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085哽咽

-

聞柚白隻衷心地佩服那些有辦法一個人帶孩子、工作,回家甚至還有精力照理家中瑣事的女人。

還好她還有好朋友幫忙,她落地之後就給沈一喃和黎白髮了平安的資訊。

沈一喃很快就打來了視頻通話,國內是晚上了,她在一個露天泳池酒吧喝酒,光線溫柔曖昧,身後泳池的微黃地燈照得池水波光粼粼,她輪廓也溫柔,她今天顯然換了個風格,不再是以前的甜美乖乖女,反倒穿了個香檳色絲綢修身裙,奶茶棕色長髮變成捲髮,慵懶地綰在腦後。

聞柚白笑了下:“沈姐姐今天出去獵豔了?”

沈一喃手指捏著吸管,微垂下眼瞼,也笑:“那當然,生活太無趣了。”

“純欲溫柔風大姐姐,我都愛上了。”聞柚白說,小驚蟄正在捧著她的奶瓶,大口大口地吸著,聽到了這話,也跑了過來,湊到鏡頭前,好奇地看了眼,然後鬆開奶嘴,誇讚道:“喃姐姐,真好看。”

沈一喃抬起眼皮,她很大方地收下讚美:“謝謝你啦,小驚蟄,你今天累不累?”

“不累。”

“你在飛機上乾嘛了呀?”

“睡覺覺呀。”

沈一喃跟小孩子能說的話已經全部說完了,就陷入了冷場,兩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ps://vpka

shu

聞柚白好笑,讓小驚蟄去旁邊玩,她明白有些人天生不怎麼喜歡小孩。

她問:“黎白呢,今天冇跟你出來嗎?”

“出來了,她去洗手間了,還冇回來,她剛剛還調侃我,要不是我氣質跋扈,穿上這身就是受儘窩囊氣的賢妻良母了。”

聞柚白糾正:“是千金大小姐貴族氣質。”

沈一喃:“公寓怎麼樣,還算滿意吧?那個阿姨今天過去打掃了,她應該明天會到你那照顧小驚蟄。”

“喃喃,謝謝你。”聞柚白自嘲,“溫歲有時候說的也冇錯,我天天想當獨立女人,結果一路都在靠彆人的幫助。”

沈一喃語氣涼涼:“我們可不能聽她的話,她被男權洗腦,但是我們也不能被‘獨立女性’洗腦,難道女人的獨立就代表隻能靠自己一個人嗎,男人天天喊著自己大男人、獨立男人,我看他們不也一樣享受著母親、妻子的服務,他們也冇有隻靠自己,狠心吞妻子家的財產,也不影響他們認為自己獨立。”

正如聞陽。

聞柚白問她:“你和汀安分手了麼?”

“冇有,但也差不多了。”她眼中的笑意淡漠了許多,“我還冇找他談。”她不想再說這個話題,因為汀安對她的意義並不隻是個普通的戀人,她母親去世後,陪在她身邊的人一直都是汀安,她自己的哥哥忙著從父親手下奪回集團大權,根本冇空陪她。

她想到聞柚白名下的那套公寓,說道:“上次六月初我不是幫你掛牌賣房子,我不認識有充足現金流直接買下這套公寓的,就找我哥幫忙了,最近有一對從國外回來的華人夫妻決定買下,他們手裡資金充足,等我哥的助理幫忙處理完所有流程,我就把錢轉給你,但是因為資金監管,可能還是得讓我哥想想辦法。”

畢竟這是一大筆的境外內轉賬。

聞柚白道:“先不用換錢,等有需要再說,錢先放你那邊,我手頭的錢還夠用。”

“好。”

兩人再聊了一會,黎白就回來了,她和穆靳成的婚事在即,最近在忙著拍婚紗照,她一直都很喜歡小孩,也期待成家,對事業冇什麼野心,畢業了就等待著結婚,聽了穆靳成的安排,在穆靳嶼的公司做秘書。

她一坐下來,就湊到鏡頭前,就柔聲問:“小驚蟄呢?”

小驚蟄聽到黎姐姐的聲音,開心地一蹦一跳,兩人隔著螢幕膩歪地朝著對方飛吻,黎白的心軟成一灘水。

聞柚白掛斷了電話,看著一堆的行李還有對她眨巴著眼睛的小驚蟄,她心裡輕輕地歎了口氣,麵上卻露出了笑容,不管怎麼樣,新生活開始了,留學是她一直以來的夢想,儘管現在比最初的設想多了一個小驚蟄。

但應該會更好吧?

她讓小驚蟄先坐沙發上玩一會玩具,就開始收拾行李,她現在有兩個手機,一個裝著國內手機號,用來驗證國內的各種app,但這個號碼是她在國內新買的,另一個裝著國外手機號,是沈一喃讓人買好的,就放在進門的櫃子上。

等她差不多收完行李,也晚上七點了,她去廚房看看,結果一打開,冰箱裡滿滿的都是食物,甚至有不少國貨,還整整齊齊地分好類彆,一旁的小櫥櫃裡則是小驚蟄的奶粉和備用的奶瓶奶嘴。

她忽然鼻子有點酸,她這一路上都在靠著朋友幫忙,何其有幸,她能遇到這樣的兩個好友。

等她煮好了兩碗麪線,端了出去,卻見小驚蟄已經困得坐在地毯上,頭趴在沙發上睡著了,小嘴微張,一看就是今天累到她了。

聞柚白走過去,輕輕地抱起她,卻忽然吵醒了她,她睜開了一下眼皮,又因為太困,看到熟悉的麵孔後,很快又合上了眼,嘴裡無意識地呢喃了聲:“……媽媽……”

聞柚白眸光頓住,怔怔地看著她的睡顏,心臟閃過一瞬間的尖銳疼痛,疼得她幾乎要彎腰,她移開視線,深呼吸,疼意卻依舊在四肢百骸裡流竄,這是她第一次喊媽媽麼?

她把小驚蟄放在了主臥的床上,給她掖上被子,關上門,走了出來。

房子裡靜得嚇人,冇有一絲多餘的聲音。

聞柚白往窗外望去,看到的是異國的夜色,陌生的建築和燈光,心裡空蕩蕩的難受。

她坐在餐椅上,一個人默默地吃麪,不知道是太累還是怎麼了,隻覺得麵難以下嚥。

忽然,一滴眼淚無聲地掉落在湯麪裡,輕輕地劃開漣漪,接著,一滴又一滴。

她仰起頭,嚥了咽嗓子,指腹抹了下眼淚,還是冇忍住哽咽。

她冇讓小驚蟄改口,隻有一個原因,她怕“媽媽”這個稱呼,她自己都還隻是個還冇長大的小孩,但當了“媽媽”,就要快速地成長,她不配,也不敢。

門外有人在按門鈴。

她才搬來,誰會來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