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081菟絲

-

趙澄知道她要去留學,自然冇有挽留她,還很為她高興,請她去吃了一頓酸菜烤魚。

兩人乾杯,趙澄真心地祝福她:“柚柚,真的很開心這段時間能帶著你工作,資本市場就是又卷又累,每天長時間的工作,其實認真算起來時薪就很低,低年級律師又隻能犧牲自我個人時間來換取快速的成長,很多律師都冇堅持下來,很多人也嘲笑資本律師是工廠女工,當奴隸,拿命工作。”

她喝的兩頰嫣紅:“要不是缺錢,誰來資本市場給資本家當律師啊?要是我也像我們剛離職的那個律師一樣,獨生女,父母給了房車,也不乾這一行了,可惜我冇有彆的選擇,我家裡條件很一般,父母也需要我養他們,我隻能熬下去。”

聞柚白明白:“這也是我的想法,我雖然看似出身富貴家庭,但其實過得很慘,我家裡的條件不方便多說,反正,你隻要知道,我很可憐的。”

趙澄喝著酒忽然就流淚了:“是啊,我們都好慘,這該死的工作,柚柚,你要好好學習,等學成了,你還回來嗎?我在律所等著你,還是你想留在國外?你申請的是llm嗎?這個是不是不能在那邊考律師證,咱們律所好像國外也有分所,要不,柚柚你去我們分所吧,讓我們統霸世界。”

聞柚白好笑:“我讀完了,會跟你說的。”

“柚白,祝你平安、快樂、幸福,還有大富大貴!”趙澄說到激動的時候,酒意上來,猛地拿杯子拍了下桌子,引來了周圍人的側目。

聞柚白安撫著她,順便不好意思地朝周圍人笑,輕聲道歉,說是朋友喝醉了。

趙澄:“我冇醉。”

聞柚白對她道:“趙律師。”

趙澄打了個寒顫:“你乾嘛這麼叫我,想嚇死我是不是?”

ps://m.vp.

聞柚白眉目溫柔,笑意明媚,很認真很認真:“再過幾年就喊你趙par了,合夥人了,你是我目前實習遇到的最好的一個se

ior,有耐心、溫柔、不擺架子,願意指導新人,工作認真努力,而且專業能力又強,還光明磊落,從不搞小動作,新人能遇到你,都是他們的福氣,”

趙澄也不扭捏,她既然在職場如此拚命,自然是奔著合夥人的職位去的,她豪氣道:“好,等我當上合夥人,你以後來我團隊工作吧,我們一起賺大錢。”

聞柚白對著她彎起唇角:“好呀。”

她送完趙澄回家後,打了輛快車,回到了公寓,她下了車,冇有立馬上樓,隻是站在了門口的那一盞路燈下,仰頭望去。

一盞是昏黃的路燈,光線氤氳,一盞是夜空中的圓月,流光四溢。

路燈也好,明月也好,都照亮了前方的路。

身後有人按了下喇叭,她好像堵住了去地下車庫的路,她下意識地避讓開,那人卻還是按著喇叭。

她回過頭,後麵的車窗緩緩地下降,謝延舟側過頭,淡淡地問:“在看什麼?”

她搖了搖頭。

謝延舟握著方向盤的手指緊了幾分,還好她冇說她在看月亮,他難免想起徐寧桁上次也吃飽了撐著,站在這裡拍了一張路燈的照片,這是他們兩人的默契麼?

他譏諷地揚了揚唇角,默契是最冇用的東西,若是默契,她和徐寧桁早高中就該相認了,他最不信緣分,隻知道,他想要的東西就要親手奪到。

但他剛剛看到她的背影,卻有一種要失去什麼,生生地從胸口挖走了一塊肉的猝然痛意,在四肢百骸裡流竄,他深呼吸,緩和了下這種痛。

不明白這種突如其來的難受是因為什麼。

他們兩人結婚的事情,已經板上釘釘了,雖然他也冇想明白,結婚到底是好是壞,但總歸是塵埃落定了,就等她畢業。

他讓她上車,問道:“什麼時候畢業典禮?”

“你要去麼?”

“嗯。”他漫不經心,“去給你送花。”

聞柚白睫毛顫了顫,告訴了他。

他忽然又說:“聞陽最近冇找你了吧?他上市的項目我在弄,我讓他彆來煩你了,這是我們之間的交易。”他淡淡補充,“我們的婚禮也可能會先取消,隻領證,我媽她最近生病了,去了海島療養,所以婚禮交給了管家。”

任誰都能知道,夏雲初是眼不見為淨,根本就不願意給聞柚白一個麵子,乾脆說自己生病了,完全不管這個婚禮,讓這個婚禮成為一個笑話。

她很清楚,謝家地位高,謝延舟有出息,彆人不敢罵,這個社會對男人又更加寬容,她這樣做,捱罵的隻會是聞柚白,各種揣測都會朝著聞柚白飛來,比如她未婚先孕,用女逼婚,自甘墮落,讓人避而不及。

但謝延舟也冇在意這個,淡嘲道:“其實冇辦婚禮也冇事,儀式罷了。”

聞柚白低眸笑了笑,壓下了心臟的瑟縮,還好,她也隻是假結婚,她年少的時候也幻想過自己穿著婚紗,在親友的祝福下,一步一步地走向愛人的場景,但幻想終究隻是幻想,她愛過的男人親自拿著重錘,一下一下地砸毀了她的幻夢。

離開他也好,他總是看似冷靜,隻用那雙冷漠的瞳眸凝視著她,不願解釋,也不聽她闡述,隻逼她發瘋,讓她受傷,明明錯的是他,但當她為此生氣,就好像她纔是那個罪大惡極之人。

聞柚白學校畢業典禮那天,她早早地起床化妝,和朋友們合影,然後等待班級合影,參加畢業典禮,上台發言,很多人都有家長或是朋友送了花。

黎白有些生氣:“謝延舟呢,不是說會來送花麼?”

沈一喃纔不在意:“男人說的話,你也能當真?估計又被哪個溫柔鄉絆住了腳步。”

畢業典禮結束後,聞柚白也冇見到謝延舟,她看了眼手機,連個解釋都冇有,過了會,忽然有個快遞小哥給她打了電話,說是有束她的花。

聞柚白簽字拿走了盒子,黎白幫她拆開盒子,道:“是謝總的禮物麼?是不是送的國外空運花啊?”

她打開卻差點尖叫出聲,是血淋淋的玩具斷指和一朵菟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