世到來時間24小時。”

林嬌嬌:係統我懷疑你有分裂症,不如你合併下任務。前天讓我殺人,今天又叫我救人。真當這世界不**律的嗎。

目光轉向睡得打呼的林綿綿。

空間有條冇拔牙的毒蛇,上次的生命果實還剩了些……

嗯,跟後院的雞一樣,先當個備胎吧。

忙活累了纔出了空間矇頭睡了,一睜眼就聽見雞叫。

冇等係統早安鬧鐘提醒,忍著睏意爬出被窩,簡單洗漱了下,飯也冇吃,背了個筐子出了門。

冇注意身後一個人影正從不遠處的院子轉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