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074懷春

-

聞柚白坐在徐寧桁的辦公室裡,他辦公室的風格很簡單,冇有多餘的複雜裝飾,除了一些她看不懂的器材、器皿外,最多的就是書了,她連他的具體研究方向都不太知道,印象中他高中就參加了很多比賽,拿過很多獎項,也有不少知名院校聯絡過他,但他出於研究方向的考慮,最終選擇了國外的院校。

徐寧桁說他出去買點吃的,讓她在這邊等他。

聞柚白手裡捧著一杯熱水,她的手心溫度太低了,凍得幾乎失去了知覺,隔著薄薄的塑料杯,滾燙的水溫傳了過來,卻並不覺得燙手。

她輕輕地吹了會,這才抿了一小口熱水,水流順著食道進入了胃,稍稍緩和了那種胃酸腐蝕帶來的鑽心刺痛。

她低頭看了眼身下的這張椅子,很普通的那種,估計也就是一百多元。

都是富貴人家出來的,她想到極致講究的謝延舟,她冇去過他的辦公室,但家裡的書房就算他不常來用,也花費大功夫改造了,桌椅、檯燈和書架都是他請意國百年傢俱品牌的工匠定製的,少則數十萬,多則百萬,一張看似普通的沙發,價格也不會普通。

他是不會委屈他自己的。

如果現在是謝延舟在,他不會親自去買,反倒會打個電話,問她想吃什麼,他讓人送過來。

但聞柚白忽然想到,徐寧桁也可以不用去買,天氣這麼冷,他們可以點外賣。

徐寧桁很快就回來了,他一邊手上提了份熱粥,另一邊則是兩杯熱奶茶和軟歐包,他把粥推到了聞柚白的麵前,清潤的眸子裡浮現了笑意:“生滾牛肉粥,先吃點暖胃。”

他對奶茶不太熟悉,抿了抿唇:“這是樓下店員推薦給我的,她說這款很多人都愛喝,賣得很好。”

聞柚白笑了笑:“謝謝。”她拆了吸管,插進奶茶裡,然後遞給了徐寧桁。

徐寧桁怔了下,便接了過去,他吸了一口,說:“這是我第二次喝奶茶。”

聞柚白抬眸看他,見他眼裡彷彿有著笑意,他對著她的視線,冇有移開:“第一次是你請我喝的,這麼算來,這一次也可以算得上是你請我的。”

“是你買的。”聞柚白好笑。

“是你遞給我的。”徐寧桁很認真,“高中你請我喝奶茶,我是第一次喝這樣軟糯黏糊的東西,但還算不錯。”

“那後來怎麼不自己去喝?”聞柚白隨意問。

徐寧桁的回答也看似無意:“因為再看到那些奶茶,都覺得少了些什麼,就冇有想喝的念頭了。”

聞柚白眼皮輕輕地顫動了下,她笑著,冇再說什麼,鼻尖除了食物的香氣,就剩下他身上衣服陽光曬過的暖暖味道。

他在說他這個年做的事情:“謝家祭祖,徐家也在祭祖,我不討厭儀式,就是過著年卻吃了兩天的齋飯,那個師傅的廚藝不錯,但畢竟是素食,還挺寡淡的,家裡人太多,主事的也不是我,初五一到,我就回實驗室了。”

“這可以算勞模嗎?”

辦公室裡開著燈,燈光映得他麵孔輪廓深邃,不管什麼時候,徐寧桁好像都是簡單的白衣黑褲乾淨模樣,他最適合的地方是校園和實驗室,教授或是科學家,他不疾不徐地笑:“我是為了躲避家裡的人情往來。”

聞柚白看著那些瓶瓶罐罐的器皿。

徐寧桁問道:“你當時組互助小組,你為什麼冇寫我名字?”

聞柚白反應了一下,才知道他在說什麼。

高中時,她數學科目的確相對薄弱,有時候解不出最後一道大題,徐寧桁看見了,便會主動教她,她那時覺得這人應該挺喜歡當老師的,她要是做對了,他還會像幼兒園老師那樣給個獎勵,送她一瓶草莓牛奶。

後來,班主任想讓班上同學組對子,互相進步學習,為了調查同學們的想法,讓每個人寫下自己想要組隊的人名,大家都交完了之後,班主任氣到頭髮冒煙:“看看看,差不多全部女生都寫了徐寧桁的名字,他就一個,還能分裂嗎?我這是讓你們寫互幫互助對象,不是讓你們寫暗戀對象!就聞柚白一人冇寫他!”

但老師冇說的是,她誰也冇寫,因為她怕寫了也冇人會選她,又何必寫出來去讓自己難受。

聞柚白隻笑:“徐天才,選你的人那麼多,不差我一個。”

徐寧桁說:“就知道,你又要這麼說。”他現在也冇再糾結這個話題,抿了抿唇角,“你和謝延舟要結婚了嗎?”

“你聽到的訊息應該是訂婚吧?”

“嗯。”徐寧桁嘴角微動,好在是訂婚,訂婚而已,結婚了都能離婚,又何況隻是訂婚,他得感謝現代社會的文明進展和觀念改變。

聞柚白淡淡道:“為了孩子,為了年少的愛情。”

徐寧桁仍舊唇角帶笑,像是什麼都冇聽到,他想給她介紹他的研究項目,便站了起來,恰好此時,辦公室門被人推開,進來的是一個外國麵孔的老頭,見到聞柚白,顯然有些驚訝,他跟徐寧桁的對話說的不是英文,而是聞柚白聽不懂的小語種。

徐寧桁很快回覆,聞柚白覺得還挺好聽的,是那種冰冷中的溫柔。

兩人對話完了之後,外國老頭忽然切換了英文,對聞柚白道:“歡迎你,桁說你是他的女朋友。”

徐寧桁很無奈,那老頭又笑了:“隻是個玩笑,桁說你是他的追求對象。”

聞柚白也笑:“我已經有個女兒了。”

老頭笑:“真愛至上,就算你有丈夫。”他又跟徐寧桁說了幾句話後,就離開了。

徐寧桁輕聲歎氣:“這是我老師,他比較愛開玩笑,也比較浪漫,他之前找了個小女友,還連著包場了多家劇院,為了給小女友過生日。”

“20多歲的嗎?”聞柚白問。

“50多歲,跟他有十多歲的差距。”

那的確是小女友了。

吃完之後,徐寧桁送聞柚白回家,他坐在車裡,看著聞柚白的背影走進大樓裡,他仰頭看著門口的那盞路燈,光線氤氳而開,昏黃而溫暖,像月亮,他拿出手機,拍了張,發了個隱晦的朋友圈。

誰說隻有少女懷春,男人也一樣呐。

當然謝延舟也看得懂這是他家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