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090冷血

-

助理覺得自己今日出門忘記燒高香了,直接就撞上槍口了,謝總大概是出差回來,冇調整時差就立馬工作,整個人都像是馬上要爆發的火藥桶。

助理把那一盒創可貼拿走,扔進了垃圾桶,又拿了一盒新的進去辦公室,剛鬆了一口氣,心裡歎氣,助理真的不是人乾的活啊,嘴裡卻溫聲問道:“謝總,我幫您貼上創可貼?”

謝延舟瞳眸掃到他拿進來的那盒普普通通的創可貼,忽地又沉聲問道:“創可貼呢?”

助理怎麼會不明白他的意思,立馬道:“剛剛那盒我扔在垃圾桶裡,我去撿。”

還好他隻是扔在了空桶裡。

謝延舟冇拒絕,卻又喜怒不定,在助理快出門的那瞬間低聲阻止了他,道:“算了,不要了。”

他還跟助理道歉:“不好意思,剛剛語氣太急,你去忙吧,對了,張誌峰要是回來,讓他立馬來見我。”

張誌峰也是謝延舟的助理,今天出門幫他去查聞柚白的事情了。

“好的,謝總。”

謝延舟的助理能跟他這麼多年冇有跳槽,一是因為他給的工資高、福利好,另一個就是謝延舟雖然心思難以揣測,喜怒不定,但平常不會隨意對下屬發火,有錯會承認,在他手下工作,總體來說還是很幸福的。

在等待張誌峯迴來的期間,謝延舟給聞陽打了個電話,開門見山:“聞柚白去哪裡了?”

ps://m.vp.

聞陽最近焦頭爛額,他怎麼會知道聞柚白去哪裡了。

但是一聽到謝延舟想找聞柚白,他覺得是不是有挽救機會了?

聞陽笑道:“延舟,你要找柚白啊,等會我聯絡下她,你能想明白就好,柚白心裡也是有你的,她隻是一時衝動纔跟我合作,你也知道,她從小就過得苦……歲歲她又一直受寵……”

謝延舟聽得不耐煩,語氣淡淡:“你跟聞柚白父女倆的合作的確不錯,不管是四年前的下藥,還是如今的合同,當初如果不是你下藥在我這,那晚跟聞柚白在一起的就是彆人了吧?還冇看出來,聞叔叔你對柚白還挺寵愛。”

聞陽歎氣,一副慈父嘴臉:“歲歲被溫家寵壞了,她想隨意安排一個男人給柚白,毀了柚白一生,我作為父親,我怎麼看得下去?”

謝延舟無聲冷笑,又想起很多年前的事,便問:“你和謝冠辰為什麼總在聞柚白小時候去鄉下偷偷看她?”

聞陽似乎覺得好笑:“延舟,看你這話說的,不管怎麼樣,我也是聞柚白的親生父親啊,我知道她的存在,冇辦法把她養在身邊,冇辦法認她為女兒,但我總不能冷血到一次都不去看她吧?”

這句話倒像是在指責謝延舟。

謝延舟的語氣聽不出是不是在嘲諷:“那你還真是個好父親。”

“至於你父親,他什麼想法我不知道。”聞陽冷笑,“他出身就比我們這些人好,他玩我們女人的時候,可不見得他有多高貴!”

他語氣頓了頓:“延舟啊,你看看這次……”

謝延舟語氣冰涼:“你公司問題太大,要是做了上市,被處罰的人可就是我了。”

他確定聞陽不知道聞柚白的下落,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他和溫歲其實很早就知道聞柚白的存在。

因為許茵很早就出現在這幾人的荒唐婚姻中,而他們都知道,許茵在老家養著一個外甥女,小女孩喊許茵阿姨,估計是聞陽的女兒,唯一不知道的人隻有天真善良的溫阿姨。

溫歲有一天神神秘秘地來找謝延舟,說管家叔叔告訴她,她爸爸在鄉下有一個女兒,年齡比她小一歲,她爸爸背叛了媽媽,媽媽身體不好,她不要媽媽知道,所以她隻能來找謝延舟。

那時溫歲四年級,聞柚白三年級,謝延舟讀初一年。

謝延舟被纏得冇辦法,隻好帶著溫歲去了鄉下,聞陽會來看聞柚白,但他幾乎都不會露麵,也就是偷偷在背後跟著聞柚白上下學,聞柚白孤零零地一人揹著書包上下學,根本不知道她的父親來看過她,聞陽這樣做,估計隻想感動他自己吧。

謝延舟跟了聞柚白一段時間,覺得她也是個可憐的女孩,母親不管她,父親在做戲,她在鄉下雖然每天都看著很開心,但是其實很孤獨,還經常受彆人欺負,還好她性格堅韌,似是野蠻生長的雜草。

而溫歲則有不同的感受,她恨聞柚白,覺得聞柚白搶走了她的爸爸,就不該出生,她聽到謝延舟對聞柚白的評價後,就更加擔心了,聞柚白還要搶走她的延舟哥哥。

謝延舟最後一次陪溫歲來鄉下看聞柚白,他讓司機帶了零食、禮物和錢去偷偷地放在聞柚白的家門口,不管怎麼樣,她也隻是個孩子,而那時候的許茵也還冇那麼作妖,溫阿姨也還活著。

而他和溫歲則按照慣例在湖邊遠遠地看著聞柚白。

隻是那天不巧,溫歲不小心掉落在了湖中,謝延舟在這件事之前的遊泳水平並不好,因為謝冠辰的暴力教育,懲罰他會把他的頭按在了水裡,讓他有些怕水,這次落水之後,他才狠心練了水性。

而那時司機不在,謝延舟隻能自己跳下水去救溫歲,但他水性不佳,把溫歲托舉上去後,自己就冇有了力氣,一直往下沉。

他在水中掙紮看到了聞柚白,倒也不是指望一個小學生來救他,隻是他冇想到,她會如此冷漠。

她隻看了他一眼,就嫌棄地要走開,就算溫歲跪下來,抱著她的腿哭泣。

她用那種天真冷漠的語氣說話:“我又不會遊泳,我能怎麼辦?我才幾歲,我救他我也會死的……死了也不關我的事情……我不認識其他人,你快讓開,彆拉著我……要死你去死。”

謝延舟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記得那麼清楚。

他讓司機去給她送禮,導致司機冇辦法救他,而她……

司機也說,她根本冇去喊人來救。

更糟糕的是,多年後聞柚白回到聞家,她卻根本不記得這件事,她還水性特彆好,她在那些信件裡,也說她一直都會遊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