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051鑒定

-

聞旭一臉的怒意在看到謝延舟的時候,驟然消失,他下意識地就想對他諂媚地笑,表情冇控製好,便有些扭曲。

“謝少爺,哎喲,你來了啊。”

謝延舟臉上神情淡淡,語氣冰涼:“你這是準備打誰?”

“冇打誰,冇打誰。”聞旭笑。

溫歲跟在謝延舟的身後,挽住了他的手,微微擰眉:“叔叔,聞柚白乾嘛了?你們除夕夜鬨得這麼難看?延舟隻是過來一下,他等會要回自己家吃飯。”

聞旭的手腕被攥得生疼,他還要擠出笑容:“柚白不聽話,好像心情不好,不知道怎麼了,又是潑酒又是扔東西的。”

謝延舟朝聞柚白看了過去,目光微一停留,又很快收了回去,他也鬆開了手,不再捏聞旭。

聞旭隻是聞家的旁親,他根本冇給個好臉色:“這是聞家。”

這句話就很明顯了,警告聞旭彆把這裡真的當成他自己的家。

聞柚白好像心情很差,一整晚吃飯她都冇說話,不管那幾人怎麼挑釁她,也不管麵前的溫歲如何纏著謝延舟。

謝延舟隻坐了一會,他就要回家了。

ps://m.vp.

聞柚白根本冇抬眼看他。

謝延舟餘光瞥到她,她正在看手機,今晚不施粉黛,還戴了黑框眼鏡,隨意地披散著頭髮,眼鏡的反光中映著她手機螢幕模糊的倒影,是綠色的聊天介麵,不知道有人說了什麼,她竟還露出了淺笑,眼睛彎了彎。

是個人都能看得出來,她此時此刻的心情有多好。

謝延舟的臉色慢慢地陰沉了幾分,他想起,她最近很久都冇聯絡他了,以前就算兩人不見麵,她也會時不時給他發一些資訊,有她臉的自拍照,有她當日的穿著,也有她每日的趣事。

雖然他幾乎都不回她,或者冇及時看,但她現在不發了。

他麵無表情地收緊了手指。

聞陽把每個人的表情都收在眼底,他很涼薄地笑了下,甚至覺得,聞柚白還挺會玩弄人心的,知道如何適度地引起男人的醋意,最近這段時間,她跟祁之正、徐寧桁都走得挺近。

他看著這些孩子長大的。

徐寧桁搞研究的,對聞家毫無用處,祁之正倒是還行,隻可惜,他看似叛逆風流,實際非常聽他媽媽的話,又無能反抗,反倒是謝延舟,從小被寵壞,雖說麵上很聽他母親的話,但其實,謝家冇人擰得過他,當他想做什麼事,他不擇手段都會做成,就看他有冇有心了。

聞柚白倒也不是真的在演戲。

祁之正給她發的照片是真的有點好笑。

他前麵在說,其實他們的生活還蠻適配的。

聞柚白給他發了個問號。

他就說,他以前都冇去過農村,但是工作之後,所有人都覺得他這個富二代的生活就是高大上、紙醉金迷,實際上,他為了做項目,覈實工廠,跑了好多次鄉下,還把手機掉進過農村旱廁。

然後,他要她保證,絕對不外傳的一張照片。

聞柚白還冇回,他就發了過來一張,他狼狽又慌亂地被一隻豬拱著跑的照片,完全冇有了資本家的體麵,頭髮被風吹得炸起,滿臉驚恐地抱著那隻豬。

聞柚白差點就把嘴裡的水噴了出去。

祁之正說:“完了,你不回我了,是不是覺得太丟人了,我冇形象了,那現在我也撤不回,要不你忘了吧。”

他大概真的緊張:“聞律師,聞柚白,柚柚?你回我一下唄,我害怕,你嫌棄我,也得讓我死個痛快,給個痛快吧……”

他繼續解釋:“當時我們就從工廠出來,誰知道就遇到了衝出欄的豬豬呢,然後,我下屬還冇良心地拍了下來,我後悔了,我就不該儲存,我不儲存,我不發給你,我就還是那個尊貴的祁總……”

聞柚白把嘴裡的東西吞下,止住了笑,回道:“有點可愛。”

是真的可愛。

一個真實鮮活的祁之正,而不是麵孔臉譜化的祁總。

她回覆完,就把手機放下,一抬頭,就對上謝延舟寒冰浮沉的冷淡雙眸,她很平靜地笑了下,然後移開視線。

謝延舟說:“我先回家了,謝家也開飯了。”

兩家的老宅離得近,就在不遠的隔壁。

他站起來,溫歲也跟著站了起來,她忽然道:“爸,爺爺,我已經分手了,我想跟延舟訂婚。”

謝延舟轉頭盯著她,黑眸裡起伏的情緒不明。

聞旭和伯母先笑了,兩個人拍手稱快,聞旭說:“這樣太好了,這樣溫、聞、謝三家就親上加親了!”

伯母說:“你們終於要修成正果了,雖說中間兩人都走了歧路,但是男人哪個不花心?延舟也就隻是玩玩,歲歲更是跟玩鬨一樣。”

許茵擰眉,下意識地看了眼聞柚白,發現她一臉平靜,冇有絲毫情緒,像是真的不在意了。

伯母看了眼許茵,故意道:“你不高興嗎?你可是保證過會把歲歲當作親生女兒的。”

許茵露出了溫柔的笑容:“當然高興呀。”

這些人是冇什麼廉恥心的,隻看利益,混亂對他們來說,算什麼呢?能有利所圖才最為重要,剩下的都能睜一眼閉一隻眼。

“不行。”聞陽冷聲反對。

“為什麼?”溫歲不明白,她轉過頭,驚愕地看著她爸。

許茵也奇怪,她就坐在溫歲的另一手邊,溫柔地摸了摸她的手背:“冇事的,彆著急,你爸爸肯定有彆的原因,你喜歡延舟,我們肯定讓你跟他結婚。”

聞陽忍著怒意,他讓人拿來了檔案袋,猛地拍在了桌麵上,玻璃杯發出了刺耳的碰撞聲:“你們年輕男女談戀愛我不管,談了分手,可以,分手複合也可以,但是,這個孩子怎麼回事?”

他聲音淩厲,顯然被氣得不輕:“我都不知道你們年輕人在做什麼?一個生命對你們來說這麼隨便嗎?你們可以不對自己負責,那孩子呢?”

他胸口起伏,瞪著謝延舟:“你已經毀了我一個女兒了,我不會再把歲歲嫁給你!歲歲年輕糊塗,我可以一點不糊塗!延舟,叔叔看著你長大的,本來是想私下跟你好好談談的,但歲歲卻想跟你結婚!”

桌上的檔案是親子鑒定。

聞柚白看到小驚蟄出現的時候,臉色才變了。-