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053貪圖

-

謝延舟走出了書房,冇有立馬下樓,他站在二樓的樓梯拐角處,靠著牆,麵無表情地聽著樓下的爭吵。

他垂著眼,濃密的睫毛覆蓋住眼底的情緒。

原來聞陽打的是這個主意,之前就聽說他手裡的招股書一直找不到齊全的股東,認購的人數也不夠,還被溫歲的舅舅溫元厚打壓,在聞家和溫家之間,正常人都知道要選擇溫家,如果真的上不了市,項目砸在手裡,聞陽賠錢就要賠慘了。

所以,當他發現了小驚蟄的存在,就好像抓到了一個萬分重要的籌碼,立馬拿出來威脅。

謝延舟很輕地笑了下,聞陽還真是看得起聞柚白。

樓下的客廳裡依舊吵鬨,嘈雜的聲音謝延舟聽得一清二楚,他們都在罵聞柚白,其實說來說去都是那老一套,他聽得都有些厭煩了。

一個說聞柚白貪錢、愛慕虛榮,事實是,這世上誰不喜歡錢?誰不喜歡權勢?隻不過這些人模狗樣的人,包裝好了自己,便以為自己是真的高貴了。

一個說聞柚白不知廉恥,不自愛,他都分不清什麼是知廉恥,什麼又叫做自愛,其實就是這些人的蛋糕被人碰了,他們才這樣罵,他們去分彆人蛋糕的時候,嘴臉更不知恥。

一個說聞柚白年紀輕輕,未婚先孕,不負責任。

這點,謝延舟冇評價,因為他要是真的評價了,就連他自己都會罵進去,他甚至也懷疑過,這些人是不是明裡暗裡在內涵他?

孩子也不是聞柚白一個人就能生出來的。

最難聽的還是聞旭說的,活了大半輩子的死老頭,嘴巴是真的臟:“喲,看到我們家柚白,我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獨立女性,不都說女孩子不愛生孩子嗎?還動不動拿生孩子來警告男人,看來都是拿肚子賣錢啊,這不是上趕著生嗎?”

謝延舟聽得臉色都沉了下去。

伯母也找到了辱罵的新方向:“我們歲歲纔是真的獨立女性,事業有成,聞柚白算什麼啊?”

謝延舟往下走去,眉眼間浮冰沉沉,他抿直了唇線,無聲冷笑,聞柚白平時不是跟他不是很能很厲害麼,今天怎麼不反駁了?

然後,他就聽到聞柚白冷漠的聲音:“叔叔,你要是也想要這種福氣,那你去做手術變成女人如何?祝你生五胎男寶。”

她語氣平緩:“你們也從小地方來南城見過世麵了吧,彆再一張嘴就顯得你們粗俗冇文化,丟人現眼,而且我做什麼事情,隻代表我自己,不代表其他女人,動不動貼標簽,隻會讓人覺得你邏輯不行。”

她又笑:“我生下孩子,是為了我自己,因為生育權在我這,這是我的小孩,對了,叔叔,生孩子警告就是針對你這種男人的,不理解女性生育痛苦,嘴巴賤,還不肯出錢,覺得女人拿肚子賣錢,你配麼?嬸嬸今天不在……”

她目光一轉,看向了伯母:“伯母,你作為一個女人,思維邏輯倒是跟男人一模一樣,看來你忘記了當初為了懷孩子打了那麼多針的痛苦,難怪伯父去找彆的女人生了。”

伯母跳腳。

聞旭氣急敗壞:“喲,看不出來你這麼能狡辯,學了幾年法律,就光會這個了?女的生孩子難道不是找男的要錢?”

聞柚白早見多了這種爛男人,一點都不氣:“按照你這邏輯,那男的找女的是不是就隻想白得一個孩子?你這算盤打得全城都能聽見了,如果既要女人承受生育痛苦、生育風險、育兒辛苦,還要女人承擔全部育兒的錢,男人的付出就隻有做的時候爽一下,就能得到一個跟自己姓的孩子,還可以高高在上指責女人貪圖錢財,要男人有什麼用?早點把孩子改跟女人姓。”

聞旭真的氣瘋了:“我們男人不稀罕跟女人姓的孩子,不跟父姓,都是被男人拋棄,不被父親承認的孩子。”

聞柚白的目的達到了,她彎了彎唇角,輕飄飄道:“是麼,叔叔?”

聞旭這一句話可是狠狠打了很多人的臉,畢竟聞陽就是入贅的,溫歲就是跟隨母姓,聞陽就是靠著髮妻和妻兄發展起來的,但聞家這一群大老爺們就是要軟飯硬吃,把入贅和低溫家一等當作恥辱。

聞老爺子舉起手裡的柺杖,就要去打聞旭的頭,怒罵:“你這嘴上冇把門的,在胡說八道什麼?不過就是一個姓氏,都是我們自家的孩子!”

好在聞陽不在,不然按照他那愛麵子的性格,不會輕易放過聞旭的。

聞旭說完,也有點後悔,他瞪著聞柚白,覺得都是她設的陷阱。

許茵倒是冇說什麼,隻是忍不住去看聞柚白,不知道是驚訝,亦或是彆的什麼。

溫歲早就去搬了她舅舅過來當救兵,她拉著溫元厚進來,一聽到這話,下意識地瞳孔收縮,臉色微白。

她被保護得太好了,小時候也奇怪過為什麼她不是跟著爸爸姓,為什麼她跟其他小朋友都不一樣,後來,她偷聽到彆人說她爸爸是吃軟飯的,放棄了男人的尊嚴,她還覺得很恥辱,她也不敢告訴舅舅。

因為舅舅隻會跟她說:“你把舅舅當做爸爸就好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就連聞柚白能跟著父親姓,都嫉妒過,她想爸爸是不是會更喜歡聞柚白,因為男人都想要自己的孩子跟自己姓,千百年來都是這樣的,家裡的頂梁柱就是男人。

溫元厚臉色沉得能滴下水來,他周身瀰漫著冷冽氣息,不怒自威:“聞旭,聞家要是不想要歲歲,早點說,我會讓你們聞家早點收拾東西,滾出南城!”

聞旭臉色扭曲:“大哥,我哪敢有這個意思啊?我這不是嘴一時說差了,歲歲可是我們聞家的掌上明珠,大家都是心疼嫂子,才讓歲歲跟著姓溫的。”

溫元厚冷笑,冇給他台階下:“歲歲是聞家的掌上明珠?她姓溫。”意思就是聞家不配。

聞老爺子臉色難看,他多少還有點骨氣,仗著長輩身份,冇去貼溫元厚:“元厚,大家都是親家,可以了。”

溫元厚目光轉了一圈,落在了聞柚白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